• 最新论文
  • 四川锦屏深地核天体物理实验室启动 中国科学报:科研项目衍生物影响科研生态 973计划10周年纪念大会举行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修正案(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四川锦屏深地核天体物理实验室启动 973计划10周年纪念大会举行 时评:要不要废除博士论文 世卫发现类SARS新型病毒全球只确认两病例 世卫发现类SARS新型病毒全球只确认两病例 北大今年在京录取233人文科线低于清华 中国第三代核电蒸发器第二件锥形筒体锻造成功 新华社:高校师生恋如何保护彼此还学术晴空 973计划10周年纪念大会举行
  • 推荐论文
  • 四川锦屏深地核天体物理实验室启动 中国科学报:科研项目衍生物影响科研生态 973计划10周年纪念大会举行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修正案(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四川锦屏深地核天体物理实验室启动 973计划10周年纪念大会举行 时评:要不要废除博士论文 世卫发现类SARS新型病毒全球只确认两病例 世卫发现类SARS新型病毒全球只确认两病例 北大今年在京录取233人文科线低于清华 中国第三代核电蒸发器第二件锥形筒体锻造成功 新华社:高校师生恋如何保护彼此还学术晴空 973计划10周年纪念大会举行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中国科学报:科研项目衍生物影响科研生态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5-31
    作者:游小丽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报发布时间:2013年

    商品名称选择:萧中

    Da

    中国科学新闻:影响科研生态的科研项目衍生产品

    ■游小丽

    陈徐颖,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前执行院长、水环境研究所前所长,因涉嫌贪污非法占有一千万元科研经费被检察机关起诉。新闻被媒体披露后,在大学和整个科学界引起了不小的震惊。从学者的反应来看,那些经常接受科研项目资助的人,不管他们的本能或兴趣如何,都在不知不觉中封闭了自己的口袋,但他们仍然从更合理的角度看待科研项目的应用和科研经费的分配,从而遗漏了一个反思。然而,那些没有收到项目资金的人将借此机会谴责在项目资金的申请、分配和评估过程中的各种弊端。结果,他们很可能在谴责中失去理性。

    谈论项目声明本身涉及到系统和机制。说来话长。我暂时不能按名单。我只想谈谈所谓的衍生问题,这些问题对所有人来说都很常见,并且与科学研究项目有关。也许这个问题可以得到解决,项目的合理性和公平性的最初面貌可以部分恢复。

    从事研究工作的人都知道科学研究本身很简单。如果我们按照这个简单的标准来申请基金项目,就不会有太多的不公平和矛盾。然而,目前,这种简单性早已不复存在。原来双管齐下的科学研究与管理、科学研究与公共关系、科学研究与管理正在合二为一,或者几个合二为一。与科研项目相关的所谓衍生产品也是这种“合唱”的产物。

    一阶导数是:什么都吃。应该说,这种现象并没有在科研项目的早期应用和获取中出现,而是在过去十年中有所加剧。在一些大学,教师一旦成功申请国家级项目,不仅会获得相应的配套资金奖励,还会在晋升和任用、职称晋升和兼职社会工作方面享受牛市。

    客观地说,很难确定科学研究项目,尤其是前沿领域的项目。在学术共同体尚未形成、同行评议缺乏机制保障的情况下,以学术标准评判众多具有一定学术水平但没有实质性创新的学术成果就更加困难。然而,无论多么困难,在申请人完成项目研究并获得简单或程式化的评估结论之前,不可能确定其科研能力和水平。

    与此相关的是另一种情况。假设一个人从国家科学研究基金中获得100万元,另一个人从国家科学研究基金中获得1万元或根本没有获得任何资助,他们在科学、前瞻性和实际创新方面取得的成果几乎相同。他们应该如何评价自己的科研能力和水平?当然,从常识来看,后者更有能力、更有能力、更值得欣赏、更值得奖励。然而,根据“项目赢家通吃”的标准,荣誉和奖励都应该归于前者,仅仅因为他获得了更多的资助。通过这种比较,不难看出“项目赢家通吃”的衍生产品及其衍生政策从根本上违背常识。

    二阶导数是:排序项目。由于获得科学研究基金的目的不再仅仅是资助科学研究,它必然会附加另一个功能,在某种程度上,这将超过科学研究本身,例如,我们大学的排名。

    如今,没有一所大学愿意承认“大学排行榜”的功能和价值。偶尔会出现把它当成垃圾的词语,但事实上,并没有几所大学会偷偷关注排名的波动。科研项目和经费的数量只是大学排名中最重要的指标之一。在竞争和排名比较中,量化指标越来越简单明了。所有的数据都以一个词结尾:钱。

    没有必要多说“钱”对于管理一所大学的重要性。然而,在大学教育普遍缺乏符合教育规律的理念指导的现状下,人们整天都在关注“钱”。各种会议都强调,结果必然是金钱高于一切。如果你有钱,你会兴高采烈。如果你没钱,你会蒙羞。这只能使中国的大学进一步公司化。

    三阶导数是:应用技术化。我们不否认项目申请过程中存在一定的科学规范,包括申请表的填写方式、科学论证过程、设计主体的技术路线和预期的最终结果。理解这些科学规范也需要训练。项目申请人通过相应的技能获得资金支持也是合理的。

    但是“应用的技术化”与此无关。与项目申请相关的“指导”或“培训”不再是规范性通知和规则提醒。它的内容与项目本身是分离的,更多的涉及技术、内部知识、公共关系方法以及如何使用隐藏的规则等。项目内容之外,从而成为一种新型的“成功学习”课程,走捷径,走一条路。这种注重厚黑研究的技术申报方法,即使能导致“成功”,也不值得赞赏和推广,因为它已经越过了科学道德的底线。

    当然,上述衍生产品并不是由科研项目或项目资金的设立直接引发的,所以没有必要责怪项目申报或资金的设立。然而,应该注意的是,这些衍生物并不带有古典哲学和诗歌的“存在是合理的”。如果允许这些衍生物无限期扩散,不仅会不必要地浪费科研人员的大量精力,使中国的科研环境越来越复杂,还会影响中国科研的实质性提升和中国在国际科学界的形象。

    《中国科学报》 (2013-08-08第五版大学周刊)

    阅读更多

    浙江大学教授被控贪污的十亿元项目资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