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教改纲要起草组成员储朝晖:大学去行政化尚缺操作性 我国在肺癌、白血病等领域打破国外专利药物垄断 杨振宁在香港度过九十大寿 杨振宁在香港度过九十大寿 冰雪无情人有情科学网倡议捐款 专家建议改进德国卓越计划二期项目 专家解读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乃顺势而为 教改纲要起草组成员储朝晖:大学去行政化尚缺操作性 《自然》:全球50亿人面临水安全问题 专家解读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乃顺势而为 专家建议改进德国卓越计划二期项目 专家解读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乃顺势而为 杨振宁在香港度过九十大寿
  • 推荐论文
  • 教改纲要起草组成员储朝晖:大学去行政化尚缺操作性 我国在肺癌、白血病等领域打破国外专利药物垄断 杨振宁在香港度过九十大寿 杨振宁在香港度过九十大寿 冰雪无情人有情科学网倡议捐款 专家建议改进德国卓越计划二期项目 专家解读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乃顺势而为 教改纲要起草组成员储朝晖:大学去行政化尚缺操作性 《自然》:全球50亿人面临水安全问题 专家解读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乃顺势而为 专家建议改进德国卓越计划二期项目 专家解读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乃顺势而为 杨振宁在香港度过九十大寿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教改纲要起草组成员储朝晖:大学去行政化尚缺操作性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4-28

    作者:张生波、简爱资料来源:南方日报出版时间:2010年

    商品名称选择:“中小

    大”教育改革纲要起草小组成员朱赵辉:高校去行政化仍缺乏可操作性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最近征求意见,发出了高校“去行政化”的信号。

    纲要起草委员朱赵辉说“去行政化”是正确的方向,但仍缺乏可操作性。解决办法应通过“管理、评价和管理”的分离来实现教育行政部门应依法管理学校,伸出手时不应伸出手。然而,学校应该有自主权,校长应该通过民主程序而不是行政任命来选举。教育评估机构也应独立于政府部门,学校不应由政府进行评估和排名。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起草小组成员朱赵辉近日接受独家采访,就该校的“去行政化”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发表评论 《纲要》出版后仅几天,恰逢全国“两会”开幕。委员会的代表和成员轮流就《纲要》提出的教育改革和大学“去行政化”展开激烈辩论。舆论的火药桶一次又一次被点燃,引发了社会各界对教育问题的深切关注和思考。

    3月15日,《纲要》起草小组成员、国家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朱赵辉博士借在广州中医药大学演讲的机会接受记者采访。在《纲要》的发布前后,他评论了大学是如何“去行政化”的,并指出大学缺乏法人地位.

    数百名专家集中精力起草《纲要》,并添加了“改革”一词。然而,改革的道路还不够清晰。

    南方日报:《纲要》的起草背景是什么?

    楚赵辉:事实上,早在2005年,教育部就起草了一份题为“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的初稿,但尚未出版 自2008年以来,教育部再次组织起草了《教育改革和发展计划纲要》。与上次相比,增加了“改革”这个名称。 事实上,《纲要》草案发布后,许多章节都反映了“改革”一词,如“人才培养制度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学校制度改革”、“管理体制改革”和“扩大教育改革”

    我从2008年7月开始参与起草工作。《纲要》的起草分为11个主题。专家由相关人员根据议题召集。数百名专家聚集在北京大兴区国家教育行政学院起草《纲要》

    南方日报:《纲要》在起草过程中广泛征求社会意见。具体情况如何?

    楚赵辉:通过互联网和电子邮件,还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和问卷调查,《纲要》起草并收集了广泛的社会意见。 在咨询期间,通过各种渠道公布了210多万项建议,收到了1400多封信函。 除了来自公众的信件和信息,通常还有一些“专业人士”提供意见。他们已经发了很多次自己写的长篇文章。

    广泛征求意见反映了《纲要》形成过程的民主化和科学化。 过去,我们的许多教育文件都采用了“指示”、“通知”和“会议记录”的方法,公众的意见没有得到充分表达。 1985年起草的《纲要》是新中国教育史上的经典,是在广泛协商的基础上形成的。管理体制改革和本文件提出的其他问题尚未实现。

    南方日报:《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正在征求意见。作为起草者,你的期望是什么?

    楚赵辉:《纲要》当然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应该注意的是仍然存在一些缺陷。

    首先,教育改革的总体目标仍不明朗 教育是一个系统的问题。无论优先级、大小、原因或外观如何,都不可能逐一解决。相反,有必要找到最关键的问题。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关键在于管理和评估。 如果学校真正实现民主管理,它就能自我纠正。许多问题可以在学校里解决,而不需要积累越来越多,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第二,改革的道路不够清晰 我们不能总指望几年后会有另一场大改革。 学校民主管理、校长遴选等都是国际社会成熟的运作模式。

    一所好大学不会因为它的成绩而被瞧不起。

    《纲要》提到大学的“去行政化”仍未实施,教育部门无法评估大学的质量。

    南方日报:《纲要》提出“逐步废除实际的行政层级和行政管理模式”,外界将其解读为高校“去行政化”的信号。 你怎么理解这个?

    楚赵辉:“去行政化”是正确的方向 提及《纲要》实际上是对中国大学制度现行管理的缺陷的承认。 在这样的制度下,专业精神被边缘化,学者的权利被边缘化,教师沦为“工薪阶层”,整个大学都围绕着校长运转。

    南方日报:但有些大学校长说,当整个社会都有行政级别时,单单取消大学级别就会削弱大学的社会地位。 你认为这个声明怎么样?

    楚赵辉:这句话类似于说,“腐败存在于各行各业。为什么我们的大学不能腐败?”显然缺乏逻辑 大学应该依靠自己的教育水平获得社会认可,而不是行政水平。事实表明,大学不能依靠行政级别来获得真正的提升。 陶行知经营育才学校,张伯苓经营南开大学,两者都没有行政级别,但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他们。 民国时期,蒋介石把南开大学改为公立大学,提供成绩和经费,但张伯苓不愿这样做。 如果一所学校管理得好,它就不会因为没有行政级别而被别人看不起。 一所普通大学的校长可能是一个真正的教育家,北京大学的校长也可能是一个糟糕的校长。根据行政级别给总统打分显然是不合适的。 没有这样或那样的借口。

    南方日报:一些大学校长也表示,行政级别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他们可以随时脱下正式制服成为教授。

    楚赵辉: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借口 目前,管理水平对许多高校管理者来说仍然非常重要。

    南方日报:如何开始去行政化?

    楚赵辉:《纲要》仍然缺乏可操作性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行政问题的解决应该通过“管理、评价和管理”的分离来实现教育行政部门应该依法管理学校,而不应该伸手不见五指。然而,学校应该有自主权和内部民主管理。校长应该通过民主程序而不是行政任命来选举。教育评估机构也应独立于政府部门,学校不应由政府进行评估和排名。

    大学自治是关键 过去的教育改革没有确立学校的主导地位。 例如,自《纲要》推出以来,已经进行了一系列教育改革。总而言之,这两个词是“给钱”和“授权” 将小学和中学管理权下放给乡镇是权力下放,但这是错误的,乡镇负担不起,导致教师大量拖欠工资,这些工资被退回县市一级。 事实上,权力应该真正下放给学校,而不是任何级别的教育行政部门。

    “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

    党委领导应该坚持,但可以探索多种形式的党委领导体制

    南方日报:如何实现学校自治?

    楚赵辉:最重要的是依法民主管理学校 大学是否具有法人资格仍是一个争论的问题。 《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是否包括大学法人地位的实施在起草过程中进行了讨论,但最终没有讨论。 事实上,《纲要》第30条规定的法人资格只在民事活动中发挥作用,而高等学校与政府之间的法律关系却没有明确规定。政府行政部门很少尊重第32至38条规定的大学办学自主权。

    南方日报:权力正在萎缩。政府的主要责任是什么?

    楚赵辉:政府部门应该做好计划和服务 我曾经说过,公立大学绝对不是一流大学。 例如,教育部曾经启动了一个“优秀课程”项目,我认为这不利于大学的自主办学。 真正优秀的大学有自己的课程和教材,每个教授也有自己的教学程序。通过选择课程,学生选择教授和课程,这肯定比通过行政手段选择“优秀课程”更科学。 事实上,这背后是行政权力在起作用。如果学术权力在起作用,情况肯定不会是这样。

    此外,《高等教育法》提出“公立高校要坚持和完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我认为党委的领导应该坚持,但是党委的各种领导形式是可以探索的。 例如,大学成立了一个理事会,其主席也是党委书记。委员会以民主方式投票决定大学的重大问题。 在《纲要》文本中对此问题没有共识。

    ■点评

    ●“教授治校”优于“教授治校”

    《纲要》:“探索教授治校的有效途径,充分发挥教授在教学、学术研究和学校管理中的作用”

    楚赵辉:我认为“教授治校”还是应该提及的 简单的“教与学”不是治愈方法。 没有参与学校管理的权利,教授就不能决定资源的分配、评价机制等。

    ●政府部门不能对大学进行评估

    《纲要》:“建立高等教育质量年度报告发布系统”

    朱赵辉:我怀疑能否做到 美国花了50年才建立起独立的评估体系。 美国的教育评估系统主要是非政府的。它是如何建立的?评估机构应逐步积累信誉,而不是政府评估,而是作为社会参考。 它不是一个评估组织,而是多个组织,所以社会可以有选择,最后自然会有几个组织得到业界的认可。

    中国政府仍然鄙视非政府评估机构的存在,没有法律保护它们免受法律评估活动的影响。 教育部门不能评估大学,因为大学是教育部门的“儿子”,如果他们不成功,他们就会打架。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