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院长祁佐良:以科技进步引领整形外科临床发展 “这真是太令人吃惊了!”——09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感言 279个国家科技大奖的背后:对评审违规零容忍 小学四年级语文假期作业改革策略与研究 小学四年级语文假期作业改革策略与研究 今年第二批外国青年学者研究基金资助项目公示 多位委员感慨:再不重视中医我们的绝活就失传了 279个国家科技大奖的背后:对评审违规零容忍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院长祁佐良:以科技进步引领整形外科临床发展 日本5年科技计划放弃增女科学家量化目标引争议 “这真是太令人吃惊了!”——09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感言 279个国家科技大奖的背后:对评审违规零容忍 当学历成执念:“考研热”还会降温吗
  • 推荐论文
  •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院长祁佐良:以科技进步引领整形外科临床发展 “这真是太令人吃惊了!”——09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感言 279个国家科技大奖的背后:对评审违规零容忍 小学四年级语文假期作业改革策略与研究 小学四年级语文假期作业改革策略与研究 今年第二批外国青年学者研究基金资助项目公示 多位委员感慨:再不重视中医我们的绝活就失传了 279个国家科技大奖的背后:对评审违规零容忍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院长祁佐良:以科技进步引领整形外科临床发展 日本5年科技计划放弃增女科学家量化目标引争议 “这真是太令人吃惊了!”——09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感言 279个国家科技大奖的背后:对评审违规零容忍 当学历成执念:“考研热”还会降温吗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最后的大师:叶铭汉与他的叔父叶企孙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3-29

    作者:郝军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3年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最后一位大师:叶韩明和他的叔叔叶孙棋

    叶韩明

    叶孙棋似乎是中国物理学家谱系上的“一个被撕裂的角落” 幸运的是,历史的尘埃终将被拂去,人们将被唤醒去探索它的真实存在。

    ■我们的记者郝军

    对于88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叶韩明来说,2013年4月20日是值得记录在案的一天

    早餐后,叶韩明从中关村的家中出发,走到近一公里外的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像往常一样,老人让自己走得越快越好,这是保持健康的一种方式,并且已经成为一种长期的习惯。 不同的是,他今天匆忙的步伐增加了一种迫切的渴望。

    被邀请的客人陆续到达。叶韩明与前来迎接他们的人握手,再三感谢他们,并愉快地与他们合影。 这份感谢不仅是他作为《叶企孙文存》的编辑之一对客人的礼遇。 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叶韩明衷心的感谢 毕竟,他是唯一出席这次纪念叶孙棋先生的特别活动的亲属代表。

    这不是一件大事,但在叶韩明心中却是庄严的这是一个纪念叶孙棋叔叔的特殊仪式,一个埋藏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忘记

    叶孙棋是谁?今天,我相信仍有许多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叶孙棋先生在上世纪初应该在中国科技界、教育界和老一代清华人中享有盛誉。 解放后,尽管王先生很少露面,但至少一些内部人士知道这件事。 但是后来,特别是在各种政治运动之后,王先生被人们完全遗忘了。 到上世纪末,没有人知道叶孙棋是谁。 “

    在《叶企孙文存》新闻发布会上说这话的人是报告文学作家邢季峻。 他花了10年时间探索并写了一本40万字的长传记,《叶企孙文存》,试图唤醒人们对叶孙棋的真实记忆,叶是“我们所知最新、被时代抛弃最远的大师” 这项工作的起源是受到“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星”钱伟长的邀请

    当谈到新中国的科技成就时,人们总是谈论“两弹一星”的光辉历史 只有很少人知道,包括着名的钱三强、赵九章、王昌赣和王大珩在内的23位“两弹一星”英雄中,有一半以上是叶孙棋或其他学生的学生。

    在中国物理学家的谱系中,叶孙棋似乎是“一个被撕裂的角落” 邢季峻出生在叶孙棋传记的开头。他陷入极度缺乏信息的困境。当时,只有钱伟长、余浩编辑的《最后的大师》被编译在编译中,而其余的资料则散落在各处。 让邢俊纪律变得更难的是“当时语境对王先生的挤压和屏蔽”

    所有这些都来自我们无法避免的政治洪流。

    受弟子熊大珍冤案伤害,“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叶孙棋被红卫兵逮捕、拘留、洗劫,并被送至“帮派”劳改队进行改造。他被命令写一份关于“熊大珍问题”的书面报告,一度精神失常。 1968年,70岁的叶孙棋因与“吕正操案”有关而被捕,并在狱中病重。 一年后获释,他开始接受多年的隔离审查。

    对叶孙棋当时苦难的生活有一个深刻的描述:人们经常看到一个垂死的老人独自走在海淀中关村的街道上,或者独自坐在北风的面前,穿着一条破棉裤,露出破棉絮,一件旧棉袄,腰间系着草绳,一双旧棉鞋伸出脚趾,灰色的胡须和头发上结着冰.

    钱三强有一次在海淀的街上碰见叶孙棋,急忙去和老师说话。 但他低声对钱三强说:“你会再见到我,不要跟我说话,以免给你带来麻烦。” ”然后转身离开

    叶孙棋一生都没有结婚,也没有人可以依靠。 从高中开始,跟随叶孙棋侄子的叶韩明也被作为“反革命分子”转到了湖北黔江的“57干校”。 一个伯侄关系没有收到对方的来信

    “他被捕时,没有人来通知我 当时我们没有任何联系,也不敢联系 叶韩明告诉记者,直到1972年回到北京,他才从一些叔叔那里得到零星消息,并主动提出要见叶孙棋

    叶韩明的叔叔几乎没有人形。他患有严重的丹毒。他的腿又肿又黑。他不能走路或站立。他的前列腺肿胀,导致尿失禁。他不能在床上休息。他整天坐在破旧的藤椅上,周围都是关于科学、历史或文化的书籍。

    从那以后,叶韩明经常去他叔叔家,但叶孙棋从未向他谈起过他的苦难。 “叔叔没有对任何人说他的生活很悲惨。他的观点似乎是世界和历史上有许多错误的东西。没有必要哀悼他的一生。他轻视自己的经历。 "

    叶铭汉曾向叔父提出要为他的冤案鸣不平,叶企孙则对他摇摇头:“那很不容易,历史上有许多人物,他们逝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结论,不仅是诗人、政治家、文学家,外国有许多科学家,在世时也很不得意,还受教会迫害。”

    1977年1月13日,“文革”结束后三个月,叶企孙因长久病患溘然长逝。其生前所在的北大校方领导口头告知叶铭汉等家属,叶企孙问题仍是“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骨灰放在八宝山”。

    叶铭汉曾要求逝世消息见报,却得到一句斩钉截铁地拒绝:“不是人死了都要见报的。”追悼会草草举办,叶企孙生前多年同事、时任中科院副院长吴有训对悼词评价深感愤懑,中途退场表示抗议。

    正名

    仿似寒冬夜行人,曾经的“一代宗师”就这样在暗夜中悄无声息地诀别苍茫人世。“住进病房一天之后,叔父很快就过世了,没有留下任何托付。”而在叶铭汉内心,则早已许下一个要为叔父澄清身世、恢复名誉的心愿。

    叶企孙离世两个月后的1977年3月28日,叶铭汉第一次致函统战部,请求过问叶企孙冤案,章明公理,从此迈上了一段艰难曲折的为叔父正名之路。

    近一年时间过去,叶铭汉的请求未见任何答复。此后几年,他又先后致信北大党委、中科院、国务院等相关领导,表达叶企孙亲属昭雪冤案之诉求。叶铭汉的申诉,得到了吴有训、钱伟长等友人的积极支持。然而,信函在相关单位间批转往来,始终无法得到处理。

    “要求平反并不是受到了很大阻力,而是根本没人理你。”叶铭汉这样描述当年遇到的困境。

    转机出现在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全国开始大规模平反冤案工作。北大党委为马寅初彻底平反,这让叶铭汉看到了更多的希望。

    1980年5月,北大党委接到中共中央组织部对吕正操的平反决定通知书,6月作出结论称:“1968年4月,中央军委办公厅逮捕叶企孙是错误的,强加给他的一切诬陷不实之词应全部推倒,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然而,这一结论并未能彻底澄清历史,叶企孙的名誉只得到部分恢复。

    直到1986年8月,中共河北省委作出“关于熊大缜问题的平反决定”,其中特别指出,“叶企孙系无党派人士,爱国的进步学者,抗战时期对冀中抗战作出过贡献”。叶企孙弟子熊大缜47年前被定罪为“C.C特务”处死的不白之冤,由此得以洗雪。

    一年后, 《一代师表叶企孙》 发表纪念文章 《人民日报》 ,以示完全恢复叶企孙名誉。

    随着叶企孙冤案得以正式解决,国内科学史学界、物理学界的一些学者在钱伟长、钱临照等前辈的大力支持下,开始重新挖掘、梳理、介绍叶企孙对中国科学事业的卓着贡献,回忆文章和书籍先后面世。在其弟子亲友的努力下,一些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纪念活动先后开展。

    1992年,包括王淦昌、王大珩、吴健雄等在内的127名海内外着名学者联名向清华大学呼吁为叶企孙建立铜像,联名者平均年龄高达72岁。1993年清华校庆,特在科学馆举办叶企孙生平照片及手迹展,参观者无不震惊钦佩。1995年,叶企孙铜像在清华大学第三教学楼门厅内揭幕。

    然而,叶企孙其人其事在世纪之交并未得到社会公众的广泛认知。2010年,央视着名记者柴静曾在博客中写下 《深切怀念叶企孙教授》 一文,记述自己知晓叶企孙片段往事的真切感触,一度引发公众热议,不甚唏嘘。

    长久以来,只有为数不多的人通过零散的文字和影像资料窥得叶企孙生平片段,而对他本人遗留后世的珍贵笔墨却难得一见。作为历经晚清、民国、新中国几个世代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代表,他已成为时代的符号,其遗存的缺失实为憾事。

    弥补这个缺憾,自然成为叶铭汉晚年生活的最大愿望。而叶企孙为学一世,长时间述而不作,公开发表的文章并不多见。在科学史界,自上世纪90年代起,收集、整理叶企孙遗存文着、电文、手稿,也成为同仁心中抹不去的心愿。

    《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 的出版面世,最终填补了历史的空白,叶铭汉等编者将其视为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一份文化珍宝。这份工作的初步完成,让他们如释重负。

    传世

    谈及叔父叶企孙留给后世最为宝贵的遗产,叶铭汉说非学科教育和人才培养莫属。

    在中国物理学的发展及高教史上,1929年到1937年间的清华物理系,被认为是一个不朽的传说。大师云集、盛极一时,清华园内的科学馆,成为当时全国有志于科学报国的优秀青年心目中的圣殿。

    此后对新中国科学事业作出卓着贡献的一大批优秀科学家,都曾在此聆听叶企孙的教诲。1929年,清华大学成立理学院,叶企孙担任理学院院长兼物理系主任。

    叶铭汉本人的学术生涯,也与叔父叶企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1942年,家住上海法租界的叶铭汉收到叶企孙自大后方重庆发来的一封家书。叶企孙担心身处上海的叶氏家族受战事连累,恐遭不测,希望叶铭汉等家族后辈前往重庆继续学业,报考迁往内地的知名大学。

    自幼,叶铭汉对叔父崇敬有加,树其为人生楷模,希望将来能像他一样以知识和修身在世间立足。读中学时,叶铭汉的学费均由叔父资助。收到家信后不久,叶铭汉与两个姐姐一同在战火中投奔重庆叔父。

    1944年,叶铭汉考入西南联大,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了土木系。“当时是小孩想法,觉得到土木系学水利,能全国到处跑,将来也好找到饭碗。”叶铭汉说,对于自己的学业和人生选择,叔父并没有任何干涉,只希望他遵循自己的想法。

    入学后不久,政府为提高抗战士兵文化水平,发动知识青年参军,叶铭汉爱国心切,深感应尽己之力,遂加入知识青年军参加抗日。

    一年后抗战胜利,叶铭汉返校复学。1946年5月,西南联大复校为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在西南联大,我逐渐对物理感兴趣,加上我最好的一帮朋友都在物理系,在复校时选择转入物理系。”通过转系考核,叶铭汉如愿进入叔父主持的清华物理系。

    然而在清华就读时,叶铭汉也并未受到叔父的特别荫蔽。他从未住过叶企孙家所在的北院7号,因为叔父对他说:“我希望你住在宿舍里,多接触同学特别是不同系的同学。我不希望你住在家里的原因之一,是家里老要讨论学校的事,你不应该知道,也怕你知道了传出去。”

    “我念研究生也是自己的选择,叔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大学毕业后,叶铭汉决定跟随刚刚归国的钱三强学习核物理。钱三强正是叔父叶企孙的学生。由此,叶铭汉与叔父叶企孙有了进一层的师承关系。

    硕士研究生的第一年,钱三强指导叶铭汉学习加速器相关知识。正值国家决定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开展加速器研制,叶铭汉在导师的建议下离开学校前往参与国家这一重大任务。

    与叔父叶企孙一样,叶铭汉在“文革”中遭受磨难,科研工作长期停滞。也许是考虑到自身处境之艰难,叶企孙在重病之下才表达了对侄儿叶铭汉能够作出科学贡献的期待。

    在其生命末期,叶企孙拒绝侄孙叶建荣的就医劝告,并对他说:“其实,人无须活得太老,活得太老,最后几年就像熊冬眠一样,什么事也做不成,如果主政,还可能做错事。我一生想做的事,已经做完毕,还有的事,只好留待你铭汉叔父去做了。”

    历经艰险之后,叶铭汉没有辜负叶企孙的期待。在核物理、加速器等领域,叶铭汉作出了他自己最为重要的科学贡献,成为我国低能加速器、低能核反应实验、粒子探测技术和高能粒子物理实验的开拓者之一。

    众所周知,作为新中国重大科技成就的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曾受到李政道先生的鼎力帮助。而在这份支持背后,则是李政道与叶氏叔侄二人,自西南联大起缔结下的深厚情谊。

    在叶企孙存藏多年的一份遗物中,有三张泛黄的纸片,上面有叶企孙批改的分数:“李政道:58+25=83”。这份用昆明土纸印出的试卷,是李政道在西南联大时的电磁学考卷。叶企孙离世数十年之后,当叶铭汉将这份试卷拿给李政道看时,李政道感到慈爱师容如在眼前。

    李政道与叶铭汉相知相识60余年,二人之友谊业已成为佳话。叶铭汉80岁诞辰之时,李政道回国参加庆祝活动,他这样评价老友的科学生涯:“铭汉兄从建设低能加速器开始,直到建设高能加速器,从2.5MeV直到2×2.2GeV,从建设碘化钠晶体闪烁探测器到北京谱仪,跃迁之高不可测量!铭汉兄从研究实习员到助理研究员,到研究员,到院士,跃迁之高亦不可测量!铭汉兄从小组长到大组长,到室主任,到所长,跃迁之高不可测量!”

    2011年春,李政道为 《叶企孙文存》 作序,文中写道:“叶企孙先生是现代中国科教兴国的先驱者。”“我非常敬仰他,永远怀念他。”

    “叔父叶企孙终会获得一份应有的正确评价。”叶铭汉相信,历史的蒙尘终将会被慢慢拂去,唤醒人们去探寻它真实的存在。

    《叶企孙文存》 (2013-04-26 第5版 人物周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