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大众文化视域中的“文本空白的论文 有一种过年,叫在南极冰盖上“狂奔” 2.5亿年前生命大灭绝或因“深海毒气” 大众文化视域中的“文本空白的论文 《自然—光子学》:新技术让三维成像更快更经济 万钢痛心科技腐败问题直言记者太客气 中国留德女学生遇害案主犯一审被判终身监禁 张尧学专访:让透明计算更“透明” 大众文化视域中的“文本空白的论文 张尧学专访:让透明计算更“透明” 张尧学专访:让透明计算更“透明” 万钢痛心科技腐败问题直言记者太客气 《自然—光子学》:新技术让三维成像更快更经济
  • 推荐论文
  • 大众文化视域中的“文本空白的论文 有一种过年,叫在南极冰盖上“狂奔” 2.5亿年前生命大灭绝或因“深海毒气” 大众文化视域中的“文本空白的论文 《自然—光子学》:新技术让三维成像更快更经济 万钢痛心科技腐败问题直言记者太客气 中国留德女学生遇害案主犯一审被判终身监禁 张尧学专访:让透明计算更“透明” 大众文化视域中的“文本空白的论文 张尧学专访:让透明计算更“透明” 张尧学专访:让透明计算更“透明” 万钢痛心科技腐败问题直言记者太客气 《自然—光子学》:新技术让三维成像更快更经济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大众文化视域中的“文本空白的论文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2-16

    论文关键词:文化产业,现代媒体空白点

    摘要:文化产业与现代媒体的合谋导致了大众文化的独白。在文化产业的强势语言下,大众的想象力已经丧失。 文化产业的灌输取代了大众的思维,大众的想象力也丧失了,因此独白取代了对话。然而,文化产品深层含义的丧失使得接受者不再试图寻找“空白点”和“未定点”来填补它们。

    我们不能回避这样一个事实:随着消费社会的发展,大众文化开始日益影响我们的生活。 我们已经习惯了在电视前放松,也习惯了文化产业带给我们的一切。 轻松的报纸和嘈杂的脱口秀似乎表明我们正处于一个声音洪亮、民族狂欢的时代。 我们似乎有权选择所有我们喜欢装饰我们生活的文化产品。我们做出的选择似乎反映了我们的愿望和需求。 但真的是这样吗?

    “对观众来说,它没有留下想象和思考的空间空。观众无法在电影的结构中做出反应。虽然他们会偏离精确的细节,但他们不会失去故事的主线。 “四川作为大众文化批评的先驱,霍克海默指出了大众文化接受过程中的重要问题,作为一个消费者可以真正保持自己的自主性而不受文化产业的影响 面对文化产业的强势话语,有必要再次提出这个老问题。 面对文化产业,我们必须反思:的话语权。作为接受者的公众实际上存在多少个自我选择/[/k0/?在消费时代,公众是否失去了发言权?

    首先,有必要定义大众文化 在这里,作者借用了金蒲元的解释。一般来说,大众文化主要是指在当代城市兴起的、与当代大型产业密切相关的当代文化形式的大规模生产。以全球化为媒介的现代媒体(尤其是电子媒体)的大规模生产正处于消费时代或准消费时代。消费意识形态是用来规划和引导大众的,采用当代文化消费形式的时尚运作模式。 它是现代工业和市场经济全面发展的产物。 当代大众大规模参与的是当代社会文化的公共空或公共领域。这是有史以来人类广泛参与的最大的文化活动。

    这个表达更合理。它突出了现代媒体、消费者意识和文化产业在大众文化运作中的重要作用。通过他们的分析,我们可以加深对大众文化的理解。

    接受美学与以前理论的区别是:它强调读者在文学艺术欣赏中的作用,强调读者再现文学作品的能力。 埃塞尔认为文学作品的阅读是读者、作家和作品之间不断对话的过程。在对话中,读者不断寻找潜在的意义,因为文学作品中有许多“未定点”和“空白点”。在文学接受的过程中,读者阅读作品是一个不断寻找“空白点”的过程 经典作品能留下深刻意义的原因也在这里。

    但是在大众文化时代,一切都变了。 作为文化产业的产物,文化不再把“白点”空留给接受者。 文化产品的机械复制决定了它不允许读者像传统精英文化那样参与。 在大众文化时代,对话已经成为一个问题。 良性互动已经是一种奢望。 大众传媒和文化产业获得了话语霸权,他们的独白取代了以往的双向互动。 读者再也没有“空白点”可以利用自己的想象力参与第二次创作,这实际上是读者想象力丧失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很令人难过。失去想象力的作品对读者更有吸引力吗?如果读者能很好地了解情节,这样的作品有什么价值或必要性吗?答案是否定的。

    读者要求作品提供更多的想象力空当他以想象力参与作品时,读者会获得阅读的乐趣,因为阅读作品是一个不断发现和审美愉悦的过程。当想象力可有可无时,作品的价值就成了问题。 然而,文化产品是以这种方式提供给读者的。它们是文化产业根据利益最大化原则生产的产品。他们不再关心这些作品是否能激发读者的想象力。

    值得注意的是,本文中的“文本空白色”与现象学意义上的“空白点”和“未定点”具有相同的含义,它们都是指文本中未被读者所涉及或未被审美体验具体化的内容。 本文是广义的,不仅局限于传统文本,还包括电影、电视作品等文本。

    现代社会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文化产品已经是深度模式削平,后现代主义作品不再提供经典作品具有的深刻意义。也许是对权威的厌倦、经典的背弃,现代人不再关注宏大叙事,也放弃了终极的追求。他们关注的仅仅是当下的消费,关注的是自己瞬间的感受。拜物教带来的是人对文化产品的全新认识。现代人惊奇地认识到:文化产品重要的不是它内在的价值,而是其交换价值。文化产品仅仅成为一种“符码”,这种“符码”代表着一定的生活品位和追求,人在文学产品的交换中获得了这种对“符码”的认同。而这就促成了大众已经不再追问文化产品的内在价值,因为获得符码的消费就已经足够。而快节奏的生活也决定了文化产品的深刻意义已不再是最高的追求,因为现代人无暇关注深刻的意义。当下的消费高于一切,对当下消费关注代替了永恒意义的拷问。文化产品的大批量生产是现代社会的重要标志之一,和现代的工业产品一样,文化产品也能够批量生产,这对工业产品来说是个幸事,毕竟产品的机械复制带来了价值的最大化。但是文化一旦产业化、复制化将会直接导致了艺术韵味的丧失。 “再生产”导致文艺产品成为大规模消费的商品。公众似乎生来就要消费这些产品。就像我们必须每天看的肥皂剧一样,我们每天只在固定的时间消费。商业运作已经掌握了我们的兴趣。在同一个情节面前,每个人都会感到悲伤或快乐。 情景喜剧已经让我们笑到了应该笑的地方。 我们不想再想了,也不需要再想了。 视觉文化的激增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公众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文化产品。 人们期望的不是传统艺术给予的深刻审美体验,而是直接的刺激和当下的满足感。 “他们看过的所有电影和娱乐产品都教会了他们应该期待什么。同时他们会自动回应‘四川 公众的想象力已经消失,不再有任何积极参与文本填充的热情。

    为什么会有如此奇怪和悲伤的现象?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思考经典艺术的定义。 在当今社会,古典艺术的定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文学、艺术和生活之间的界限日益消失。频繁的琐事取代了精致的美学。 随着后现代主义作品深度的消失,一切都朝着平面化的方法发展。 一方面,深度的丧失使得机械复制文化产品成为可能。 此外,它还使这些产品更容易被人们接受。 艺术对接受者的接受程度决定了艺术传播的广度。 下利比亚人有数万人响应,高潮很少。 对于接受者来说,理解文化产品的难度成为文化产品能否顺利消费的直接决定因素。 在大众文化狂欢的时代,接受程度不再是阻挡文化产品传播的高墙。阅读图片时代的到来使得不同文化水平的读者阅读同一篇文章不再是一个问题。文化产业已经自动消除了消费障碍。 我们已经明白,现在的经典不再是以前的经典。以前的经典给人们留下了更多空思考和填充的空间,而现在的经典显然没有留下这些空

    与此同时,现代媒体也促成了这一文化现象。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现代媒体已经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纪桂宝认为,个大众传媒和围绕大众传媒建立的各种“权力集团”事实上正在逐渐成为一种文化主导力量,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具有巨大的重要性和广泛的影响力。 随着阅读图片时代的到来,文字已经被图片所取代,没有图片,公众无法从一个独特的角度进行观察和思考。 面对现代媒体的强势话语,大众失去了自己和选择自己的权利。

    文化产业的造星运动在很大程度上引领了大众的审美潮流。盲目崇拜星星只会导致主题的丧失。 接受你给的是这种现象的最好例证。 我们可以从当前流行文化的一些案例中分析这个问题。 受欢迎团体s.h.e .的超级明星曾经很受欢迎。歌词清楚地展示了文化产业创造偶像崇拜的努力。 “我没有空只听我的感觉/你想去哪里把我的灵魂带走/它对你着魔有什么用/你是电,你是光, 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你是nny超级明星/你主宰了我的崇拜没有更好的方式/只能爱你/你是我的超级明星/手不是手是温柔的宇宙/我的小行星在你手中转动/请看着我让我有梦想/我为你疯狂,你必须奖励我/你的意思是天堂是地球是上帝的意志/除了爱你没有真相/你是火是

    我母亲去世了/我从未想过要逃离为什么我要逃离/谢谢你给我一次愉快的梦游 这首歌被称为超级巨星,我也希望“观众可以完全按照他们的意愿去做:”你主宰了,我崇拜,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 在这里,观众的意思只是证明超现实的存在。对普通观众来说,明星是“我”的主人。我不能忽视我的感受。我的选择权缺乏。我所能做的就是“没有更好的方法让你主宰我的崇拜” 显然,这种让观众陷入困境的精神崇拜是危险的。

    对于这样的事实,波德里亚认为“支配这个世界的不再是上帝,是我们自己的感觉器官”[4j,卡林内斯库则认为,“从心理学上看,很显然,是大众媒介导致一种典型的旁观者的被动状态:你只要打开电视,眼前就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经过技术上预先消化的影像(它们不需要你做出任何努力去理解)。而且如我们将会看到的,与浮浅性相结合的被动性是滋养媚俗艺术』l}态的重要条件。”ts」卡林内斯库赞同麦克唐纳的意见,认为媒介直接促成了一种完全“同质化的文化”的出现。“这种同质化反映在一种现象中,这就是,年龄、知识和社会地位的区别变得无关紧要。相当一体化的受众已经出现,他们的趣味和情感需求被大众文化的技术专家们高明地操纵。' [s} ( p_ 276)中产阶级在文化趣味的欣赏导向上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中产阶级作为社会中物质和精神都比较优秀的一个特殊的阶层,他们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同时物质财富的丰富也使得他们有较多的时间来寻找文化的消费。现代传媒也力图通过传媒的强势语言来塑造着这些“成功人士”,但是他们的文化消费也纳人文化工业中去了。 一方面,他们引领消费趋势,另一方面,他们逐渐落入自己主导的趋势。这是一个悖论,真正的自由选择对他们来说仍然不存在。

    同样,麦克卢汉的“媒体就是信息”也能给我们很大的启发。麦克卢汉认为,媒体对人类的意义不是媒体传达的信息本身,而是媒体本身的价值。媒体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看待外部世界的方式。 在大众文化时代,媒体对文化产业有着同样的利益要求。 媒体没有给人们很多选择,大众传播的方向是单向的,媒体总是强大的。 媒体似乎也在与公众对话,但这种对话显然是错误的。这种对话的目的是诱使公众接受他人。真正的对话总是不存在。 在陌生的生活中,人类的自省已经失去了可能性。 公众似乎在自由选择,但这真的是自由的吗?看似自由,他们实际上从文化产业和现代媒体提供的产品中进行选择。

    霍克海默、阿多诺对大众文化是批判的,在他们看来大众文化本质上是商业生产的延伸。阿多诺认为“艺术不可能像商品那样完全用于消费”,[6〕文化工业的产品不是艺术品,是为交换而产生的商品,实际上并不能给予人真正的精神享受和愉悦,只是为了满足人的消费意识而生,消费者得到的仅仅是一些虚假的满足感。他们认为大众文化的商业化导致了同质性,文化都是相似的。同样,本雅明认为随着技术文明的发展,艺术产品也进人了机械复制的时代,真正的艺术产品消失了,复制已经使现代艺术失去了它原有的价值。“由对艺术品的凝神专注式接受转向消费性接受”。〔’〕在对通俗音乐的分析中他们指出,通俗音乐的标准化已经成为一种模式,没有给人自由创造的空间。它面向不成熟的人,这些音乐表达不是个人的真实情感。当音乐的旋律成为不断的组合排列,音乐成为不断的重复时,音乐已经不是独特的,通俗音乐的流行化就是满足了大众对音乐的消费需要,同时音乐制作者也迎合大众的需要,他们总是能够不断的迎合大众消费需要的空白点。而流行的暂时性也决定了流行成为经典的困难。霍克海默、阿多诺试图从对电影的分析来找出大众想象力的缺失,在他们看来,文化消费者的想象力和自发性的渐渐萎缩,是电影本身抑制了观众的创造力。观众很容易在电影带来的纷繁信息中迷失自我,电影内容的稍纵即逝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观众无暇去思索,他能做的也仅仅是尽力去捕捉下一帧画面。

    霍克海默和阿尔诺同时认为大众文化的明星效应实际上导致了人失去个性,使人依附明星,人们依附明星,面对着明星的灼灼光环,在文化工业的操纵下,大众能做的仅仅是膜拜,何谈对明星的反思呢?剩下的仅仅是崇拜,大众从根本上失去了反思的能力。而追星族的狂热证明了这种观点所言不虚。

    文化工业和文化媒介力图塑造文化产品的文化意味和高端价值,并通过日常广告来强化大众对文化产品的认同。广告中反复出现的生活场景虽然纷呈多彩,但是潜在的意味在本质是一样的。它们传达的是一种高于日常生活,但和日常生活又不完全脱节的生活。这种意向的传达是通过特定的文化符号来实现的。而这些文化符号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大众对其崇拜和模仿,大众虽然不能过理想的生活,但是通过对这些商品的消费能够获得同样的满足。但,对这种高标准的崇拜会使得大众失去自己的个性,大众在对这些文化符码崇拜的同时显示了文化工业的施虐性:不允许个体的发展。文化市场的多样性是表面的,表面的多声喧哗和大众狂欢,实际上都是遵循着同样的潜规则。表面上给了大众多种选择,实际上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文化工业产品的认同。

    同样,大众文化的意识形态性也决定了产品的灌输性。需要认识到,大众文化的命名本身就是极富于意识形态性的,它是文化工业和统治者意志的(隐性)表达。雷蒙·威廉斯曾尖锐地指出,大众文化不是因为大众,而是因为其他的人而获得了其身份的认同,它仍然是带有两个旧有的含义:低等级的作品(区别高等品位)和刻意炮制出的博取欢心的作品(以别于民主新闻的大众新闻)。的确如此,雷蒙·威廉斯的观点对当前中国的文化研究也大有借鉴意义。从这点出发,我们能更为准确地理解大众文化的意识形态性,也能更好地理解在此种环境中大众的不自由性。大众在这些强势话语面前究竟有多少话语言说呢?而这种强势的话语究竟又存在多少“空白点”来让大众去尽情的填充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法兰克福学派认为商品的拜物教导致了文化产品的同质,启蒙的原则和商品拜物教都剥夺了人的主体性,而这种失去了主体性的人就是大众,文化工业是一种虚假的启蒙,文化工业进行有计划的文化产品生产,电影电视都是商业的产物,文化工业不存在真的差异,所谓的差异仅仅是表象,来欺骗大众,文化工业体系中,大众完全被剥夺了主体性和反抗性,导致了对文化工业的绝对认同,大众在文化产品面前是没有积极性、主动性和选择性的,只是被动的接受文化工业的欺骗,在看电影时只能够匆忙的接受电影传达的信息,持久的思考是不存在的。电影是以仿真的真实出现在大众面前,大众把电影当作了真实存在的东西,大众的想象力消失了。

    而文化的同质性导致了大众的被动接受,这实际是艺术产品的真正风格消失了,机械复制下是没有真正的艺术产生,经典艺术的独特性消失了,同质成为当前文化产品的最大特色。而对文本的填充是在对话和反抗中才能实现的,大众文化的同质性和单向接受性决定了这种填充已不再存在。

    当然,虽然文化工业来势凶猛,但我们也不能仅据此就得出观众彻底“失语”的结论,这种灰色的论调并不可取。我们看到的是研究者在对大众文化正视的同时,也努力寻找切实有效的方法来解决文学边缘化的间题。笔者相信,只要大众提高了自身的文化修养,认真体验着生活的真切感受,提高自己的鉴赏能力,是能够在文化工业面前重获自身的“话语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