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教育部:600本科院校转职教说法不准确 四川设研究生学业奖学金博士每年最高1.2万 李安:特殊“传达室”的大管家 中国企业联合《科学》设立博雅·科学奖 核电大国管理之困:公众沟通能否拯救核电安全 三峡工程年发电量有望首次居世界首位 中国数学会2009学术年会召开第九届华罗庚数学奖颁奖 创新助力工程助推科研成果“三级跳” 核电大国管理之困:公众沟通能否拯救核电安全 李安:特殊“传达室”的大管家 中国科技成果“井喷”令世界瞩目 四川设研究生学业奖学金博士每年最高1.2万 李安:特殊“传达室”的大管家
  • 推荐论文
  • 教育部:600本科院校转职教说法不准确 四川设研究生学业奖学金博士每年最高1.2万 李安:特殊“传达室”的大管家 中国企业联合《科学》设立博雅·科学奖 核电大国管理之困:公众沟通能否拯救核电安全 三峡工程年发电量有望首次居世界首位 中国数学会2009学术年会召开第九届华罗庚数学奖颁奖 创新助力工程助推科研成果“三级跳” 核电大国管理之困:公众沟通能否拯救核电安全 李安:特殊“传达室”的大管家 中国科技成果“井喷”令世界瞩目 四川设研究生学业奖学金博士每年最高1.2万 李安:特殊“传达室”的大管家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核电大国管理之困:公众沟通能否拯救核电安全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2-01

    作者:李宇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5/11/12 9:34:02

    选择名称:中小

    大型核电国家管理难点:公共传播能拯救核电安全吗

    公共传播能拯救核电安全吗

    近日,中国首批内陆核电站之一桃花江核电站项目前期的“公共传播”工作成功通过同行评审 这意味着中国核电建设的标准化水平将进一步提高。 最近,内陆核电重启的信号又变得更加强烈。 中国核能工业协会技术部主任柏杨表示,作为中国首批内陆核电站之一,桃花江核电站项目的初步“公共沟通”工作顺利通过同行评审。

    据悉,这是中国内地核电“公共传播”工作首次受到同行的评价。这也是中国首次对核电项目早期的“公共传播”工作进行权威评估,这意味着中国核电建设的标准化水平进一步提高。

    那么,在能源行业面临重组的背景下,名声好坏参半的核电会发生什么呢?在后福岛时代,什么样的技术保障能让公众放心?核电安全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长期问题。

    核动力的管理困难

    “十一五”以来,中国核电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截至今年10月底,我国已建成40套新机组,其中18套已建成投产或预计年内投产,22套在建。 新投产机组数量和在建机组数量均居世界首位,总装机容量超过2800万千瓦,位居世界四大核电运行容量之列。

    “中国正在步入主要核能国家的行列 中国核能工业协会主席张朱华表示,随着新机组的投产,核能发电的比例逐渐增加。今年1-9月,累计核电发电量1242.64亿千瓦时,占全国累计发电量的2.96%,比2014年同期增长30.7%。

    然而,在一个大国的地位背后隐藏着许多发展问题。

    “目前整体发展与自主创新之间存在矛盾 “在最近举行的第二届核能安全技术峰会论坛上,环境保护部华东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主任俞军指出,这一矛盾主要表现在缺乏法律等顶层设计上。 “虽然《原子能法》和《核安全法》已经起草了30多年,但由于许多原因,它们尚未出现。 “

    中国辐射防护学会名誉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强子从放射性废物管理方面表达了他的关切。 “目前,放射性废物管理只有一个《放射性废物安全管理条例》,许多标准仍然遵循上个世纪的内容,这与我国目前核电的发展不相称。 "

    在垃圾处理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国家基本上没有采取大的行动。” 国外对处置场地的要求是对整个安全过程的系统分析。我们现在甚至没有一个概念。 ”潘子-强无奈地说道

    此外,在管理和人才方面也有尴尬的情况 “生产、教学和研究不能一体化,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事务,包括大公司 “俞军指出,在核电业主管理、项目承包、研发设计、监督和管理等方面严重缺乏合格的人员。

    后福岛时代的核电

    近年来,核电安全备受关注,与震惊世界的福岛核事故关系最为密切。

    “福岛核事故造成的损害是巨大的,但是辐射对人类和环境的影响是有限的。 “潘强子认为福岛事故的原因不太可能发生在中国 “我们的核电站抗震能力强,内陆场地地质结构相对稳定,基本排除了发生大规模地震的可能性 “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于俊中看来,福岛核事故并不是对现役核电技术的彻底否定。 “我们必须仔细研究事故的全过程,传递事故测试的成熟技术,排除不可能的假设,从而进一步提高核电的安全性和经济性。 “

    然而,福岛核事故仍然对核电厂的设计构成新的挑战,因此国际社会就未来核电的安全达成了新的共识。

    “这包括需要考虑极端自然条件和人为外部事件及其可能的组合 “俞军指出,核电厂的设计、建造和运营应以防止事故为目标。一旦事故发生,它可以减轻后果,避免场外放射性污染。

    “日本从今年8月开始逐渐重启核反应堆发电站 “日本原子能管理机构已经开始实施修订后的《核管理法》中规定的新的核管理体系,据日本原子力学协会副主席坂口女川说。

    例如,在监管中考虑严重事故,并依法要求执照持有人确保他们有预防和减轻严重事故的措施。 监督并应用最新科技知识解决现有设备的安全问题;对已经认证的核装置采用新的技术要求已成为一项法律义务。

    深度不是唯一的方法。

    福岛核事故已经成为公众心中的噩梦,那么安全防御深度的无限增加将会导致核能的发展呢?

    “无限制地加强纵深防御会带来许多新问题,这不仅会增加核电成本,降低其竞争力,还会使核电这个人类创造的最复杂的工业系统复杂化。结果很可能是“推着船在地上无所事事” 中国科学院核安全技术研究所所长吴一禅说

    在吴一禅看来,创新的反应堆技术是最终的发展出路

    “先进的反应堆最初侧重于‘简化’ 吴一禅说,先进的反应堆将采用非动能技术和自然法则来“瘦身”设计。 例如,可以依靠诸如重力、自然对流、蒸发、冷凝等自然现象来简化设计并减少人为干预,从而降低人为错误的风险并在提高安全性的同时节省成本。

    除了技术手段的保证,社会认知也至关重要 “三次重大核事故对核电的影响不仅是技术上的,而且是社会上的。核电的安全目标需要回归社会。 ”吴一禅说道 许多普通人支持核能的发展,但是当他们听说核能将建在他们家门口时,他们反对。 吴一禅认为,面对这样的形势,不仅有必要更好地普及核安全知识,而且有必要在核能发展的“铁三角”之外建立一个桥梁式的第三方组织,从而增进行业、政府和公众之间的沟通和信任。

    《中国科学报》 (2015-11-12,第一版亮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