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中国科学家正在多个领域酝酿“变革性技术” 《自然》:二氧化碳可安全储存于气田地下水中 《自然》:二氧化碳可安全储存于气田地下水中 专家:高校智库建设应理性发展警惕一窝蜂现象 《自然》:美科学家揭示多巴胺在成瘾中作用 “清华简”中发现世界最早十进制乘法表 人民日报“求证”:网传黑龙江“大面积种植转基因玉米”不属实 “共道未来”能源高层论坛在京举行 “清华简”中发现世界最早十进制乘法表 “2009当代杰出华人科学家公开讲座”在香港开幕 我国古代植物文化演变与士人阶层的关系的论文 “清华简”中发现世界最早十进制乘法表 “2009当代杰出华人科学家公开讲座”在香港开幕
  • 推荐论文
  • 中国科学家正在多个领域酝酿“变革性技术” 《自然》:二氧化碳可安全储存于气田地下水中 《自然》:二氧化碳可安全储存于气田地下水中 专家:高校智库建设应理性发展警惕一窝蜂现象 《自然》:美科学家揭示多巴胺在成瘾中作用 “清华简”中发现世界最早十进制乘法表 人民日报“求证”:网传黑龙江“大面积种植转基因玉米”不属实 “共道未来”能源高层论坛在京举行 “清华简”中发现世界最早十进制乘法表 “2009当代杰出华人科学家公开讲座”在香港开幕 我国古代植物文化演变与士人阶层的关系的论文 “清华简”中发现世界最早十进制乘法表 “2009当代杰出华人科学家公开讲座”在香港开幕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我国古代植物文化演变与士人阶层的关系的论文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2-03

    论文关键词:植物文化进化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分子课堂

    摘要对中国古代植物文化的进化进行简要总结和定期总结,从而揭示文人课堂与植物文化的关系

    我国古代植物文化是以植物为载体的传统文化的表现。 在其漫长而复杂的演变过程中,植物栽培体系不断完善,逐步实现了从“实践”到“精神”的转变 这种文化进化的主要推动者应该属于中国古代独特的知识阶层知识阶层 正是他们用我们传统文化的思想链条把花草串连起来,演绎了不同时期的植物文化场景,用我们传统话语的意义书写了植物文化。

    1中国古代植物文化的演变

    plant culture是指“在植物利用的漫长历史中,植物与人类生活的关系日益密切,除了与其他文化的相互影响和融合之外,还衍生出了与植物相关的文化体系m。 该系统包括:株植物在物质层面和其他与人类物质生活密切相关的文化以及精神层面上的认知、培育和利用,即通过植物作为载体,反映人类审美情趣、文化心态和哲学意识等。 我国古代植物文化自诞生以来就将这两个层次融为一体。随着社会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植物在人们的积极关注、利用和想象下,实现了自身文化体系的完善,并表现出从物质到精神的飞跃。

    1.1先秦时期植物文化的弹性时期我国的植物文化发展于先秦时期,表现出以下特点

    1.l1以实用价值为基础的植物材料文化的内涵最早被人们挖掘和记录 先秦时期人们对植物的认识是从植物的实用价值开始的。 例如,在饮食方面,李子“如果它做成汤,但它是咸李子”(《尚书·商书·说命下》);菊花“晚餐菊花的坠落”(《九歌·礼魂》);就创作而言,松树祖来松、新抚柏树,是衡量断裂的尺度、寻找的标尺、松桶的难易程度和路上的洞 这座新寺庙充满活力,正如Xi斯所做的那样”(《诗·鲁颂》);竹子“这个诸侯的妻子,老庆,是个医生。因此,没有竹子和黄色的箱子,箱子里装满了栗子”(《仪礼·聘礼》) 由此可见,这一时期形成的植物文化是一种简单直观的实用文化,主要与当时人们的物质生活有关。

    1.1。2植物文化萌芽的精神意义 植物的实用价值被发现后,其审美价值和隐喻功能逐渐被人们所认识。 以莲花为例,“碧泽断代有浦和莲花。” 如果有一个美丽的人,会有什么伤害?……”(《诗经·陈风·泽破》);”董老爷子想到Xi的衣服,莲花想到衬裙 我不知道它也是Xi,如果超过爱信芳”(《楚辞·离骚》) 这些信息表明,莲花已经成为先秦时期人们审美的对象,并建立了“美与香草”的类比和隐喻关系

    1.1 .中国古代植物栽培系统的雏形已经萌芽 春秋战国时期兰花文化的蓬勃发展标志着中国古代植物文化体系的初步形成。 据史料记载,兰花当时繁盛而广泛,几乎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石女冰兰”(《诗经》)、生活“蜀卫兰坊”(《九歌》)、礼仪“兰芝医生”(《周礼》)、祭神“春秋兰居”(《礼魂》)、政治“方若兰芝”(《荀子》)等。}z7 此外,一些象征性事件的出现,如孔子称赞“兰花为王香”;勾践“种下蓝竹山”;屈原的《九朵兰花》和《秋兰赞》进一步使我国兰花文化的精髓有了质的飞跃,为兰花文化的未来发展奠定了制度和范式。

    1。汉魏六朝植物文化的发育期汉魏六朝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引人注目的时期。这一时期,社会生活经历了分化后的统一与动荡的全盛时期,而整个文化领域呈现出极其活跃的景象。 宗白华先生评论说,汉末的魏晋六朝是“艺术最发达的时期之一” [3]“正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中国的植物文化吸收了足够的养分,开始了它的成长之旅。

    1.2.1重点总结植物特征、栽培利用规律,世界上相继发表了与植物相关的专着。 西汉《祀胜之书》是中国最早的农书,记载了植物靠接的方法。西晋韩吉的着作《《南方草木状》》详细记述了中国早期岭南植物,特别是其原始植物分类已成为植物分类学史上的里程碑。东晋戴恺之的《竹谱》记载了70多种竹子,是中国最早的特殊类别谱。魏家司吉尔斯《齐民要术》记录了许多宝贵的农业经验,堪称我国农业上的一大杰作 这些成就反映了祖先对植物认识和利用的提高,为后代植物文化的发展和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2.2进入观赏领域的植物数量开始增加,植物美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和提升。 汉朝时,商朝的武帝重建了上林园,种了数千朵花。在这种情况下,官僚和富商竞相修建私人花园,装饰珍稀树木和花卉。植物审美活动成为上层社会的普遍做法。 魏晋时期,陶渊明结束了自屈原以来40年的菊花断代,赋予菊花坚强不屈的人格和无忧无虑的自适应清朝。 菊花以“陶菊形象”的刻板印象进入了文人阶层的视野和心灵 南北朝时期,牡丹和梅花这两种中国植物界的奇花异草,正式进入装饰设计领域。 关于牡丹,《酉阳杂姐》包含“牡丹,在以前的历史上没有说法,但是《谢康乐集》说“竹海中有许多牡丹” 关于梅,《挑湖和梅诗序》注“南北各派思想”.梅开始用鲜花闻世界。

    1.2.3植物融合多种文化,其文化体系进一步成熟 例如,在宗教文化中的:莲花不仅是道教中“道瑞”的花朵,也是佛教中“与时俱进而不积重难返”的圣物。 在文化习俗方面,人们在重阳节喝菊花酒,欣赏菊花。 此外,植物与音乐、绘画、医学、文学和饮食等其他文化的融合是植物文化体系成熟的标志。

    1。唐宋植物文化繁荣时期唐代是中国古代社会的全盛时期。政治、经济和文化都表现出蓬勃发展。 唐代以后,虽然宋代社会有些衰弱,但唐文化的韵味和惯性仍使其社会文化快速向前发展。 与这一趋势相一致,植物文化在汉魏六朝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并在空之前达到了繁荣时期

    1。3.1唐宋时期植物文化的繁荣首先表现为多元性、长期性和社会化 植物文化的普及不是从单一的对象开始的。除了常见的牡丹和寒梅,紫薇、菊花、竹子和荷花等植物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此外,这种关注不是分散的住宅,而是长期的实现。例如,牡丹的热能从隋朝延续到北宋。 此外,唐宋植物文化热的参与者具有社会化的特点。例如,说,"当首都盛产牡丹时,当鲜花盛开时,首都到处都是车马,羞于不沉溺于玩耍。";“媚天下尤物,无问智者愚者贪腐,不敢苟同 学苗圃的人必须先种李子……"是;

    1.3.2在更高层次上把握和认识植物世界 唐宋时期,人们对艺术植物的认识和培育水平远远超过了上一代。 如果说人类活动过去是对植物世界的被动认知和利用,那么唐宋时期人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积极改造植物。 至于这个事实,人们只能从唐宋流传下来的众多植物学着作中窥见一斑。 植物美学往往比道德更高尚 人们植树种花不再是寻找和利用它们的最佳方式,而是绅士思想和优雅情感的体现。 因此,一些曾经为历史上的名人和智者所喜爱的植物,如兰花、菊花、松树和竹子,再次受到尊重。一些原始的天然麦草物件,如李子和莲花,也有新的创意,如苏轼的:李子和周敦颐的:莲花。 植物文化体系的精神层面在现阶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正在实现从“审美”向“品格”的转变 单个植物已经成为时代精神的象征 牡丹到唐代和寒梅到宋代是最恰当的刻画。 牡丹的雍容华贵和外在表现代表了唐代的时代精神,大胆进取,直言不讳,而梅子的雍容华贵与宋代的婉约心态相一致。 植物与时代精神的结合表明植物文化正在人类的最高层次上发展。

    1.4明清植物文化的沉浮明清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阶段。社会运行模式相对不稳定,社会经济趋势逐渐减弱 受此影响,我的闰植物文化的发展也遵循了起伏和缓慢发展的轨迹。

    在这个过程中,有值得后人肯定的辉煌成就。例如,明清学者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植物科学的相关知识进行了最系统、最全面的挖掘和总结,这表现在植物作品的激增,其数量可与唐宋媲美。明清之际,植物贸易业进一步发展,植物引种栽培技术日益提高。 然而,一点点光辉不再能照亮当时正在衰落的植物培养系统。 自明代以来,人们对植物的审美和精神方面的探索一直没有新的想法。关于植物文化含义的许多讨论和成果大多是“结孔” 晚清时期,由于腐朽的统治和西方的入侵,花草产量萎缩,技艺停滞,品种流失。学者们不再忙于挖掘和创造植物的意义。因此,植物栽培的发展受到严重阻碍并逐渐衰退。

    2中国古代学者与植物文化进化的关系分析

    在植物文化进化的每个历史时期,学者与植物文化之间始终存在着持久而密切的互动 人们的思想和言行就像画笔,不断勾勒出中国植物文化的变迁。 相反,日益丰富的植物文化为学者们在“从官源出发,隐居”的困惑中指明了前进的方向,确立了人格的坐标

    2.1学者班是推动中国古代植物文化演变的重要力量。任何文化的进化都需要一定的驱动力。 “人是文化适应和创造过程的选择者和执行者,人的需求是文化进化的根本动力”[6) 基于这一逻辑,我国主导一代植物文化进化的动力自然来自古代人对植物的需求,可分为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 在我国古代植物文化的众多创始人中,更典型的阶层应该是知识分子,他们既有需求又能为之努力。

    2.1.1士大夫阶层是中国古代社会文化的创造者和拥有者

    学者们擅长探索规律和总结知识。当他们关心某事时,他们经常为它写书。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农业大国。植物与人们的物质生活密切相关。农业的理念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 因此,知识分子不能忽视植物世界 虽然“学者”并不像“农民”那样一年到头都在耕种土地,与植物世界有着直接而持久的联系,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植物的关注,而是使他们能够从更高的外部平台来审视和认识植物世界。 我国大部分植物学经典几乎都是学者撰写的,如西晋:秸秆含《南方草木状》,后来魏家寺舞蹈《齐民要术》,王堂方清《园庭草木疏》,欧阳修《洛阳花木记》,王铭项瑾《二如亭群芳谱》,吴琴祁荣《植物名实图考》等 这样,学者们不断总结和创造了关于植物认知、栽培技术和利用的宝贵知识,丰富了中国植物栽培体系的物质内涵,为其演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1.2在古代,学者处于皇权和平民之间的中产阶级。 他们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坚持义德标准,协调统治者和人民的利益。 然而,统治者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制度绝对限制了士绅阶层,这使得他们很难以直接和积极的方式履行自己的使命。 为了在“正统”与“正统”的冲突中控制一个赢得了胜利的独立,学者们呼吁建设精神家园。 由此,植物文化受到学者们的深切关怀,逐渐脱离了基于物质层面的实践探索,转向了对人物审美和人物性格比较的精神探索。 这种探索是横向的,在学者们的思想指导下,诗歌、歌曲、绘画技巧、园林欣赏等形式与植物联系在一起。 从那时起,植物文化和传统文化的许多支流已经融合,它们的进化和发展也有了新的动力来源。 精神探索又是垂直的,“文化的变化取决于世界形势,兴衰取决于时间顺序”。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心理或精神,这是学者们最好掌握的。在塑造植物文化的过程中,自然会镌刻出春秋兰花文化、唐代牡丹文化、宋代梅花文化等时代的印记。 这些标志形成了植物文化生长的年轮,为植物文化系统的丰富增添了“时间与新”的内涵,从而为植物文化的进化和发展获得了持续不断的动力。

    2。2植物文化在其演变中完成了学者阶层的反塑造

    2.2.1植物文化对学者的反塑造 在创造植物文化的过程中,我国古代学者也潜移默化地接受了植物文化的逆向塑造。与花草树木相比,与植物交朋友是很常见的。 春秋时期,孔子感受到植物的自然属性,成为提出“君子胜于道德”的圣人 他曾经说过“人冷了就知道松柏枯萎”(《论语·子罕》),他还感叹“兰芝生在密林中,因无人而不香”(《孔子家语·在厄》);东晋陶渊明隐退到农村,用“篱菊”精神提神。宋代周敦颐把自己比作《爱莲说》年“与外界直接沟通”的绅士的“莲花”;在清代,张超在《幽梦影》中总结说“梅花高,兰花静,菊花野,荷花淡,春海棠艳,牡丹豪华,香蕉竹子迷人,海棠雅洁,松树清雅,桐清,柳树宜人”;清代陈继儒还指出,“在老年人中,花中有10个朋友,33,360 Gui是神仙朋友,莲花是网友,梅子是清纯朋友,菊花是逃亡朋友,海棠是着名朋友,酚米是韵友,瑞香是特殊朋友,兰芝是芬芳朋友,奇美是陌生朋友,栀子是禅友”(《小窗幽记·集绮》) 这些植物的文化意象最初是由学者们形成的,而学者们反过来又作为固定的情感符号或人格范式,塑造了下一代人。

    2。2.2反造型的理论基础

    2.2.2.1植物可以塑造基于中国古代人与自然关系一元哲学的学者 从老子的“道随自然”到庄子的“天地与我同在,万物与我同在”,这些思想都在强调同一个人与自然的本质。 “传统哲学一直是传统精神的灵魂。在这种精神的影响下,世世代代的古人在内心深处,常常把有生命力的花草树木视为与动物和人类基本一致的自然事物。他们都是由天地孕育出来的,与天地同呼吸,共命运”(s7 当人们承认植物与人具有相同的属性时,植物文化就有可能相应地塑造人格。

    2。2.2.2植物文化塑造学者是一个在发表前收集的过程。 植物最初被用作自然物体时,没有个性和社会性。在被人们的思想塑造之后,植物开始从它们的自然对象中分离出来,并与特定的文化意义建立了某种稳定的联系。 这种联系通过社会接受和认可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并逐渐转化为一种固定的文化符号。 当植物成为文化符号时,它们对学者的塑造活动从此展开,随着时代的变迁,它们所承载的文化意义将更加丰富,影响也将更加深远。

    3结论

    从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中国古代植物文化的演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如果允许“植物”和“文化”的定义分别扩展,植物文化的进化将有一千万条以上的路径。 面对如此丰富多样的话题,为了提取规律的理解,不使研究完全迷失在对感性材料的追求中,笔者从植物文化的塑造群体入手,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学者”阶层作为切入点,试图找出中国古代植物文化演变的核心轨迹,同时对学者与植物文化的关系做了初步梳理。 虽然这些探索可能是肤浅的和不成熟的,但作者仍然希望植物文化的研究能够引起研究者更多的关注,希望研究不仅停留在对单一植物文化的原始描述上,而且试图对中国古代植物文化体系及其演变规律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挖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