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30名讲师破格当硕导 《地质学》:熔岩被毁特征表明火星曾发生洪灾 《自然》:二氧化碳可安全储存于气田地下水中 中国作者在IOP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二 中国留学生在美被枪杀嫌犯拒认罪 “2009当代杰出华人科学家公开讲座”在香港开幕 中国作者在IOP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二 中国作者在IOP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二 80后科学家陈捷凯:这辈子就想做好研究 80后科学家陈捷凯:这辈子就想做好研究 时评:期待高校去编制化发挥鲇鱼效应 《地质学》:熔岩被毁特征表明火星曾发生洪灾 中国作者在IOP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二
  • 推荐论文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30名讲师破格当硕导 《地质学》:熔岩被毁特征表明火星曾发生洪灾 《自然》:二氧化碳可安全储存于气田地下水中 中国作者在IOP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二 中国留学生在美被枪杀嫌犯拒认罪 “2009当代杰出华人科学家公开讲座”在香港开幕 中国作者在IOP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二 中国作者在IOP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二 80后科学家陈捷凯:这辈子就想做好研究 80后科学家陈捷凯:这辈子就想做好研究 时评:期待高校去编制化发挥鲇鱼效应 《地质学》:熔岩被毁特征表明火星曾发生洪灾 中国作者在IOP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二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共道未来”能源高层论坛在京举行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1-29
    作者:丁佳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发布时间:2010年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共同未来能源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

    9月9日,“共同未来”2010会议在北京举行。“共同未来”会议是一系列旨在解决关键国际问题的全球峰会。这是今年第二次了。来自20多个国家的400多名顶尖科学家、商业领袖、决策者和有影响力的思想家聚集一堂,讨论解决当前能源需求和未来能源问题的新途径。会议由中国科学院、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和西门子共同主办。

    绿色希望黑色能源

    针对今年8月震惊世界的京藏公路交通堵塞,媒体曾指出公路上几乎一半的汽车是运煤车。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对煤炭能源的依赖。此外,煤和石油等化石燃料带来的各种环境问题使许多人一提到煤就脸色苍白。

    那么,中国煤炭工业还有未来吗?

    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李嘉阳告诉记者《科学时报》:“煤炭绝对有前途。很遗憾石油、煤和天然气都是这样燃烧的。石油和煤是非常好的工业原料。我相信在未来,这些能量会得到更好的利用。尤其是煤炭,煤基化工产品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一。”

    “洁净煤的能源技术也在日益提高。例如,煤可以转化成其他形式的能量,如甲醇、乙醇、丁醇等。非常干净。”李嘉阳表示,“目前,中国科学院拥有成熟的以煤为工业和化工原料的洁净煤技术体系,并已投入生产。例如,河南已经建成年产300万吨的煤化工生产基地。”

    与此同时,李嘉阳也认为,规划中国的产煤区是非常必要的。目前,我国能源消费面积和产出面积的效率并不匹配,因此有必要采用新的方法。

    "例如,这些地区应该运送煤还是输电?如果是输电,可以采取坑口发电的形式,然后回填煤渣等。这对环境会更好。为了做到这一点,需要在短时间内进行巨额投资,如建设输电线路和大型发电厂。我认为仍然有必要进行这样的调整来解决这些问题,否则中国将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李嘉阳说道。

    前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杜湘万在大会开幕式的主旨发言中表示,在中国的节能增效项目中,关键是节约两种化石能源:煤和石油。

    杜湘湾表示,化石能源的高效利用是中国发展绿色低碳能源的三大战略之一,黑色能源应该逐步走向绿色。

    煤炭现在是中国的主要能源,占能源消耗的70%,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其形式相对广泛且效率低下。杜湘湾认为,煤炭在总能耗中的比例应该逐步降低。

    “我们认为有可能在2050年前将煤炭在总能源中的比例降低到40%,甚至低于35%。近年来年煤炭总消费量将会增加,但完全有可能在2030年之前达到年煤炭总消费量的峰值,之后我国的能源总增长将得到新的绿色能源的补充。煤的清洁度和效率将逐步提高。煤炭的战略地位将从主导能源调整为重要的基础能源。”杜翔万说道。

    石油和天然气是中国第二大高度依赖的能源。杜湘湾认为,石油开发的战略应该是节约、开发替代品、加强勘探和引进适量的石油。“中石油现在每年消耗4亿吨石油,自己生产2亿吨石油,进口2亿吨石油,但还没有完全达到这个水平。例如,北京每天早上的汽油浪费和交通堵塞造成的污染非常严重。”

    新能源之路在哪里?

    近年来,热新能源似乎是解决中国乃至全世界未来能源问题的希望。杜湘湾在主旨发言中还表示:“现在世界各国都把目光投向新能源,为人类有序发展创造基础。通过占据新能源技术战略的制高点,人类社会将转变为创新驱动发展和生态文明的阶段。”

    然而,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经济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蒋新民认为,新能源的发展需要对新能源的概念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新能源的“新”是相对的。煤层气是一种新能源吗?洁净煤技术是新能源吗?在中国古代,水能和太阳能被用作能源。它们是新能源吗?

    蒋新民告诉记者《科学时报》:“新能源应该有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一些能源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从资源的角度来看并不是新的。最重要的是它们的使用方式,比如煤。如果他们能实现低碳和清洁,他们可以被称为新能源。因此,资源的形式可能不会改变,但只要利用方式和技术发生变化,就可以称之为新能源。”

    ”另一个特点是原来的开发规模相对较小,现在需要大规模开发能源,如核能和煤层气。它们也可以被称为新能源。”姜新民补充道。

    关于新能源企业的发展,蒋新民认为,新事物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所以政府会在行业的初始阶段给予一定的补贴。然而,新能源企业必须发展自己的竞争力。

    “现在新能源企业的热潮不一定是坏事,这表明大家对这件事都有热情。然而,随着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这股热潮将逐渐降温。如果不管该地区的实际情况如何,项目启动后,资源调整不力的问题最终将导致企业亏损,一些企业将慢慢退出竞争。”

    目前,中国对新能源企业的态度令人鼓舞,但也应根据国家计划发展。例如,智能电网受电网容量、与电网的连接方式以及用户需求等因素的影响,需要各部门和行业之间建立良好的连接,才能使该项目顺利运行姜新民说道。

    杜湘湾表示,中国正在加快发展核能和可再生能源,使其成为中国绿色能源的支柱。他立即对未来各种新能源的发展趋势做出了一系列预测。

    例如,中国核电总装机容量仍然很小,仅占总装机容量的1%多一点。到2050年,中国核电装机容量将增加到16%,电能的贡献将占22%。核能将成为中国能源的支柱。

    在可再生能源中,目前国家发展的重点是水电。水电是一项相对成熟的技术,可以稳步发展。目前,中国装机容量刚刚达到2亿千瓦,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3亿千瓦。在那之后它可以进一步发展。

    虽然目前非水可再生能源的贡献微不足道,但它将在2050年发挥重要作用。可再生能源总量预计将占中国能源总量的1/4以上。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预计将减少40亿吨二氧化碳排放,这将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做出重大贡献。

    杜湘湾强调,具体数字的预测可能有误差,但总体战略发展趋势并没有错。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也说:“无论我们在100年内使用哪种形式的能源,只要方便、清洁和便宜,那就足够了。”

    “铁三角”创造能源未来

    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因此,许多国际媒体称赞“中国模式”是成功的。然而,杜湘湾认为,中国尚未形成成熟、全面、完整和经过考验的“中国模式”。关于中国如何可持续发展,还有许多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我们应该以科学的态度讨论“中国模式”杜湘云说:“中国模式仍在探索之中,必须创造一条可持续发展的新道路。在我看来,绿色低碳能源战略是中国发展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条道路的创新将是中国对人类最重要的贡献,需要世世代代不断努力。”

    “科技合作跨越时间和空间。可持续发展是人类的共同目标。支持可持续发展的技术为所有国家的发展所共有,从而为国际合作开辟了新的领域和广阔的空间。”杜翔万说道。

    中国科学院沈阳分院院长、中国“未来清洁能源”项目首席科学家鲍新和表示同意。他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是世界上的普遍现象,所以各方之间的合作是非常必要的。这种合作包括国家之间的合作、科学家和政治家之间的合作,以及政府、研究机构和企业之间的合作。”

    “最近,中国和美国共同建立了一个能源研究所,但总投资只有1500万美元,仍然相对较小。发展中国家应该增加研究二氧化碳处理的投资。国际社会也可以建立一个共同基金,对二氧化碳处理方法进行研究。应打破和降低国家间的壁垒,包括知识产权壁垒,尤其是在与人类生存相关的问题上。”鲍新和说。

    在讨论能源的未来时,从政治、技术和经济的角度来看,它们既有相似之处,也有冲突。那么,可以采取什么战略来协调三方,使能源的生产、供应和使用更加稳定呢?

    针对这一问题,美国国家能源政策委员会执行主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前能源和环境顾问杰森格鲁梅(Jason Grumet)认为,在竞争和合作之间找到平衡至关重要。虽然从长远来看,合作是一种必然趋势。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竞争是健康有益的。从美国的发展历史来看,政府和企业之间的竞争最终推动了美国的发展。

    李俊峰说能源是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行业。例如,一些企业是中国企业,但投资来自华尔街,技术来自德国和日本。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产品。如果政治壁垒能够进一步消除,能源将通过竞争与合作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正如在“共同未来”会议上强调的,科学家、管理者和决策者之间的对话对于克服当今时代的挑战至关重要。

    杜湘湾最后说:“看看今天的世界,它充满了矛盾、斗争和冲突。然而,从全人类的长远发展来看,人类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我非常赞成通过这样一个论坛加强各国之间的合作,包括科学家和决策者。”

    《科学时报》 (2010-9-15 A1亮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