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关于家庭暴力案件中证据规则的完善 “三级审价”制度在物资采购工作中的监管作用 公益服务机构财政投入方式的国际经验的分析 MBR污水处理技术在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的应用探讨 有效拓展小学语文教学内容的策略探究 互联网技术引领产业转型升级汽车步入“智能网联”时代 关于信用卡诈骗中银行应承担得法律责任 关于信用卡诈骗中银行应承担得法律责任 关于新竞争、新挑战,银行个人理财业务发展方向展望 关于抗冻技术在水利工程上的应用 关于家庭暴力案件中证据规则的完善 关于信用卡诈骗中银行应承担得法律责任 公益服务机构财政投入方式的国际经验的分析
  • 推荐论文
  • 关于家庭暴力案件中证据规则的完善 “三级审价”制度在物资采购工作中的监管作用 公益服务机构财政投入方式的国际经验的分析 MBR污水处理技术在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的应用探讨 有效拓展小学语文教学内容的策略探究 互联网技术引领产业转型升级汽车步入“智能网联”时代 关于信用卡诈骗中银行应承担得法律责任 关于信用卡诈骗中银行应承担得法律责任 关于新竞争、新挑战,银行个人理财业务发展方向展望 关于抗冻技术在水利工程上的应用 关于家庭暴力案件中证据规则的完善 关于信用卡诈骗中银行应承担得法律责任 公益服务机构财政投入方式的国际经验的分析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关于家庭暴力案件中证据规则的完善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协商草案)(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于2014年11月25日发布,这是各部门法律中首次散布的关于禁止家庭暴力的规定,以单行法的形式清楚地表示国家。强调禁止家庭暴力案件。 《征求意见稿》明确界定了家庭暴力的内容,并从各个方面规范了禁止家庭暴力的内容。对于受害者遭受的精神和身体伤害,可以使用法律援助获得救济。例如,“征求意见稿”第22条。尽管“征求意见稿”的发布无疑为处理家庭暴力案件提供了参考,但在司法实践中,受害者必须提供确凿的充分证据来维护其合法权益,但只有“征求意见稿”才提供受害人可以通过民事,行政和刑事手段提供救济(本文仅从民事方面考虑受害人的救济),但并未规定获得救济的关键环节-证据规则。根据法律的适用原则,在没有特殊法的有关规定的情况下,只能适用普通法的规定,即,只有《民事诉讼法》中的证据规则才能在民事诉讼中适用,以保护其合法性。权益。《民事诉讼法》中的证据规则是普遍适用的,而家庭暴力案件有其自身的特殊性,例如其长期,隐蔽,主观的特性和周期性,而其他情况则没有。如果在不考虑特殊性的情况下将相同的证据规则适用于其他案件,那么受害者的合法权益将难以有效维护,表面上的公平将掩盖实质性的不公平。受害人的正义没有得到伸张,从长远来看,家庭不稳定,社会不稳定。因此,笔者打算从完善民事诉讼中的证据规则等方面谈谈家庭暴力案件的见解。

    首先,要改进党的说法的证据

    我国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法官应当对当事人自行收集的证据和自行依职权收集的证据进行审查和质证。证据只有经过审查和质证才能确认。《最高法院关于《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适用规范》(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64条规定了法官对证据的裁定能力。根据法律规定,法官在确定证据证明时,不仅要考虑法律的明文规定,还要考虑案件的实际情况。由于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不同,这就要求法官对证据的证明不仅要考虑证据本身的特点,还要根据具体案件来判断案件。只有这样才能正确认定案件证据。

    当事人的陈述是中国民事诉讼中法律证据类型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案件的判决结果与当事方息息相关,因此当事方在陈述中的优势常常被夸大,而不利部分没有被提及,陈述是单方面的。基于政党声明的这一特征,其证明力比其他证据弱。但是,家庭暴力案件有其特殊性。首先,在家庭暴力案件中,受害人陈述的真实性大于在其他案件中当事方陈述的真实可能性。因为在我们国家,家庭暴力一直被视为家庭内部事务,这是一个“私人事务”,外来者不方便介入。案发后,受害人很少诉诸法院。大多数受害者在遭受家庭暴力后选择耐心而沉默。其次,中国有着可耻的诉讼传统。向法院提起诉讼被认为是可耻的事情。特别是,家庭的尴尬(家庭的丑陋心理)更加不愿公开。第三,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使得受害者在受害后无法从社会获得有效的庇护。最后,受害人遭受家庭暴力后,即使他有勇气向法院提起诉讼,由于证据不足,他或她的权利也将无法维持,对受害人而言,这是不值得的损失。因此,当法官确定受害人已证明此类证据的证据力时,他应考虑案件的特殊性并完善受害人陈述的证据。同时,在家庭暴力案件中,受害人的陈述比其他证据更容易提供。如果法官对待自己的证据力量与其他民事案件有所不同,则受害者可以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和侵权人。奋斗,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它还可以阻止家庭暴力侵害者,并间接维护家庭稳定和社会和谐。因此,提交人认为,法官应适当提高受害人的证明能力,以证明这种证据的证据。

    其次,添加新的证据类型

    家庭暴力案件不仅是法律问题,还是涉及社会学,医学和心理学等不同学科的综合社会问题。因此,除了强有力的法律保护之外,还必须将其与其他领域的家庭暴力研究成果相结合。为了更好地保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作者认为,应在“征求意见稿”中增加新的证据类型,即专家证词和品格证据。

    对于家庭暴力,专家证词主要是指由社会学,心理学,医学等专家对家庭暴力案件中的受害者和侵权者的行为进行合理分析。《证据规定》第61条明确规定:1.当事人可能会申请此案。一两个专业人士解释具体问题。根据专家的分析,法官可以了解受害者的发生和发展以及侵略者的行为以及相应的结果,但专业人员不提供与案件有关的意见。对于双方之间的异常关系,法官将令人难以置信。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

    品格证据是证明人的品格或性格的证据。对家庭暴力案件中罪犯和受害人的行为进行字符分析可以帮助法官正确理解其行为。例如,为什么受害者会遭受长期折磨?为什么受害者长期遭受酷刑而没有叛乱?侵权者为何对亲人有痛苦的举动?通过对品格证据的分析,法官可以帮助法官做出公正的裁判,同时也难以获得精神暴力和性暴力的证据。在家庭暴力案件中也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因此,作者认为,在家庭暴力案件中应增加专家证词和性格证据。

    第三,法官运用酌处权接受证据。

    自由裁量权是指在特定情况下,根据公正、公正、公平、合理的原则作出决定的权力。从自由裁量权的概念可以看出,自由裁量权不是一种绝对的自由裁量权,而是在公平、公正、公正、合理的前提下作出的自由裁量权。家庭暴力案件具有长期性、隐蔽性、周期性、特殊性等特点。因此,与一般民事侵权案件相比,证据的收集是非常困难的。也有考虑家庭或孩子的受害者。有不同于通常受害者的不同反应。在诉讼过程中,受害人担心进一步的伤害,有时会作出前后矛盾的陈述或撤回证据。因此,笔者认为,法官在综合案件中必须考虑自己的陈述或相关证据,在使用证据时实行自由裁量权,即法官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证据的能力。只有这样,家庭暴力案件才能得到公正审理,受害者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保障。

    第四,降低对证据的法律要求

    证据的合法性要求是指收集证据的主体是合法的,收集证据的方法和程序是合法的,证据的形式是合法的。如果证据不合法,则不能将其用作最终决定的依据。为此,最高法院的《关于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取得的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批复》(以下称为《批复》)2指出,未经另一方同意而私下记录的信息不能用作证据,《证据规定》第68条规定不得使用1侵犯他人的权益。该方法获得了证据。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批复》并非在相关人员的同意下记录的。由于收集证据的手段不合法,因此记录的数据不能用作证据。《证据规定》第68条的规定比《批复》更为现实,因为在其他人的同意下,几乎不可能记录家庭暴力案件。因此,在家庭暴力案件中,法院通过私人记录受害人获得的证据不会侵犯他人的权益。如果没有违反禁令,则可以将其用作证据,但是不能认为证据是非法的,也不被承认。由于隐藏了家庭暴力,尤其是精神暴力和性暴力案件,因此这种情况很少见。如果严格要求证据合法性,将导致侵权和有罪不罚的侵权行为,受害人无处可寻。这将鼓励家庭暴力案件的升级,家庭的和谐与稳定将无法实现。因此,作者认为,在家庭暴力的情况下,对证据合法性的审查应侧重于证据内容的真实性,而不是手段的合法性或第六十八条《证据规定》规定的合法性。

    五,适用表格见证明原则,降低了被害人的证明标准

    在中国的民事诉讼法中,举证标准采用“高度概率性”标准,即法官认为概率很高。因此,承担举证责任的一方提供的证据必须比另一方提供的证据更可靠,法官将接受该信件,否则将承担败诉的风险。根据标准,受害者应提供足够的证据。但是,在家庭暴力案件中,受害人经常获得证据,并要求受害人承担足够的举证责任。这样做很困难,而且受害者的权益无法获得。有安全保障,肇事者很容易逃脱法律制裁。出现证明意味着某些事件的发生将不可避免地产生相应的后果,以假定肇事者的行为是错误的,并且行为与结果的发生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该推论用于减轻索赔人的举证责任。如果另一方要否认此推论,则必须证明该事件还有其他可能性,以便法官可以质疑该案的推论,并且不会接受。证据表明,减轻了受害者的举证负担,并增强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因此,笔者认为,在审判家庭暴力案件时,为了更好地保护被害人的利益,应降低被害人的举证标准,并按照较低的标准降低举证原则。适用的证据,就是说受害者可以提供身体伤害。诸如侵权照片,公安机关提供的警报记录,证人证词以及社区提供的有关记录等基本证据证明,受害人与犯罪者之间存在家庭暴力,罪犯不否认,或者由于缺乏证据推翻受害人的主张而可能存在家庭暴力。这样,相应地减轻了受害者的举证负担。规则的证明降低了被害人的证明标准,有利于维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使犯罪者能够获得公正的裁判,也有利于实现司法公正和效率目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