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关于信用卡诈骗中银行应承担得法律责任 “三级审价”制度在物资采购工作中的监管作用 关于新竞争、新挑战,银行个人理财业务发展方向展望 关于新竞争、新挑战,银行个人理财业务发展方向展望 从法医病理学角度浅析医疗纠纷案例 人民银行内审后转型期的问题分析 从法医病理学角度浅析医疗纠纷案例 “三级审价”制度在物资采购工作中的监管作用 人民银行内审后转型期的问题分析 人民银行内审后转型期的问题分析 互联网技术引领产业转型升级汽车步入“智能网联”时代 互联网技术引领产业转型升级汽车步入“智能网联”时代 “三级审价”制度在物资采购工作中的监管作用
  • 推荐论文
  • 关于信用卡诈骗中银行应承担得法律责任 “三级审价”制度在物资采购工作中的监管作用 关于新竞争、新挑战,银行个人理财业务发展方向展望 关于新竞争、新挑战,银行个人理财业务发展方向展望 从法医病理学角度浅析医疗纠纷案例 人民银行内审后转型期的问题分析 从法医病理学角度浅析医疗纠纷案例 “三级审价”制度在物资采购工作中的监管作用 人民银行内审后转型期的问题分析 人民银行内审后转型期的问题分析 互联网技术引领产业转型升级汽车步入“智能网联”时代 互联网技术引领产业转型升级汽车步入“智能网联”时代 “三级审价”制度在物资采购工作中的监管作用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公益服务机构财政投入方式的国际经验的分析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0-30

    创新性的财政投入是公共机构分类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其他国家/地区并没有与中国完全一致的“机构”称号,但还是有许多类似于我们机构的机构,包括部门机构和公法管理实体等公共机构,以及大量的非营利组织。那么,这些国家公益服务机构的金融投资方式有哪些,从中国创新的金融投资方式中可以学到什么教训?

    1.政府提供财政保障,加强监督管理

    发达国家在福利社会理念的指导下,重视公共事业的财务安全,将政府的大部分支出用于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事业。从资金来源的角度来看,主要有三种财务担保方式。首先,所有税种都包括在内。例如,义务教育,所有经费都由政府承担;社会保险基金用于医疗服务。第二个是允许所有用户付费,但收费标准由政府控制。原则上,所提供服务的成本不能超过。调价还应听取并尊重公众的意见。第三,在保证财政资金的同时,允许用户收取一定的费用。

    在为公共服务机构提供财务保障的同时,政府还加强了监督管理。如果严格限制某些公共服务组织的借贷行为,审计部门将严格审查公共资金财政资金的使用情况。但是,从事公共服务的机构在财务管理方面比政府机构实施的国家预算制度具有更大的灵活性。例如在法国,预算的执行是由授权人员执行的,这些人员负责支出,签发合同和订单,审查交付情况以及签发付款指示。在2001年的改革之后,授权官员获得了更大的自治权,可以根据“项目”确定公共支出,但是他们发出的付款指示要受到公共会计师的监督,而公共会计师无需对公共支出承担责任。授权官员。授权官员发出的任何异常付款指示均将被拒绝。

    2。通过购买公共服务在政府和非营利组织之间建立伙伴关系

    在发达国家,许多医院、大学和社会服务组织都是非营利组织,是公民社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霍普金斯比较项目发现,非营利组织的主要资金来源不是人们最初想象的慈善捐款,而是支配地位和政府财政支持。在22个国家,来自个人、企业和基金会的慈善捐款仅占所有非营利组织收入的11%(平均)。在13个国家,资金来源主要依靠会费,而这9个国家主要由政府部门提供支持。总的来说,会员和营业收入占非营利组织总收入的近一半(49%),政府支持占40%。医疗、教育、社会服务等社会福利领域以政府支持为主,从45%到55%不等。可见,如果没有政府的财政支持,这些非营利组织将无法生存和发展;如果政府不使用现金支付、签订合同、提供贷款或贷款担保、补贴,等向非营利组织购买公共服务,公众对公共服务的需求难以满足。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部门和非营利组织之间已经形成了“伙伴关系”。

    第三,尊重服务对象的选择权

    发达国家在公共服务组织的财政投入过程中重视沟通,需要进行充分谈判并基本达成协议。这反映在公共机构的预算管理过程以及政府部门与非营利组织之间的合作中。例如,英国财政部和教育与技能部需要提前三年考虑承受能力,需求和成本压力,以确定该州对学校的投资。地方教育部门的预算是根据学生人数一致地计算的。额外的预算分配给贫困家庭和有特殊需求的家庭。当地教育部门还需要根据公平透明的筹款计划提前三年确定私立学校的预算。筹款计划必须与私立学校的校长和地方长官以及当地学校论坛进行讨论,并且该计划必须得到教育和技能部的批准。私立学校的预算必须根据学生人数计算。学校负责财务管理,并确保正确,有效地使用资金。在加拿大,财务委员会要求联邦政府通过资助,赠款,合同和其他转移支付,将财务资源投资于非营利组织。在此过程中,政府部门不能任意决定服务外包申请的流程,而是在投资的每个阶段与每个非营利组织部门进行谈判,共同制定和遵守准则,并规定双方的具体权限确保服务外包的有效性。

    在教育等领域,发达国家还以“代金券”的形式直接向服务接受者分配公共资金,使服务接受者有更多的空白空间,还可以促进服务提供者之间的竞争并提高公众的素质和水平。服务的有效性。近年来,英国探索了“直接付款”方法,其中地方政府直接向当地残疾人和其他群体支付现金,以使他们能够购买残疾人援助,员工援助和家庭护理以进行评估。等服务。为了实施这项改革,建立了一个银行专用账户来接受直接付款和监管。政府不能或不应该花费这笔钱,政府有明确的定义,并要求用户记录花钱的使用方式。协助用户付款的组织必须具有财务监督程序,认真履行职责,并接受审核,以确保公共资金支出所需的结果。从实际效果的角度来看,增加了患者对治疗计划和服务提供商的选择,这不仅增强了患者的信心,还使医疗服务提供商能够提供更好的质量和更快的响应服务,从而降低成本,改善服务,改善患者健康水平和幸福感的目的。

    第四,坚持以结果为导向,执行绩效补助金

    受新的公共管理趋势的影响,一些发达国家根据所提供服务的质量,绩效和有效性向公共服务组织提供财政支持。这是效绩拨款,已在许多国家广泛使用,反映了成果导向。例如,在新西兰,[1989年《公共财政法》,公共部门的财务管理从最初对投入和生产成本的控制,转向了对产出的重视,侧重于向公民提供公共部门服务的实际有效性;它还采用了一种以结果为导向的管理模型,该模型要求部门采用更具战略性,面向结果和更自由裁量的管理方法,以实现服务的最佳性能。在某些国家,例如美国,绩效拨款也已在教育等领域得到充分实施。例如,在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领导下的公立高等教育计划,通过对1997年以来该州高等教育绩效资助政策的长期跟踪研究,发现了财政政策改革的总体趋势由州政府实施的是执行绩效拨款和预算。该政策已被三分之二以上的州政府采用。

    第五,建立健全法律制度

    发达国家重视将法律保障作为公共事业投资的基本条件,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法律制度,为发展公共事业奠定了制度基础。就美国的义务教育而言,在联邦政府一级,联邦政府已颁布了大量有关义务教育财政投入的法律。其中,1958年的《国防教育法》首次以法律形式规定了联邦政府对义务教育的责任,使联邦政府成为义务教育财政投入的重要主题。在地方政府层面,1965年的《中小学教育法》首先将对地方教育部门的财政补贴问题纳入了联邦法律,并且各州宪法中有明确的教育财政投入条款。此外,各州还制定了法规,鼓励州政府通过各种税种提供义务教育,例如营业税,个人所得税,教育税或彩票以及私人教育基金。由于重视义务教育财政投资的法律建设,美国确保了教育财政制度的有效实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