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关于开展第三届中国科协优秀科技论文遴选计划并征集学科集群牵头单位的通知 小麦遗传育种学家刘大钧院士逝世 动物实验显示可用基因手段治疗色盲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关于开展第三届中国科协优秀科技论文遴选计划并征集学科集群牵头单位的通知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实践十号将在太空做19项新奇有趣实验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中预期违约制度的瑕疵分析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朱兆良院士:躬身沃土辟新路 不断推进企业的党群工作进入一个新阶段
  • 推荐论文
  • 关于开展第三届中国科协优秀科技论文遴选计划并征集学科集群牵头单位的通知 小麦遗传育种学家刘大钧院士逝世 动物实验显示可用基因手段治疗色盲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关于开展第三届中国科协优秀科技论文遴选计划并征集学科集群牵头单位的通知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实践十号将在太空做19项新奇有趣实验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中预期违约制度的瑕疵分析 “纳米之星”打造纳米科技产业化“明日之星” 朱兆良院士:躬身沃土辟新路 不断推进企业的党群工作进入一个新阶段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朱兆良院士:躬身沃土辟新路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4-16

    作者:穆雅琴、李群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2015/6/5 9:0336010

    评选名称:萧中院士

    Da

    朱兆良:致力于肥沃土壤,开辟新路

    60多年来,朱兆良院士始终坚持严谨认真的研究态度,致力于研究解决农业实际问题,不遗余力地促进国际合作。同时,他也有长远的眼光来推动中国土壤氮素研究的深入发展,开拓新的领域。

    ■穆亚李芹群

    朱兆良,中国着名土壤植物营养专家,土壤氮素转化与管理研究的先驱和学术带头人 1932年8月21日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195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理学院化学系,此后一直在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工作 60多年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其中,主持“水稻土供氮能力和施氮量推荐”,参与“太湖地区高产土壤栽培与合理施肥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中国土壤氮素》,与温小琪合作编写,获得华东科技出版社1991年优秀科技图书二等奖。 他在世界上也很有影响力。他是国际氮引发项目专家组的成员。他曾担任国际土壤协会水稻土肥力小组主席、第三届国际氮肥大会主席、国际科学联盟环境问题科学委员会(SCOPE)关于“全球氮循环和迁移”主题的科学顾问 1993年,他获得陈嘉庚农业科学奖,同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他从朱兆良大学毕业前从未想过从事土壤研究。经过三次思想转变,他最终确定土壤氮素为研究对象。

    朱兆良在抗日战争的秋天度过了他的小学生涯。 被占地区的生活使他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的压迫和虐待,目睹了占领军学校开设日语课程奴役学生,激发了朱兆良强烈的爱国情怀。 我父亲去日本宪兵队帮他的朋友拿到了好公民证书。结果,他耳朵聋了,腿上被宪兵狗打出血来。 在国家悲剧家庭仇和,通过工业和父母微妙的教育拯救国家的流行趋势使朱兆良从小就认识到,只有当国家强大时,它才不会被打败和欺负,只有当它有“技能”时,它才能立足于社会。

    1947年的暑假去上化学课是朱兆良向化学过渡的关键。 补习班教学生制作日常化学制品,如肥皂和雪花膏,这让他对化学感兴趣。

    1949年,在我哥哥的指导下,朱兆良申请了山东大学农学院水产加工系,并因此被农业部录取。 朱兆良最初对化学感兴趣,并强烈希望通过工业为国家服务,他总觉得自己的专业与自己的抱负背道而驰,但他也成功地完成了一年级的学业。 二年级的时候,学院和系的领导同意他按照自己的意愿转到科学学院的化学系,从而为化学的系统学习打开了大门。

    在化学系的三年里,朱兆良从一群优秀的老师那里学习,比如刘川、刘尊贤和许郭喜安。由于对物理化学感兴趣,他不仅学习了化学系提供的所有课程,还参加了物理系和数学系提供的几门课程。他于1953年成功毕业。 大学的学习经历不仅为他今后的工作奠定了坚实的专业基础,而且培养了他的科学思维能力。

    1953年9月,朱兆良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以下简称“该所”)工作 起初,他以为自己在研究化学,但他想做土壤研究。他心里感到不舒服,甚至想换个单位。 后来,他在两位老师的指导下,李庆奎和余任天,特别是李庆奎,要求他找到一份工作,理想和专业的结合。 李庆奎告诉他,世界上许多杰出的土壤科学家诞生于化学领域。你有化学基础,非常适合土壤研究。你将在这个领域取得巨大的成就。 余任天安排朱兆良改进一些土壤化学分析方法,以充分发挥他的专长,并希望通过接触培养他对土壤科学的兴趣。 此外,为了加强农业化学办公室(包括朱兆良)工作人员专业能力的培养,李庆奎还安排他们参加矿物学和统计学补充课程。 在两位先生的帮助和周围环境的熏陶下,朱兆良在学术上成长缓慢,但他仍然不完全同意自己的研究对象。

    1958年是朱兆良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今年,他完全同意自己的工作目标。 当时,中国科学院呼吁从事农业的研究人员留在农村,向农民学习。 朱兆良被安排蹲在常熟的乡下 在劳动、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中,他看到了学科发展的未来,理解了农业的重要性,认识到了自己的工作在农业发展中的作用,理解了土壤研究也可以为国家发展做出贡献,这与他自己的工业救国思想是一致的,也在他的内心深处认可了自己的工作。

    自1958年以来,半个多世纪以来,朱兆良一直致力于土壤和植物营养的研究。 在漫长的岁月里,无论经历什么,他都从容应对,专注于自己的研究,不断探索新的研究领域,逐渐成为中国土壤氮素学科的领导者。 在李庆奎学术思想的指导下,他始终认为“土壤学是一门应用学科,应该主要围绕国民经济建设和农业发展的需要来研究;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并重,理论联系实际。充分发挥理论专长,从基础理论的角度研究和解决生产发展中提出的问题,既需要理论深度,也需要应用前景。因此,10年、20年和30年过去了。 “

    积累财富,促进合作

    1949年以前,我国对土壤氮素的研究分散在肥料和土壤中,但这些研究并不系统。 为了进行深入系统的科学研究,土壤研究所农业化学办公室于1961年成立了一个学科小组,其中氮小组就是其中之一。当时,李庆奎任命朱兆良为氮集团的负责人。

    事实上,在农村蹲伏期间,朱兆良看到农民为了追求高产盲目施用过量氮肥,导致农作物遭受病虫害和倒伏,导致减产和适得其反 这引起了他对氮肥合理施用的关注和思考,并逐渐对土壤氮素的研究产生了兴趣。 因此,学科发展和个人兴趣是有机结合的。从那以后,朱兆良带领他的团队在土壤中氮积累的道路上,用基于任务的学科模型,在各个方面和多个层次上进行氮研究。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朱兆良在阅读国外研究成果和研究国内农民施肥原则的基础上,从供应能力、供应强度和持续时间三个方面理解土壤氮素的供应。 20世纪80年代,他建立了一种方法,使用15N标记土壤矿化释放的15N丰度的铵氮作为参考值。盆栽试验发现,水稻在无氮区吸收的氮约有20%来自水稻整个生育期的非共生固氮,为定量分析水稻土的供氮能力提供了基础数据。

    如果说朱兆良对土壤氮素供应能力的研究使他在中国土壤氮素研究领域脱颖而出,那么1979年10月在泰国清迈举行的“东南亚季风区氮循环学术会议”就是他首次展示中国土壤氮素研究实力的国际舞台。

    在这次学术会议上,朱兆良做了一份题为“中国江苏苏州稻田氮循环和肥料氮的去向”的报告 这份报告首次展示了中国土壤氮素研究的水平和实力,引起了外国参与者的关注。 因此,朱兆良也认识许多外国专家,如国际水稻研究所所长格林兰、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的温特斯拉尔和弗雷尼。 这也开启了中国土壤氮素研究领域与外国专家、学者及相关机构的合作。例如,中国科学院土壤研究所1980年在南京主办的国际水稻土会议邀请了国际水稻研究所和澳大利亚国际水稻研究所的专家参加。

    朱兆良没有止步于他所取得的成就。他很清楚中国在氮领域有许多问题要解决。更重要的是,作为一门学科,它需要一个长期的发展计划。 他以研究农田生态系统中氮的转化和迁移以及中国农业中氮的科学管理为中心。他通过解决实际问题来促进氮的研究,并通过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来加强中国的影响力。 1987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召开的尿素肥料会议上,朱兆良发表了题为《中国尿素在农作物生产中的效率》的报告,受到与会专家的高度赞扬。 1990年,他应邀在国际土壤科学大会分组会议上就“稻田氮素管理与氮素转化的关系”(淹水水稻的肥料管理与氮素转化的关系)作了报告,受到会议主持人和当时国际水稻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的高度赞扬。

    朱兆良多次在国际舞台上做学术报告,这不仅提升了中国土壤氮素研究人员的国际地位,也促进了与外国的合作。 在他的努力和积极努力下,第三届国际氮肥大会于2004年10月在南京召开,并于《南京宣言》年签署。 此次会议的召开进一步加快了中国与外国在土壤氮素研究领域的合作步伐。

    除了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朱兆良还不断为学生和同事争取出国留学或参与项目合作的机会,为他们的成长提供平台。例如,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他一直派陈德利、蔡贵新等学生和同事到澳大利亚参加合作项目或攻读博士学位。 现在,朱兆良继续为土壤科学研究所的一些研究生写推荐信,帮助他们出国学习。

    努力争取双赢

    国外研究表明,除了改良品种、发展排灌和农药等技术措施外,化肥,尤其是氮肥的使用是提高粮食产量的一个重要因素。氮肥可以增加粮食产量40-50% 虽然中国的粮食产量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翻了一番,但氮肥的施用量也逐年增加。近年来,氮肥施用总量已达到世界氮肥施用总量的近三分之一。 大量施用氮肥导致农田氮素流失,对环境的影响越来越大,如地下水硝酸盐含量过高、地表水富营养化和温室效应加剧。

    作为学科带头人,朱兆良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关注氮肥在稻田中的去向和氮肥流失途径的定量评价,并进一步关注稻田温室气体一氧化二氮的排放。

    在解决中国的实际农业问题时,朱兆良一再强调,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国情,不能简单照搬外国的技术和方法来解决问题。我们的科研人员必须开发适合中国实际情况的技术和方法来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并强调“研究工作越深入,开发的技术和方法越好、越简单、越容易”

    如何确定氮肥的适宜用量是农业高产栽培技术的首要问题 氮肥对单位面积作物的增产效应有一个临界值,超过这个临界值,氮肥的增产效应将逐渐降低,甚至导致作物产量下降。 因此,氮肥施用越多,农田流失的氮越多,环境污染越严重。 因此,在高产地区确定适宜的施氮量是确保粮食生产和减少环境污染的首要任务

    从1982年到1985年,朱兆良和他的同事在太湖地区进行了一次单季晚稻“水稻产量与氮肥施用量关系”的小区试验网络。当时,确定一季晚稻的平均适宜施氮量远低于当地农民的施氮量。 2003年至2004年,他又一次在太湖地区的稻田氮肥施用量试验网工作。 在两个实验的基础上,他提出了“根据区域平均适宜施氮量和田间具体条件进行微调的推荐方法” 该推荐方法虽然是半定量方法,但适合我国小面积、复种指数高、留茬紧、检测力不足的国情,也便于农业技术推广人员推广和农民实际操作。 与多年田间试验相比,该方法确定的施氮量不仅能保证粮食产量,还能降低农民生产成本,减少环境污染,实现农业效益、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的统一。

    除了推荐适宜氮肥施用量的方法外,在研究农田氮肥去向和流失机理的基础上,朱兆良还探讨了氮肥的施用方法和施用时间,以期为减少氮肥流失、提高作物氮肥利用率提供科学的施肥技术。 据此,他积极推荐氮肥的深度施用和“以氮带水”的施肥方法,并建议在施肥时间施用“前氮后氮”,氮肥应主要在作物旺盛生长期施用,以利用作物根系对土壤中矿质氮的竞争性吸收来减少氮素流失。 另一方面,他也积极关注和支持缓控释肥料等新型肥料的研究,希望通过改进肥料的剂型和特性,减少氮素流失,提高氮肥的农艺和环境效益。

    氮肥利用率、损失方式和各种方式的损失比例?这些数字不仅意味着中国土壤氮素的研究水平,也决定了未来的研究方向。 根据对中国上世纪末积累的野外观测资料的综合分析,朱兆良估计中国农业生产当季氮肥表观利用率约为30~35%,其中高产地区可能低于30%,氨挥发11%,硝化反硝化34%,淋溶2%,径流5%,未知部分(包括土壤残留等各种误差)可能低于13% 朱兆良强调,这只是一个总体情况,不同地区和不同生产条件存在很大差异。 然而,这一系列数据有助于研究人员了解减少氮流失和提高氮利用率的潜力,并为今后进一步研究其机理和对策指明方向。

    进入21世纪后,中国农业面源污染越来越受到重视。作为土壤氮的专家,朱兆良也知道,在粮食安全的压力下,我们施用了太多的化肥,对环境造成了严重的污染。

    为了全面、详细地了解我国农业污染现状,他在70多岁时参加了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于2003年发起的“中国种植业面源污染控制对策研究”项目。他和出席会议的中外专家一起研究了我国农业污染的现状并找出了原因。最后,在借鉴国外控制农业污染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国情,从政策建议、环境立法和技术体系三个方面阐述了如何控制和控制农业面源污染。

    朱兆良知道,为了控制农业非点源污染,我们必须首先解决我们的粮食问题,因为我们既不能像人口较少的国家那样牺牲作物产量来保证生态环境,也不能不顾环境质量单方面追求高产。因此,找到既保证生态环境又保证粮食产量的方法是一条艰难的道路,也是对我国国有相关学科科学家的严峻挑战。

    朱兆良认为,在种植业中,我们必须认真贯彻“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的指导思想,走出一条既能保证作物产量和农田生产力持续增长,又能保持良好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实现确保粮食安全和保护环境的双赢目标

    朱兆良认为,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是充分、科学地利用有机和无机营养资源,提高肥料的利用效率,同时科学地考虑施肥区的布局。 因为未来在太湖地区等有限的高产田进一步增产将相当困难,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将很差。 根据第二次土壤调查结果的综合评价,中国有2/3的耕地属于中低产田,其中中产阶级面积约占耕地面积的1/3。 中产阶级地区比低产地区有相对较好的基础条件,通过增加施肥来增加单位产量的潜力很大。 因此,必须加强农田基本建设,改善排灌条件,消除现有障碍,充分发挥施肥效应。 同时,低产地区国家也需要有针对性地加强土壤改良和基本农田建设,消除限制因素,提高农田土壤肥力,充分发挥肥料在增产中的作用。

    因此,朱兆良认为,增加中低产粮区的粮食产量将是我们今后争取社会、经济和环境双赢的重要措施

    朱先生,一位普通的老人,一位和蔼可亲的老邻居,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 60多年来,他始终坚持严谨认真的研究态度,坚持为国家建设和农业生产贡献自己力量的思想,默默关注和支持学科发展。他不仅坚持执行学科任务,解决农业实际问题,促进国际合作,而且有长远的眼光为学科发展做准备。他推动了中国土壤氮素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为氮素研究开辟了新的领域。

    (作者:南京农业大学人文学院)

    1965年7月,古巴朱兆良

    1986年6月,观察河南封丘稻田氨挥发安装调试设备(左一朱兆良,左一杰夫辛普森,左一赵其国,左一谢建昌)

    2004年10月。在南京召开的第三届国际氮肥大会上签名《南京宣言》(左一个朱兆良,左一个詹姆士盖洛威,左三个杨杰兴

    2006新疆考察朱兆良

    朱兆良厄桑石先生

    蔡贵新)

    我认为用这句话来形容朱兆良先生是非常恰当的,“春风把雨变成桃子和李子,愿意帮助别人爬梯子。” 自1974年以来,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的领导把我分配到朱兆良先生领导的研究小组。从那以后,我有幸和先生一起工作到退休。 几十年来,在王先生的陪同下,一方面,他从自己专业严谨、认真、博学和创新的科学精神中获益匪浅;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以王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科学家表现出了宽大和善良,培养了年轻一代的人文情怀。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年轻的朱兆良在土壤研究所和土壤科学界已经很出名了,因为他知识渊博,懂得几种外语。更重要的是,他在科学研究方面做得很好,发表了许多高水平的学术论文。 我上大学时,在《土壤学报》看过他的作品很多次,所以在遇见他之前,我听说了很多关于朱龙的事。

    朱先生具有深厚的数学、物理和化学基础知识,较高的文学修养和英语水平。他非常聪明勤奋。 在科学研究中,他头脑清晰,有很强的创新意识。他非常善于将国外的研究成果与中国土壤科学研究的现状结合起来。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新的研究方向和内容,成为国内领先的项目。 例如,土壤中15N肥料的去向、土壤氮素的矿化与供应、氮肥的流失与调控等

    他严谨的学术态度和严肃现实的科学作风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我们的化学分析、栽培试验和田间试验的结果只有在经过准确和反复论证后才公布。 虽然只有四至五个人,但在他领导下的研究小组通常能够高效地完成任务并获得许多研究成果。 他培养了高水平的研究生,其中一些已经成为国外着名大学的教授,一些已经成为中国的骨干研究人员和学术带头人。

    朱先生工作谦虚谨慎,名利双收,为人平易近人,和蔼可亲。40多年来,我从未见过他对同事发脾气。 他关心培训研究团队的同事,非常认真和耐心,经常给他们提供学习和执行重要任务的机会。

    如果你谈论朱先生为人的品质,我的成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文化大革命”结束时,领导们把我分配到朱先生领导的氮气小组,因为氮气小组的前成员各走各的路。 那时,氮组只有我们两个人。后来,随着工作的发展,人员数量增加了。可以说,在氮集团的发展壮大过程中,朱先生发挥了重要作用。 起初,虽然我们的员工很少,但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朱先生根据科研的需要一步一步地安排我的工作。 从最初建立实验室,随后进行实验室培养试验,到最终参与现场试验 这样,他一步一步地带着我,不仅完成了工作,还为我加强了训练和锻炼。 特别是,我记得我第一次为《土壤》捐款。他帮我逐字修改了很多遍。

    朱先生不仅重视为氮组同志在中国学习提供机会,还积极为我们出国学习提供平台。 他在1979年泰国清迈国际学术会议上会见了澳大利亚科学家,并于1981年访问澳大利亚进行研究。 当澳大利亚学者邀请他再次访问澳大利亚学习时,朱先生毫不犹豫地给了我这个机会。因此,我有机会在1983年上半年访问澳大利亚4个月。 在研究过程中,我掌握了利用微气象学技术在野外测量氨挥发的方法。1984年回到中国后,我们小组与澳大利亚学者合作,首次对氮肥施用后氨挥发损失进行了定量研究。 在合作过程中,朱先生亲自领导现场实验并进行实验室分析。 他与外国专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和深厚的友谊,这种关系几十年来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朱先生不仅是职业上的“英雄”,也是他生活中的“资本主义者”。 尽管科学研究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但他一生中一直是一个负责任的丈夫和父亲,对家人充满无限的爱和感情。 20多年来,他一直照顾着病重的妻子,从未放弃。 在他妻子病情恶化成植物人后,她仍然会去医院照顾她,并随时去看她。他说只要她还活着,这就是精神安慰。 他也是一个善良的父亲。我仍然记得他的小女儿在小学家长会上坐在他腿上。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今天,朱先生虽已是耄耋之人,可他仍然尽力作好参谋,让后辈在科研中更好地成长。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

    《中国科学报》 (2015-06-05 第3版 印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