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埃及科技城计划因财产纠纷遇阻 关于增强高校形势与政策教育实效性的研究 十年大考:绿色GDP何时“上位” 北师大教授:没有兴趣再好的专业也难坚持 施一公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 三部门印发《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 三部门印发《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 关于增强高校形势与政策教育实效性的研究 埃及科技城计划因财产纠纷遇阻 北师大教授:没有兴趣再好的专业也难坚持 埃及科技城计划因财产纠纷遇阻 北师大教授:没有兴趣再好的专业也难坚持 各国专家盛赞中国量子卫星实验:伟大技术成就
  • 推荐论文
  • 埃及科技城计划因财产纠纷遇阻 关于增强高校形势与政策教育实效性的研究 十年大考:绿色GDP何时“上位” 北师大教授:没有兴趣再好的专业也难坚持 施一公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 三部门印发《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 三部门印发《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 关于增强高校形势与政策教育实效性的研究 埃及科技城计划因财产纠纷遇阻 北师大教授:没有兴趣再好的专业也难坚持 埃及科技城计划因财产纠纷遇阻 北师大教授:没有兴趣再好的专业也难坚持 各国专家盛赞中国量子卫星实验:伟大技术成就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十年大考:绿色GDP何时“上位”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4-04

    作者:赵广利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日报,发布日期:2015/3/4 8:7573360576051

    select font size:萧中

    da

    decathlon:绿色国内生产总值何时“顶”

    ■我们的记者赵广利

    年会又开始了 最近几天,在许多热门话题中,空气污染和烟雾控制引起了公众舆论的最大关注。 公众对这一问题的广泛讨论反映了中国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对绿色发展的热切期望。

    十年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测试

    在中国,发展仍然是绝对原则。需要必要的发展。关键是科学发展和协调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潘碧玲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环境保护不是没有发展的。如何处理环境与发展的关系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起点。

    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曾经是意料之中的

    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是一个综合经济增长和环境因素的指数 所谓整合是指从当前国内生产总值核算值中减去“资源消耗成本”(主要指土地、森林、矿产和水)和“环境退化成本”(环境保护支出和环境退化成本)。

    绿色国内生产总值实际上代表了国民经济增长的净积极效应

    一些研究估计,在过去10年里,中国的环境破坏和资源枯竭应该占到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总增长的8-12个百分点。 换句话说,通过这个算法,中国的经济增长接近于零

    然而,正是因为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核算只做“减法”,它自首次被提出以来一直备受争议。

    早在2004年,中国就提议在政府层面用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指数取代原来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数,但并未付诸实施。

    “很难用一个指标(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来同时反映问题(环境和发展) 潘碧玲告诉记者,绿色国内生产总值在过去十年里没有得到应用,客观核算和主观概念因素都存在阻力。

    很难计算资源和环境的资产定价 “十八大指出,资源的资产价值应该真正按照市场配置进行量化,这实际上是一项大的系统工程。 潘碧玲表示,中国的矿产资源、水资源和森林资源等许多资产都不是按照市场定价的。因此,绿色国内生产总值的计算差别很大。

    据了解,目前各个领域的专家已经开发了许多计算模型和方法。虽然各有侧重,但也有不足,只能在实践中逐步补充和完善。

    主观上,实施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意味着观念的深刻转变 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潘岳曾公开指出,实施绿色国内生产总值必将带来干部考核制度的重大变革。

    “各级部门没有足够的认识和动力。这方面也有一些因素 ”潘碧玲认为,尽管绿色国内生产总值的概念提出了十多年,但由于主客观因素,它仍然难以实施。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周忠和对于能否对绿色国内生产总值“十年考核”给出满意答案也不乐观:“绿色发展最终是一个管理问题。” 管理问题涉及全面的制度改革。恐怕拔一根头发并移动整个身体并不容易。 “弱转型阻碍实施”周忠和认为,绿色国内生产总值在短期内无法有效实施的原因之一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尚未实现良性循环。 例如,人们普遍认为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下降将导致就业问题,现在看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将被用来推动就业。

    “我认为目前的转变是不够的。这背后的重要命题是工业技术的变革和升级 科技体制改革没有取得足够的成效,技术力量无法实现,转型也不那么容易。 ”周忠和告诉记者《中国科学报》

    此外,周忠和认为不仅工业,而且教育和就业都应该转型。 “就业和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关系也不同。我们可以看到,第三产业的人才差距不小。 “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谢振华举了一个具体的例子:中国节能环保产业现在年产值超过1亿元,可以吸收3900万人就业。”这也是一个行业。谈论环境保护并不意味着牺牲发展。"

    接受采访的专家都认为,发展毕竟需要付出代价。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发展过程中的负面影响是一个整体问题,也是一个需要理性回报的持续调整过程。

    稀释评估只是开始。

    不久前,中国科学院院士、地理学家陆大道在给国务院的内部参考资料《关于京津冀大城市群的一体化发展及规划的建议》中提出:“环境控制应该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空气和水污染应得到积极控制,水环境质量应得到大幅度改善,国内生产总值规模不应作为发展目标。” “

    这几乎是绿色国内生产总值的“复制品” 潘碧玲认为,实施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核算体系应首先摒弃“只核算国内生产总值的理论”

    谢天谢地,近年来,各地的国内生产总值评估正逐渐减弱。 随着今年2月两会的召开,今年各地区的预期国内生产总值目标已经公布,下降的增长率已经成为“新常态” 除了西藏的目标与去年相同外,河北等29个省级行政区已明确下调了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另一方面,上海只是简单地提出了“稳定的经济增长”,并率先取消了国内生产总值评估。

    "过去,我们用高资本投资、高资源消耗和高环境污染来换取高经济增长率,导致我们目前的资源红利、土地红利和人口红利逐渐丧失。这种发展今后绝不能持续。 孙李星表示,各省纷纷下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即从过去盲目追求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和速度转向注重国内生产总值的效益增长方向。

    潘碧玲指出,虽然有一定的导向作用,但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的降低或取消只能视为一个开始,“以后引入的评估体系是否科学完善,生态环境因素是否得到真正考虑才是关键。”

    《中国科学报》 (2015-03-04第一版亮点)

    相关主题:2015两届会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