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北师大、人大今年招生专业增加规模持平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北师大、人大今年招生专业增加规模持平 周济:在创新驱动战略发展中勇挑重担建功立业 教育云:开启科教融合新征程 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着手修改有望明年出台 教育云:开启科教融合新征程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吴文俊:数学界的“老顽童” 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着手修改有望明年出台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神经元》:动物对糖的追求超越味觉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 推荐论文
  • 北师大、人大今年招生专业增加规模持平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北师大、人大今年招生专业增加规模持平 周济:在创新驱动战略发展中勇挑重担建功立业 教育云:开启科教融合新征程 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着手修改有望明年出台 教育云:开启科教融合新征程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吴文俊:数学界的“老顽童” 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着手修改有望明年出台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神经元》:动物对糖的追求超越味觉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吴文俊:数学界的“老顽童”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3-10

    作者:韩阳梅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9/5/20 9:44:332

    选择字号:萧中

    Da

    吴文俊:数学中的老淘气

    吴文俊与澳大利亚巨蟒“亲密接触” 图片来源:中国科学院数学机械化重点实验室

    ■韩阳梅,本报实习记者,在世界数学史耀眼的银河中有许多耀眼的明星,吴文俊一定是最耀眼的。

    吴文俊是着名数学家和“数学机械化之父” 他于1919年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学术家庭,于2017年5月7日去世。 今年是他的100岁生日。

    近日,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数学研究所)举办国际研讨会,纪念吴文俊诞辰100周年和学术思想。 近一个世纪的生活在报道和交流中逐渐变得清晰和完整。

    在演讲厅里,他的“青春永驻、开怀大笑的鹤”海报贴满了整个大厅。 伴随着轻柔的音乐,吴文俊的工作和生活照片在大屏幕上播放。每张照片都带着孩子般的微笑。那一刻,“老顽童”吴文俊似乎还在大家身边。

    “玩”出数学中的“三峰”

    在数学世界里,吴文俊总是对新事物好奇,并想找出答案 因此,他的一生“钻研”了许多数学领域,探索了数学的深度,揭示了数学的广度,特别是拓扑学、数学机械化和中国数学史

    “悠悠吴班,师傅切割工作 在过去的几年里,历史上有许多杰出的人物。 “这是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方福全为纪念吴文俊在拓扑学领域的成就而写的一首诗。

    吴文俊的老师陈省身把他带到拓扑学领域,这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研究课题之一。 20世纪50年代,吴文俊在法国留学时,引进的指示类和指示嵌入类被称为“吴指示类”和“吴指示嵌入类”。他导出的指示类之间的关系称为“吴公式”

    吴文俊的工作是20世纪50年代左右拓扑学的重大突破之一,并成为影响深远的经典成就 五名“菲尔德奖章”获得者引用了这些结果。

    在这次研讨会上,包括法国国家科学研究所的让-保罗布拉塞雷特(Jean-Paul Brasselet)在内的六位学者专门报道了“吴石星”的最新发展以及“吴结构”和“吴类”在理论物理弦理论中的重要应用。

    一位法国朋友曾经对吴文俊说:“如果你晚几个月离开,也许1954年的菲尔兹奖章会给你。” ”后来,当被问及此事时,吴文俊漫不经心地笑着说,“我不在乎 同时,他还说在数学中,一个人应该有自己的东西,走自己的路。无论外国人做什么,都不能跟随他们。人们应该让外国人跟着我们。这是可能的。

    他曾在《争议之声》中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国际知名的中国特色数学机械化方法

    20世纪70年代,在一家计算机工厂工作的吴文俊感受到了计算机的巨大威力,并敏锐地意识到计算机作为一种新工具,将参与广泛的数学研究。 当时,将近60岁的吴文俊决定从头开始学习计算机语言。 他提出了用计算机证明几何定理的“吴法”,这被认为是自动推理领域的开创性工作。它对人工智能科学的研究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中国在自动推理和数学机械化领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2009年,90岁的吴文俊开始研究世界级的“大整数分解”问题 这是当今最广泛使用的密码安全性的数学基础。

    吴文俊开创的事业就像“吴文俊之星”一样闪耀在天空,照亮了今天数学的前进之路。 2017年,中国工业和应用数学学会宣布设立“吴文俊应用数学奖”,以促进数学和其他跨学科领域的发展 他在拓扑学、数学机械化、博弈论等领域的开创性工作也将推广到人工智能领域。

    在今天的数学界,吴文俊也被认为是“一个给别人工作的伟大数学家” 正是由于对数学史的这种关注,吴文俊开创并引领了20世纪70年代后中国数学史研究的新局面,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吴文俊数学史观”

    曲安静,数学史学家,西北大学教授,至今仍记得吴文俊的“适时帮助”:支持高校数学史研究,建立数学史博士研究中心。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的几所高校在科研经费方面遇到了困难。了解情况后,吴文俊挤出部分研究经费,以合作研究的名义分配到各个学位点。后来,他和数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数学史学家李文林在天元数学基金会赢得了一些数学史研究项目,帮助大家度过难关。

    为了解决语言和资金问题,吴文俊还从“第一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进步奖”的奖金中拨款100万元设立了“数学和天文学丝绸之路基金”,以探寻现代数学的起源,支持年轻学者深入研究古代中国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之间数学和天文学交流的痕迹。

    生活中的吴文俊经常被他的妻子称为有点“戏谑”。如果你感到好奇,你想试试。 他联系的人仍然记得他的乐观、温暖的微笑,以及他对今天的谦逊和冷漠。

    数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Xi南华称吴文俊的微笑为“吴笑脸” “它很有传染性。吴先生的微笑具有艺术价值 “在Xi南华看来,这种简单在今天尤其有价值 “当我们感到失落时,我们可以从吴先生留下的宝贵数学和精神财富中得到启示 “

    那是在“文化大革命”前夕,陈景润根据哥德巴赫的猜想得出了“1+2”的结果,并将他的论文提交给了当时的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然而,在当时,这项工作被认为是“资本密封修复”,是否发表这篇文章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如果我们不发表这篇文章,我们将成为历史上的罪人." 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文俊和关赵志将该研究报告提交给《科学通报》出版,以使中国数学占据世界最高地位,并冒着被批评为“反动学术权威”的风险。他们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前的最后阶段,确保了中国在“1+2”成就中的优先地位。

    吴文俊是个性情中人,喜欢读历史小说,坐公交车到处逛。 有时我在电影院连续看几部电影,然后我自己跑去喝咖啡。 在网上,吴文俊坐在大象鼻子上“开玩笑”把蟒蛇缠在脖子上的照片广为流传。在照片中,他80多岁时像个孩子一样快乐。

    吴文俊被认为是一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数学家,但他非常谦虚 吴文俊在会上发言时,拿出两三页,上面有许多个人和单位的名字,一个一个地读出来。他记得哪个部门给他第一次财政支持,谁帮他安装电脑,谁帮他更换接线板,等等。

    "如果梅花香在骨中,人如秋水,玉如神." “现在,吴文俊已经离开我们两年了,他的继任者除了回忆大师在数学方面的成就之外,还深受他的人格魅力和纯粹人格的影响。

    愿意成为后代的“肩膀”。

    活动当天在场的大部分学生是吴文俊的学生或接受过他帮助的年轻人,现在他们已经成为数学界的“中流砥柱”。

    广州大学计算科学技术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景中得到了吴文俊的帮助。他很早就到达了会场,静静地看着大屏幕上的照片,详细描述了他与吴先生几十年关系的细节。

    “1977年,吴先生出版了《中国科学》,这是一本关于《初等几何判定问题与机械化证明》的经典文献,吸引我去学习数学几何领域 ”张景中回忆道,“我终于有机会在1987年向吴先生汇报了数学机械化的情况。他热情的回应给了我前进的巨大力量。 1988年,吴先生亲自起草了一封3页的信,这让我有幸成为意大利国际理论物理中心的访问学者。 “张景中仍然清楚地记得吴文俊说过的话,”我踩在了许多老师、朋友和整个社会的肩膀上。我应该如何回报老师和社会?我想让别人站在我的肩膀上更高一层,希望我们的数学研究事业能够一个接一个地传承下去 “几十年来,张景中一直在练习这句话。除了研究之外,他还致力于数学的科普和教育。

    姜伯举,着名拓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拓扑讨论班吴文俊的学生。吴文俊的风度和对培养年轻人才的支持仍然是他在教学工作中一直努力追求的榜样。 姜伯举表示,当国家科学基金的支持力度与覆盖率之间存在矛盾时,吴文俊主张数学学科只有一个人支持一个项目,扩大覆盖面,支持大量年轻人才,将有限的资金用于前沿,这也开始关注数学学科的支出。

    吴文俊也非常关心中小学数学教育。他坚决反对并严肃指出,如何用机器证明几何定理是一个数学研究课题,如何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和直觉认知能力是教育课题。这些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不能混淆。 为此,吴文俊还亲自出席了教育部召开的数学新课程标准研讨会。

    会议结束时,一些学者感慨道:“师父走了。我该怎么办?”也许吴文俊无法解释的“准备战斗”是对继任者最大的启发和期望。

    《中国科学报》 (2019-05-20第四版综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