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张锋团队成功开发“新款”基因剪刀 优秀论文近年来外流严重科研评价机制亟待改善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中国疾控中心:污染前10城市拟作健康影响评估 中国疾控中心:污染前10城市拟作健康影响评估 3D生物打印有望实现复杂空腔组织或器官的精准构建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中国疾控中心:污染前10城市拟作健康影响评估 3D生物打印有望实现复杂空腔组织或器官的精准构建 3D生物打印有望实现复杂空腔组织或器官的精准构建
  • 推荐论文
  • 张锋团队成功开发“新款”基因剪刀 优秀论文近年来外流严重科研评价机制亟待改善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中国疾控中心:污染前10城市拟作健康影响评估 中国疾控中心:污染前10城市拟作健康影响评估 3D生物打印有望实现复杂空腔组织或器官的精准构建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中国疾控中心:污染前10城市拟作健康影响评估 3D生物打印有望实现复杂空腔组织或器官的精准构建 3D生物打印有望实现复杂空腔组织或器官的精准构建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与此配套的是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3-07

    [[摘要]通过建立动态面板数据模型,运用税收经济效应原理,系统解释了商品税、所得税和财产税对居民消费的作用机制。在考察中国税制结构总体情况及其对居民消费需求影响的基础上,实证估计了税收政策对居民消费需求的经济效应。结果表明:一方面,所得税挤出了居民的消费需求;另一方面,商品税与居民消费之间存在正的数量相关性,这与税收和居民消费都随着国内生产总值的增加和税收负担的不透明而增加有关,但并不排除短期内商品税的增加或减少会导致相应消费的减少或增加。基于理论分析和实证估计结果,本文认为,为了提高税收政策对居民消费需求调整的针对性和激励效果,政府应进行税收政策结构调整,积极推进税收负担的“透明性”,实施新一轮“增减挂钩”的税制改革,构建和扩大与居民消费需求相协调的税制结构。

    [关键词]税收政策;居民消费;面板数据模型

    1。介绍

    近年来,中国税收快速增长。2013年,全国税收1亿元,比上年增长9.8%。国内增值税1亿元,比上年增长9%。营业税1亿元,比上年增长9.3%。国内消费税8230亿元,比上年增长4.5%。企业所得税1亿元,比上年增长14%。笔者认为,一方面,政府应该将税收增长的一部分用于医疗、教育、社会保障等与纳税人密切相关的民生领域;另一方面,政府可以通过结构性减税来刺激居民消费热点,扩大居民消费。税收政策是国家宏观调控的常用工具,但不同类型的税收对居民消费有不同的影响机制。一般来说,商品税通过税收的替代效应间接影响居民的消费选择,而所得税和财产税主要通过收入效应影响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总消费。因此,政府不仅可以促进居民消费的增长,还可以在收入分配中发挥作用,提高中低收入者的消费能力,从而提高全体居民的总消费水平。

    2。税收对消费需求的作用机制税收的经济效应包括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本文主要讨论与居民消费相关的影响,即微观效应。税收的微观效应主要包括税收对生产和消费决策的影响、税收对家庭储蓄行为的影响、税收对劳动力供求的影响以及税收对私人投资的影响。前两个主要在这里介绍。

    (1)税收对生产和消费决策的影响

    1。税收的价格效应商品税对价格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商品税将生产者价格和消费者价格分开,使两者不再重合。另一方面,商品税也将影响处于平衡状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价格。因此,政府对商品征税不仅会提高消费者支付的购买价格,还会降低供应商获得的生产者价格。

    2、税收输出效应

    税收输出效应是指税收对应税产品生产的影响。从税收的价格效应可以看出,政府对产品的税收会降低产品在市场上的均衡交易量,这意味着生产者的生产会受到影响。产出效应的短期结果是减少产出。从长远来看,这将导致一个行业的企业进入、退出和增加的问题,这表现在减少该行业的企业数量和降低该行业的产出。

    3、税收替代效应

    税收替代效应包括税收生产替代效应和税收消费替代效应。税收的生产替代效应主要是指税收对企业产品结构的影响,这表现在政府税收将改变企业的产品结构。这主要是由于政府选择性征收商品税。消费税是中国税收结构中最有影响的因素。税收的消费替代效应(Consumer replacement effect of tax)是指税收对消费者商品选择的影响,表现为政府对个别商品征税后,市场上应税商品的相对价格上升,从而导致消费者减少应税商品的购买量,相应增加非应税商品的购买量。

    (2)税收对家庭储蓄行为的影响

    储蓄和消费是一个家庭相同的基本经济活动。消费是一种家庭购买商品和服务以获得当前满足的活动,而储蓄是一种收入从当前时期转移到未来某个时期以在未来得到满足的活动。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储蓄是未来的消费。家庭储蓄有许多动机,税收就是其中之一。影响家庭储蓄行为的主要税种是个人所得税和财产税。

    1。个人所得税对家庭储蓄行为的影响

    个人所得税对家庭储蓄行为的影响主要是由对储蓄利息收入征税引起的。这种税收不可避免地会减少储蓄的实际利息收入,从而对家庭储蓄的生活动机和审慎动机产生一定的影响。然而,个人所得税对家庭储蓄行为的影响方向在理论上是不确定的。

    2。财产税对家庭储蓄的影响

    政府对财产的征税,就像对收入的征税一样,会影响家庭储蓄。家庭财产是在某个特定时间点的财富存量。政府对这方面的税收就是对家庭储蓄结果的税收,这将对家庭储蓄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遗产税和赠与税是我国税制中所缺乏的,其作用已得到理论界的认可。因此,这两种税收的引入将与其他财产税相结合,鼓励人们将更多的收入用于当前消费,而不是储蓄。

    3。税收政策与居民消费的实证分析(1)变量选择与模型建立中国自1994年以来实行税制改革。中央和地方政府按税收划分收入,即税收按税收管辖权分为中央税、地方税和中央和地方共享税。由于官方统计数据相对不完整,无法直接获得各省的相关数据,解释性变量的口径定义和处理如下。

    该模型的数据覆盖了中国除西藏以外的30个省、市、自治区,时间跨度为2005-2012年。数据全部来自2004-2013年的《中国统计年鉴》。此外,为了提高实证检验结果的可靠性,应该考虑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的影响,所有变量都应该用价格指数(2004=100)来降低。其中,各省消费价格指数用于降低人均消费支出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各省商品零售价格指数用于降低人均商品税、人均所得税和人均财产税。

    1。所得税。由于是为了考察对居民个人消费的影响,本文只考察了个人所得税在实证过程中的表现形式。个人所得税最初是1994年分税制改革后的地方税,但后来改为中央和地方分税制,以提高中央政府的财政集中度。自2002年以来,中央政府分配的占60%,地方分配的占40%。因此,本文将官方省级地方政府的个人所得税收入除以40%,得到各地方省每年缴纳的全部个人所得税收入。

    2.商品税。我国的商品税包括国内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和关税,由海关征收。但是,由于消费税属于中央税收,关税由海关征收,政府没有公布各省的相应数据。因此,本文采用增值税和营业税的总和作为商品税的代理变量,这不受营业税征收增值税政策的影响,而营业税的征收政策由lnta2表示。考虑到增值税自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来一直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共同税收,其中75%由中央政府分担,其余25%由地方政府分担。由于《中国统计年鉴》公布的各省增值税收入仅为同级地方政府的增值税收入,因此本文可以通过冲销同级地方政府的增值税收入,获得各省每年征收的全部增值税收入。营业税属于地方税,所有收入属于地方税。最后,这两个项目的总和可以总结为商品税的总收入。

    3。财产税。财产税是我国地方税体系的主要税种,具体包括土地增值税、城市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房产税、车船税和契税。因此,在数据整理过程中,本文将收集各省《中国统计年鉴》年以来的土地增值税、城市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房产税、车船税和契税等相关数据,以获取财产税,用lnta3表示。

    4.基于以上对核心解释变量的理解,本文将建立一个以人均居民消费支出的自然对数为解释变量,以人均所得税、人均商品税和人均财产税的自然对数为解释变量的模型:

    其中,下角标记和T分别代表区的T年。解释变量LnCS代表人均消费支出,LN(收入)和Ln(CS-1)代表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消费习惯,LN(TAX1)代表人均所得税,LN(TAX2)代表人均商品税,LN(TAX3)代表人均财产税。以上所有变量都是对数的结果。

    (二)实证估计结果分析

    所得税与居民消费呈显着负相关。人均个人所得税对居民消费的影响系数为-0.0616,表明人均个人所得税每增加1%,居民消费平均下降0.0616%。如本文理论部分所述,所得税对居民收入的负面影响会抑制居民消费。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征收所得税也会产生收入分配的效果。

    商品税与居民消费呈正相关,相关系数为0.1929。这与税收和家庭消费的增长以及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有关。经济增长、绝对消费和税收收入同时增加。然而,这并不排除短期内某一商品的增税或减税会导致消费的相应减少或增加。一方面,我国商品税中的增值税是在生产和流通的各个环节征收的,最终通过消费环节传递给消费者。消费者无法避免通过其他选择对商品征收相同税率的增值税。另一方面,我国没有说明消费者在购买商品过程中应承担的税额,导致消费者对其不敏感。笔者认为,应通过结构调整来避免重复征税问题,并逐步降低流转税在税收结构中的比重,以减轻税收负担,刺激消费。

    财产税对居民消费需求没有显着影响,这与现阶段我国财产税征收范围窄、税率低不无关系。鉴于我国财产税调整能力相对有限,财产税能够有效刺激居民消费,笔者认为应尽快完善财产税。条件成熟时可以征收遗产税和赠与税,这将有助于居民在当前消费和未来消费之间做出合理选择,改变中国传统的消费习惯和观念。而且具有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符合社会公平正义的原则,促进了和谐社会的构建。

    最后,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居民消费习惯对居民消费影响最大。在所有模型回归系数的绝对值中,收入对居民消费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此外,中国居民有很强的消费增长习惯,因为消费习惯的代理系数在1%的显着水平上大于零。这表明,上一时期人均消费支出每增长1%,居民直接人均消费支出平均增长0.2711%。

    4。促进居民消费的税收政策建议

    (1)优化税收结构,提高直接税比重

    直接税在我国现行税收结构中的比重仍然不高。例如,2013年,所得税占所有税收的不到27%,而流转税约占所有税收的64%。作为商品价格的一部分,商品税将不可避免地推高消费品价格。由于商品税容易转嫁和倒退,这部分税收负担最终由居民通过转嫁来承担。提高直接税比例不仅有利于税负公平,而且可以进一步实现收入分配的效果。此外,当直接税成为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时,政府将更加注重经济效益的提高和居民收入的增加,从而促进居民消费,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2)尽快实现个人所得税综合征收制度

    我国个人所得税仍然采用以个人为申报单位的分类所得税制度。因此,收入相同的纳税人将因其支持的家庭成员数量不同而承受不同的实际税收负担。这种方法难以按纳税能力纳税,明显违背了税收横向公平原则。从公平的角度来看,选择家庭作为申报单位更有利于衡量纳税人的实际税负水平,能够反映富裕家庭的共同特征,也解决了家庭财产性收入的归属问题。因此,在个人所得税改革过程中,应尽快实施以家庭为申报单位的综合征收制度。与此同时,需要建立家庭财产申报制度,以防止虚假报告和收入虚报的发生。(3)适时开征遗产税和赠与税一般来说,居民收入的调整需要所得税、消费税、财产税、遗产税和赠与税的协调,才能取得更好的效果。然而,中国的遗产税和赠与税一直处于空缺状态。开征遗产税和赠与税可以体现可负担性原则,缩小收入分配差距,促进社会公平。征收遗产税的收入应当用于社会保障支出,从而消除居民对消费的担忧,促进消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