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万钢:科技管理体制改革还可以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 外媒不解:中国人为何执迷一场高考 李连达等谈同仁堂事件:中药重金属问题被过度解读 年轻化成院士队伍建设重要内容 杨振宁:避开书博会的喧哗不讲物理谈人生 中国航天聚焦军民融合发展 中国科大少年班学子:从来没把自己当“神童” 杨振宁:避开书博会的喧哗不讲物理谈人生 年轻化成院士队伍建设重要内容 万钢:科技管理体制改革还可以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 2011年考研网上报名明日启动复试提前半月 中国航天聚焦军民融合发展 中国科大少年班学子:从来没把自己当“神童”
  • 推荐论文
  • 万钢:科技管理体制改革还可以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 外媒不解:中国人为何执迷一场高考 李连达等谈同仁堂事件:中药重金属问题被过度解读 年轻化成院士队伍建设重要内容 杨振宁:避开书博会的喧哗不讲物理谈人生 中国航天聚焦军民融合发展 中国科大少年班学子:从来没把自己当“神童” 杨振宁:避开书博会的喧哗不讲物理谈人生 年轻化成院士队伍建设重要内容 万钢:科技管理体制改革还可以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 2011年考研网上报名明日启动复试提前半月 中国航天聚焦军民融合发展 中国科大少年班学子:从来没把自己当“神童”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中国科大少年班学子:从来没把自己当“神童”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2-27

    作者:吴兰资料来源:中国新闻网发布日期:2018/9/9 13:35336053

    选择一个商品名:中小

    中国科技大学少儿班:永远不要把自己当成“神童”

    中国新闻社合肥9月9日(记者:中国科技大学少儿班:永远不要把自己当成“儿童天才”

    中国新闻社记者吴兰

    周剑诺,14岁,纪乔婷,15岁,已经是中国大学的学生

    他们所有的同学都是16岁以下的青少年。

    中国科技大学少儿班成立于1978年,由着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教授发起,并得到了邓小平、方毅等中国领导人的支持和提拔。它主要招收没有完成普通高中教育但取得优异成绩的年轻人接受大学教育。其目的是探索未来10-20年中国培养优秀人才的规律,培养中国乃至世界学术界和工业界的科技创新领军人物。

    信息地图:中国科技大学校园樱花盛开。新华社记者韩素媛拍摄的“很快”,中国第一个儿童班进入了40年代。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科技大学在总结和吸收儿童班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按照儿童班的模式建立了“创新试点班”和科学实验班。2008年,这个初级班升级为初级学院。

    温暖的爱总是伴随而来

    张毅是一个哭泣的小女孩,15岁时被中国科技大学儿童班录取,她觉得这个地方是“一个学习非常困难,缺乏人情味的地方”。经过两年的大学生活,她在青年班感到非常温暖。

    她说她在进入儿童班之前一直是学校的“尖子生”,但她进入学校后,她的高中“那套”就不适用于大学了。她周围的学生非常严厉,自然会有“隔阂”。大学第一次考试的结果“没有童年时那么糟糕”。

    “该怎么办,”“我一点也不坏,”“比别人适应得慢”.开学时,她被这些问题困扰,经常哭。班主任、老师和高年级学生及时与她交谈,回答问题,帮助她走出低谷。

    她说:“在儿童班努力学习更好。我的能力足够了,但起初我可能不适应。

    张毅的室友因为饭卡消费低,在一段时间内从学校的“无声看护”收到了一笔“巨款”。这种无形补贴已经在学校实施了14年,补贴总额超过4万倍。

    刷夜小组学习

    19岁的周元浩是高年级学生。2015年,他从海口被中国科技大学儿童班录取。当他第一次进入学校时,他也经历了“困惑”和“心理差距”。他说他很幸运能得到班主任的及时指导。

    周元浩说,他经常和同学们一起过夜,组织小组学习,尤其是在考试周。学校附近四分之三的24小时商店是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有些无法解决的问题会在同学的指导下立即被理解,学习效率很高。

    虽然他会“加班”,周元浩的业余生活也很丰富。他加入了学生会、玄隐俱乐部、围棋俱乐部、曹芳俱乐部、科研协会等组织。作为高年级学生,他已经从学生会“退休”。

    “神童”为此感到羞耻。

    中国科技大学少儿班被称为“神童”班,创造了许多“时代”奇迹,如最年轻的大学生、最年轻的哈佛教授和最年轻的院士。张亚勤、罗立群、庄小炜、尹Xi和杜江峰都毕业于这个班。

    现在,又有一批大专学生进入了中国科技大学的初级班:周剑诺的初高中课程都是自学的。听完六个月的高三课程后,他进入了中国科技大学的初三班。自称“文科人”的纪乔婷记忆力很好,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能记下数百块人骨的名字。十三部经典着作和二十四部历史是他的小学课本。他介绍说他读过许多关于历史、地理和哲学的书。他原本打算成为历史上的签约作家,最后选择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初级班。

    但是张毅说,像大多数学生一样,他们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神童”,也不应该责怪“神童”。她说,与大多数人相比,也许我们的注意力和执行力更强。

    周元浩说,进入高三时,他身上贴的第一个标签不是“儿童班”,而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结束)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