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方新:院士制度改革正在研究 专家:基础研究的发展不是计划出来的 代表建议:全流程监管,遏制“马甲”校园贷蔓延 专家:基础研究的发展不是计划出来的 从2009年国际地震会议看地震预报研究现状 方新:院士制度改革正在研究 “国安创梦巢”青年创客大赛圆满落幕 方新:院士制度改革正在研究 刘忠范院士:怀柔科学城建设要突显科学文化要素 刘忠范院士:怀柔科学城建设要突显科学文化要素 “华龙一号”首堆转入设备安装阶段 “华龙一号”首堆转入设备安装阶段 方新:院士制度改革正在研究
  • 推荐论文
  • 方新:院士制度改革正在研究 专家:基础研究的发展不是计划出来的 代表建议:全流程监管,遏制“马甲”校园贷蔓延 专家:基础研究的发展不是计划出来的 从2009年国际地震会议看地震预报研究现状 方新:院士制度改革正在研究 “国安创梦巢”青年创客大赛圆满落幕 方新:院士制度改革正在研究 刘忠范院士:怀柔科学城建设要突显科学文化要素 刘忠范院士:怀柔科学城建设要突显科学文化要素 “华龙一号”首堆转入设备安装阶段 “华龙一号”首堆转入设备安装阶段 方新:院士制度改革正在研究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专家:基础研究的发展不是计划出来的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1-20

    作者:何迎春资料来源:人民网发布时间:2015/2/3 10:56:36

    选择商品名:中小

    专家:基础研究发展未规划

    人民网北京,2月3日(记者何迎春)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议重视基础研究,并有一批可以坐以待毙的人。对此,中国科学院大学研究部主任、物理科学学院教授乔从峰在接受本网站采访时表示,为了发展基础研究,各级政府部门应该积极为科研人员创造条件,“与其今天一个计划,明天一个计划,似乎可以通过一系列计划送一个人去斯德哥尔摩领奖。”

    安徽大学数学与科学学院教授肖剑表示,国家应大力支持、支持和倡导基础研究,包括人力资源投资、团队和平台建设以及舆论导向。" 1978年是科学的春天,2015年应该是基础研究的春天!"

    总理的讲话寓意深刻

    乔丛峰认为李克强此时强调基础研究。从经济水平来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目前居世界第二位。然而,进入新常态后,原有的发展模式已经不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需要一种新的发展模式。“新发展模式背后的驱动力是基础研究”。

    乔从峰表示,目前,政府科技投入的比例和总量居世界前列,但基础研究投入仍然很低,与发展水平不相适应。“李克强总理的愿景不仅限于经济层面,而是将更多地关注中华民族对人类的贡献。作为一个文明灿烂的大国,中国应该为人类文明和科技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据媒体报道,李克强在强调基础研究的发展时,特别提到了数学的重要性。肖剑说,“总理把基础研究提升到如此高的水平,符合科学对学科发展的认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不能与数学分开。数学为这些学科从数量和形状的角度描述和揭示现象的本质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基础和方法论途径。所有高端技术最终都是数学技术。这表明了数学等基础研究的重要性。”

    “没有自主创新,中国制造能否扭转局面,为中国创造?没有扎实的基础研究,还会有创新吗?”肖剑问道。

    科学技术的发展正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折点。

    乔从峰说,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科研人员数量居世界首位,科学论文和专利发明的数量也名列前茅。“但这只是定量的。科技论文的影响力、论文的引用率和科技成果的转化率都很低。现在,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折点。”

    肖剑说,基础研究是支持自主创新的中继点和创新的源动力,但近年来,社会各界都强调了同样的疾病,即浮躁焦虑症。例如,就高校考试而言,它以一年为周期,以发表论文的数量和应用项目资金为绝对指标,而没有考虑学科之间的差异、论文的质量和原创性。这样,教师项目舞弊和论文剽窃的现象时有发生,也给学生树立了一个很坏的榜样。

    ”由于经济效益、学生就业和评价机制等多种因素,基础研究的作用和地位逐渐被淡化和忽视。因此,应用技术的发展能力,特别是国家的主要战略需求,受到影响或限制。”肖剑认为,就基础研究本身而言,我国的贡献太少,与国外仍有很大差距,缺乏“一群可以坐以待毙的人”“基础研究不要戴功利主义的帽子”乔丛峰说,“基础研究不要戴功利主义的帽子。不要总想着基础研究应该为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贡献多少,所以它有点狭窄。基础研究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是副产品,如果基础研究做得好,自然会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

    例如,他说,没有互联网,人们无法生活和工作,但是互联网的出现及其对人类社会的深远影响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最初的基础研究是分不开的。

    肖剑说,“要有‘一群可以坐在板凳上的人’,我们必须容忍和允许失败,我们必须有科学的评估机制来保护他们。”基础研究面向一个主要问题或猜想,这通常需要几十年时间,但很难产生结果。因此,短期效益不能用作评估。基础研究主要是理论研究。论文或成果的影响力和被引率低于应用成果,不能简单地用数字指标来衡量。

    爱因斯坦不是计划好的。

    “我们看到历史上出现了重大的原创性创新,这些创新很少通过规划来实现。我们的管理机构应该做的是尽可能保持科技界的平静和稳定,不让科技工作者为各种科研项目努力工作。”乔从峰反对科技领域流行的“计划”模式。他说爱因斯坦以前只是专利局的一个小职员,他并没有被计划好。

    乔丛峰认为培养人才就像绿化一样大自然的生命力很强,只要你不人为破坏环境,一个地方很快就会郁郁葱葱,长满各种树木。选择基础研究的人有强烈的求知欲和自我实现的强烈动机。不要推得太紧,他会摔倒的。只要研究平台建成,他就能跑。"

    乔从峰指出,科研人员能否坐在板凳上与外界环境有很大关系。“在春秋战国时期,有这么多思想家,因为它有那种环境、那种气氛和那种土壤。与此同时,要求研究人员坐在板凳上,各级政府管理部门应该积极为研究人员创造条件,而不是简单地要求研究人员。”

    科学家需要冷静,政府需要冷静,政府需要跟上压力。

    乔从峰指出,基础研究成果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得到认可。科学家需要冷静下来,坐在板凳上,政府需要跟上压力。“彼得希格斯和弗朗索瓦恩格尔特因其关于亚原子粒子如何获得质量的理论获得了201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但他们在1964年提出了这一理论,并为此等了50年。”

    乔丛峰说,“数学中有一个“费马大定理”已经300多年没有被证明了。英国数学家安德鲁怀尔斯最终证明了这一点,并成为数学史上的一座丰碑。怀尔斯已经做了八年的研究,其中不包括初步准备。当在黑暗中摸索时,没有人会知道他能到达彼岸。这需要坐在长凳上。”

    应该允许更多的人坐在长凳上。乔从峰认为,应该加强青少年的科普教育,培养他们从小热爱科学和学习的良好素质。养成习惯后,他们可以一直忍受孤独。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