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专访欧洲研究委员会主席:青年科学家是创新希望 文章认为中国不太可能成为继美国之后另一个科学霸主 北京大学成立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 动车追尾事件疑点重重:天灾还是人祸 加快形成“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 世界首张地下深处水流分布图绘制成功 关于电力管理与分析中数据挖掘技术的运用研究 世界首张地下深处水流分布图绘制成功 北京大学成立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 世界首张地下深处水流分布图绘制成功 专访欧洲研究委员会主席:青年科学家是创新希望 动车追尾事件疑点重重:天灾还是人祸 文章认为中国不太可能成为继美国之后另一个科学霸主
  • 推荐论文
  • 专访欧洲研究委员会主席:青年科学家是创新希望 文章认为中国不太可能成为继美国之后另一个科学霸主 北京大学成立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 动车追尾事件疑点重重:天灾还是人祸 加快形成“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 世界首张地下深处水流分布图绘制成功 关于电力管理与分析中数据挖掘技术的运用研究 世界首张地下深处水流分布图绘制成功 北京大学成立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 世界首张地下深处水流分布图绘制成功 专访欧洲研究委员会主席:青年科学家是创新希望 动车追尾事件疑点重重:天灾还是人祸 文章认为中国不太可能成为继美国之后另一个科学霸主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加快形成“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1-04

    作者:李婉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9/4/22 9:447336002

    评选名称:中小

    加快形成“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

    李婉

    2019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改革创新科技研发机制和产业化应用”,围绕“坚持创新引领发展、培育和培育新动能”提升科技支撑能力 然而,发达国家和中国的实践表明,加快形成“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科技动力体系,构建引领未来的“新国家体系”,对于加强原创性创新和应对关键核心技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从宏观上看,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科技动力系统是体现国家战略意愿的战略支撑,为未来产业提供“第一大买家”,创造未来市场。 许多研究指出,美国硅谷的崛起是由于美国国防部对半导体行业的早期支持和持续投资。 在中观层面,任务型战略科技实力是利益型前沿科学探索与愿景型产业技术创新之间的关键桥梁 欧洲和美国已经建立了一系列由其任务指导的国家科学研究机构或国家实验室。 这些机构在研发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大学和企业不能也不擅长支持国家战略。 这些机构基于自身独特优势,通过形成各种形式的联盟组织,积极为行业和市场提供R&D和创新服务,有效促进技术整合,促进成果的“成熟”和转化,成为大学和企业之间的桥梁 微观上,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是引领未来国家体制下组织创新的“实验场”和“示范线”。 为了迎接苏联在太平洋空竞争中的先发优势的挑战,美国加强了以国防部高级研究机构为代表的以任务为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 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实行了“独立行政法人”制度,推动了科研机构的改革。

    当前,中国正在加快建设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不仅面临新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的巨大机遇和严峻挑战,也面临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现实要求和加快融入全球创新网络的战略需求。 因此,迫切需要以改革动力、创新勇气、战略思维和先进理念部署和推进相关工作。核心在于调动各种主体的积极性。

    第一,明确使命定位,注重管理创新,解决“为谁”的问题 有必要将国家战略需求落实到部门责任和管理机制中(如探索“项目官员”制度),以使国家战略意愿具体和切实可行。 要有效分解和转化国家战略需求,有机结合企业家参与全球市场竞争的雄心和科学家探索未知和无尽前沿的研究精神,将战略共识转化为塑造未来的共同行动。 国防与民用技术的融合将围绕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的双重目标,继续推进科技创新的广度和深度,从供给(如财政支持)和需求(如创造主导市场)两个方面为战略科技力量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二是明确责任与权力的关系,加强组织创新,解决“谁是谁”的问题 国家实验室可以在理事会的领导下探索主任负责制的实施,构建具有牵引、责任为本、章程管理、机构资助、中长期激励和第三方评价使命的治理体系。 认真落实高校自主权,深化现代大学制度和现代科研机构制度改革,完善微型科研机构现代治理结构,从根本上解决“所有者不足”、“管理者不敢行动”的问题,支持高校从被动等待企业挖掘的技术“资源”转向积极推进成果转化的创新“引擎”。

    第三,坚持生态思维,推进机制创新,解决“谁来实施”的问题 要推动创新的出现,必须激活创新网络,优化创新生态,用生态思维推动颠覆性创新。 目前,新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正在逐步展开。在战略科技任务的部署中,我们应该“敢做世界第一”,在风险应对的基础上容忍失败。 面对智能社会新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将组织人机一体化智能、健康长寿、宇宙进化、量子科学、先进能源、超新材料等领域的重点研究,引领有战略需求的未来产业的创造和发展。 借鉴德国法霍夫协会和法国卡诺研究所的实践和经验,将成立一个科学研究机构联盟,以提供系统和工程解决方案。 探索利用众包和众筹吸引甚至创造更多研发创新主体,通过开放式创新凸显和释放战略性科技任务的过程效应和溢出效应。

    四是调动社会资源,鼓励服务创新,解决“谁来支持”的问题 例如,在实验室运行机制方面,在国外实践中,既有政府所有和政府运营的圭亚那政府模式,也有政府所有和企业运营的GOCO模式。 贝特尔纪念研究所受托管理能源部的几个联邦实验室。 我们可以考虑探索实验室托管,通过公开招标或定向招标以及合理合规的程序选择合格的合同承包商经营实验室和研究机构,在绩效评估的基础上签订中长期合同,提供高水平的专业支持服务,有效确保实验室主任和研究人员专注于主要研究工作。

    建设和发展以使命为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的重要战略起点。要充分把握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双轮驱动”,把政府的“看得见的手”和市场的“看不见的手”结合起来,从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为未来工业发展注入强劲的创新动力

    (作者是上海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兼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2019-04-22集锦,第一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