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中国科学家首次揭示世界海拔分布最高的蛇基因组 2015年全球大学科技竞争力排名公布 基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基层档案创建对策分析 基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基层档案创建对策分析 中青报:高校替课风行竟成产业链 3年读完大学沈师大提前毕业生拿不到毕业证 《守护南海珊瑚林》:当科学成为纪录片主角 3年读完大学沈师大提前毕业生拿不到毕业证 《前厅客房服务与管理》课程实训项目的开发与优化研究 3年读完大学沈师大提前毕业生拿不到毕业证 《守护南海珊瑚林》:当科学成为纪录片主角 基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基层档案创建对策分析 中国科学家首次揭示世界海拔分布最高的蛇基因组
  • 推荐论文
  • 中国科学家首次揭示世界海拔分布最高的蛇基因组 2015年全球大学科技竞争力排名公布 基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基层档案创建对策分析 基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基层档案创建对策分析 中青报:高校替课风行竟成产业链 3年读完大学沈师大提前毕业生拿不到毕业证 《守护南海珊瑚林》:当科学成为纪录片主角 3年读完大学沈师大提前毕业生拿不到毕业证 《前厅客房服务与管理》课程实训项目的开发与优化研究 3年读完大学沈师大提前毕业生拿不到毕业证 《守护南海珊瑚林》:当科学成为纪录片主角 基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基层档案创建对策分析 中国科学家首次揭示世界海拔分布最高的蛇基因组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守护南海珊瑚林》:当科学成为纪录片主角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2-24

    作者:胡齐敏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7/10/13 8:757336008

    Select font size:萧中

    Da

    《守护南海珊瑚林》:当科学成为纪录片《

    本刊记者胡齐敏》的主角时,北京卫星电视纪录片频道播出了一部纪录片《守护南海珊瑚林》,记录了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科学家黄辉的故事,以及中国珊瑚礁的生态修复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学部也为此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这部纪录片的首席导演、电视科普名人赵志珍认为,他们的故事绝对值得这样“隆重推出”。

    然而,在这个视频时代,绝大多数科学家的行为基本上都在屏幕上消失了。“朱光亚先生死后,有关部门想拍一部纪录片,但很难找到视频资料。南任栋先生刚刚去世,没有时间给他拍电影。许多着名的科学家在去世时只获得了媒体的一瞥。”这是赵志珍真正的遗憾。

    "如果后来人们浏览我们的文化遗产却发现很少科学家,他们会感到失望和困惑吗?"

    柔情女儿关注南海生态

    看过纪录片《守护南海珊瑚林》的人会认为这是一个孤独而感人的故事。

    故事中的主要人物之一是中国南海神秘的珊瑚礁。大多数中国人从未去过那里,也从未见过形状奇特、颜色鲜艳的珊瑚。大自然用了上亿年不可思议的工作创造了这个海底世界。

    珊瑚既不是植物也不是石头。它是一种海洋动物,依靠体内黄藻的光合作用生存。珊瑚礁仅占世界3.6亿平方公里海底面积的0.2%,但它们却是25%海洋生物的避难所。渔业和油气资源与其生存密切相关。

    在过去的20年里,海洋环境遭到破坏,污染加剧。加上过度捕捞和非法采矿,无数珊瑚虫已经变成骨头,生态系统遭到破坏。南海拥有世界珊瑚礁资源的2.57%,居世界第八位,其命运并无不同。

    黄辉与南中国海珊瑚礁的联系始于20年前。尽管这在她看来是一个错误,但自从她从事珊瑚生物学和珊瑚礁生态学研究以来,她一天都没有停下来。

    自2002年以来,她组建的团队已经发展到近30人,绝大多数成员都不到40岁。许多人问黄辉她做了什么。她不喜欢回答诸如珊瑚礁三维结构的生态修复和造礁生物的增殖技术等“行话”。她总是说她在海底“种树”。

    珊瑚礁被称为海洋中的热带雨林。这片森林的框架生物是造礁珊瑚。它们确实有许多植物特征。因此,珊瑚礁生态恢复技术与陆地植被恢复非常相似。

    简而言之,首先要做的是培育幼苗,把小树枝变成“小树”,然后把它们种在海底。珊瑚是一种附着的生物,不能直接在水层生长,就像树木需要土壤,需要在移植前重建一样。不幸的是,珊瑚的生长速度无法与树木相比。生长最快的先锋物种鹿角珊瑚一年可以生长10厘米左右。

    不仅“树”以不同的速度生长,海底作业的过程自然会慢很多。每次你潜得很深,每次你用重型工具击打和修理,你都会消耗员工巨大的能量。如遇风浪损坏,可直接清除已完成的进度。正是由于海上项目的特殊性,这种方法不能像在陆地上那样大规模推广,只能逐点建立示范区。目前,一些在建示范区已达到100亩规模。

    黄辉的团队中很少有女生参与实地调查和家庭作业。她每年平均在海上漂浮3-4个月,而且通常会漂浮半年以上。她嘲笑自己。只有像她这样“皮肤粗糙”的女性才能忍受。

    许多人问黄辉在海上学习有多难。她总是微笑着说,“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海洋研究最害怕遇到复杂多变的海洋条件。黄辉坚持从不冒险,但每次她不得不回家,她的心都会流血。“都是钱!”

    南海海底“植树造林”工程已经持续了10年,但这只是生态系统恢复的开始。“再过10到20年,也许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真正的变化。”黄辉讨厌人们夸大她的作品,但同时她坚持在自己的世界里保持乐观的态度。

    黄辉说他不太老。他不到50岁,可以工作至少10年。更重要的是,她仍然是一位非常受欢迎的女教师,许多像她一样加入她的团队的年轻学生真诚地热爱并享受这一职业。

    “小概率事件”

    这部电视纪录片是偶然拍摄的。

    2016年底,由中国科学院和中央电视台主办的2016 《科技盛典》邀请赵志珍担任评委。然而,当这位老人不得不从100多名候选人中选择10名成为今年最有影响力的“技术创新者”时,他遇到了麻烦。

    FAST望远镜、霍尔效应、人工智能、长征火箭、神舟飞船、天宫空间站……取得这些卓越而重大成就的科学家无疑应该名列榜首,但有时研究的价值不能简单地用大小来衡量。

    “我非常想让她接受评判,但我第一轮就出局了,所以我感到不开心。”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女科学家黄辉的故事引起了赵志珍的特别关注。他用“对女儿爱护南海生态的柔情”来总结她的故事。虽然我以前从未见过他,但赵志珍实际上感到惭愧和不值得。

    出于职业本能,赵志珍决定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但在这个过程中,老人也怀疑自己是否太鲁莽。

    30万元的宝贵资金被挤出来,一个从未有过水下拍摄经验的团队。因为他们买不起或租不起设备,他们只能在突袭中购买基本设备并学习潜水知识。尽管黄辉团队全力合作,但运输空间非常紧张,他的随行人员一次又一次被压缩。对于一部海洋纪录片来说,这样的团队真的很“寒酸”

    70多岁的赵志珍无法去现场,但为了写这部纪录片,他以前对珊瑚几乎一无所知,所以他从头开始学起了一切。我的老朋友说他在“做出愚蠢的努力,使用愚蠢的方法,在科学上努力工作”。但是在他拍摄的所有科学电影中,哪一部没有这样做。

    "《守护南海珊瑚林》是一项紧迫而短暂的任务。这不是哪个方面需要改进的问题,而是整体改进的问题。”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他这样评论自己的作品。

    那么,科学界对赵志珍的评价是什么?

    他在科教电影和电视节目方面已经投入了20多年。他创办了第一个全国性的大型科普电视节目《科技之光》,拍摄科普电视节目。他还研究科普理论,写科普书籍。他是中国人,曾获得意大利第一漫游者国际科普奖,该奖被称为诺贝尔科普奖。李大光说,没有赵志珍,中国就不会有专业科普电视节目的开始。这位受过中国教育的电视科普人员在科学界享有很高的声誉。

    然而,令中国科学院人文学科教授李大光遗憾的是,“《守护南海珊瑚林》的出现,像赵志珍一样,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主要依靠个人努力,而不是中国科普影视产业定期、有保障、可持续发展的产物”。

    科普影视是一项“公益事业”

    科学与视频的结合不是一个新话题。直到现在,没有人怀疑这样做的价值。

    ”无论文章是用黑白写得多么生动,它也取决于读者的想象力来重建和再现场景。然而,图像可以让人们“看到他们听到的”,甚至可以使用航空摄影、显微镜和动画特效来用更多的信息扩展人们的感官。记者的照相机是观众的眼睛。无论你走到哪里,观众都会在那里。这是其他媒体无法比拟的。科学领域是纪录片主题的宝库。”赵志珍说。

    世界上最早的传统科教片出现在20世纪初。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在那个时代,中国教育电影行业的一位重要人物也出现了,然后是南京金陵大学的科学教授魏任雪先生。特别是在1936年,他去日本北海道拍摄彩色电影《日食》,获得了国际上的重要奖项。

    李大光回忆说,在20世纪70年代,中国电影院通常在故事片上映前有一个“加分”,故事片是持续5到6分钟的科学和教育短片。电影作为当时最有效的媒体之一,传播了大量直观生动的科学知识,影响了许多人。

    但是今天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视频时代的到来,科学和科学家的事迹基本上消失在屏幕上。尽管有些人努力制作了少量科学电影,但他们仍然不得不竭尽全力播放这些电影。赵志珍坦率地说,这是一个社会价值取向和市场选择的问题。

    但是在李大光看来,这个选择不会自动改变。科普电影和电视剧的传播效率是任何国家都无法与新闻、娱乐和电视剧相比的。但是为什么观众仍然可以看到英国广播公司、国家地理频道和英国国家广播公司每年制作的大量科学纪录片,以及科学家的大型传记电影和电视剧《万有理论》 《模仿游戏》 《世纪天才:爱因斯坦》。“因为这个市场需要支持和培育。当电视和电影承担科学传播和教育的职能时,它们是一项公益事业。”

    李大光已经详细研究过了。早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就将支持科学电视节目作为该基金会资助的重要项目,每年投入大量资金。基金会还建立了一个"外部顾问"基金评估系统,在大多数情况下,科学和教育领域的专家被邀请担任法官。这些“外部评委”遵循“平等、客观、准确”的原则,为科学教育电视节目的投资奠定基础。

    基金会可能不会对所有支持的项目提供100%的财政支持,也可能提供项目所需的部分资金。其余资金需要由项目组织者从其他渠道找到,包括企业、私人基金会和其他政府部门。例如,在美国非常有影响力的电视节目《魔法学校汽车》(Magic School Car)由国家科学基金会、微软家用电器公司、能源部和纽约卡纳基公司共同赞助。

    美国宇航局和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也在不断改进科技教育节目的播出。这些重要措施使得美国科技电视节目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并产生了世界性影响。

    通过持续的投资,节目和电影的质量得到了提高,反过来他们也可以从市场上获得丰厚的回报。然而,中国还没有看到这样一个良性的互动环境。

    "只有形成国家稳定支持的机制,科普电影才能真正释放活力,而不是依赖有限的个人和偶尔的成功。"李大光说。

    “有了这些援助,资金的投入是否合理,是否都可以用来支持真正的工人做有价值的事情,这也是一个问题。”赵志珍直言,“目前,科普项目的申请、评估、监督和验收仍然缺乏严格合理的制度和规范,造成科普经费的浪费。投入产出比非常不成比例,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改革。”

    《中国科学报》 (2017-10-13,第一版亮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