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东北大学获美国匹兹堡国际发明展金奖 从法律角度研究中国非法移民的问题 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交会对接记 尤小立:大学改革需要怎样的舆论支持 关于家电品牌历史战略研究 世界首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60周年宇航员太空发贺电 教育部规定明年奥赛获奖不再是保送条件 东北大学获美国匹兹堡国际发明展金奖 东北大学获美国匹兹堡国际发明展金奖 关于家电品牌历史战略研究 从法律角度研究中国非法移民的问题 中国量子卫星实现“一步千里”的世界跨越 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交会对接记
  • 推荐论文
  • 东北大学获美国匹兹堡国际发明展金奖 从法律角度研究中国非法移民的问题 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交会对接记 尤小立:大学改革需要怎样的舆论支持 关于家电品牌历史战略研究 世界首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60周年宇航员太空发贺电 教育部规定明年奥赛获奖不再是保送条件 东北大学获美国匹兹堡国际发明展金奖 东北大学获美国匹兹堡国际发明展金奖 关于家电品牌历史战略研究 从法律角度研究中国非法移民的问题 中国量子卫星实现“一步千里”的世界跨越 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交会对接记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尤小立:大学改革需要怎样的舆论支持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2-20

    作者:游小丽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发布日期:2011年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优小丽:大学改革需要什么样的舆论支持

    □优小丽

    中国南方科技大学最近被现实束缚住了 媒体采访朱青石校长后,他们用了一个标题“朱青石:期待媒体‘拯救’南方科技大学” 也许这位记者是一个典型的“主题派对”,因为报道中没有一段提到朱清时总统谈到“拯救” 当然,这次不说并不意味着你没有预料到。 据朱校长本人说,他在南方科技大学成立前的“高调”姿态是希望媒体能够向有关方面施加压力,减少对改革的阻力。 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朱校长最初的愿望现在成了困扰他的一个问题。媒体的180度转弯一定让他措手不及。

    事实上,媒体之前的宣传和最近的叛变是有原因的。 简而言之,它过去过于理想,难以预料,后来又过于悲观,难以想象。 但这一切的原因是他们太脱离了大学的现状。

    媒体与大学之间的差距有很多原因,首先,这与媒体过于注重“宣传”有关 如今,媒体对大学的报道并不少见,甚至可以说是教育新闻的一个主题。 然而,这些报告绝大多数来自大学本身,这是自我宣传。因此,夸大优势的倾向变得越来越强烈,即使是奉承,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例如,一所大学报告称,其发展已经进入“高铁时代”。 不知道“723”甬温高速列车追尾后,特别是国务院下令高速列车减速后,这所大学的发展是否也会放缓?

    如果大学本身的知名度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那时人们对大学充满了向往,也许还会有一些可信度。 然而,现在大学的社会地位比以前低得多,大学教育正从“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过度夸大宣传将不可避免地产生负面影响。例如,一旦一个意外事件发生在一所大学,它也将被理解为一个不可避免的事件。 同样,一旦理想受到现实的限制,不能达到理想的结果,它就会失望和受到质疑。

    媒体对南方科技大学前后报道的对比就是这样一个真实的例子。 在南方科技大学筹建期间,朱清时校长竭尽所能调动公共关系,使得南方科技大学的成立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然而,大多数热衷于报道南方科技大学的媒体实际上并不了解中国大学的真实情况和改革方向。 他们怀着社会责任感和对大学改革的期望参加了南方科技大学的报告。当然,他们希望有实质性的改变(比如“去行政化”) 然而,目前中国大学的改革不能一蹴而就。 结果,媒体的报道和评论成了一个理想的游戏,但以一种悲剧性的反击方式结束。

    矛盾的是,大学之外的人不是通过自己的观察,而是通过自己在媒体上的宣传来了解大学。 大学里的现实主义者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数据来证明他们的工作成就,并利用这些数据来描绘大学的未来、方向和“理想”。尽管这些数据可能总是一点点,但它们可以以不同的模式出现。 这就是为什么受到外界批评的大学,如量化管理、主题优先等政策,是完整无缺的,并做自己的事情。

    在没有建立学术团体的可能性的情况下,大学的真正问题既不会引起大学工作人员的注意,也不会被大学以外的媒体发现。 然而,大学已经养成了只接受表扬而不接受批评的习惯。 大学改革不仅永远是少数人的权力职能,而且永远只能是行政性的。 因此,南方科技大学朱清时校长“去行政化”的努力当然只能在“次行政化”下继续

    大学改革离不开舆论的支持和监督。 媒体批评既是支持的一部分,也是监督的一部分。 然而,这里的先决条件是媒体应该有了解真实情况的可能性和权利。 就大学而言,如果要实施媒体支持和监督,大学本身必须具有开放的精神,其政策必须相当透明。大学各级领导甚至教师都应该宽宏大量地接受批评。 换句话说,大学应该逐渐走出行政上的傲慢,代之以一颗开明谦卑的心,而不是充满信心和自力更生。 这样,大学就可以逐步摆脱行政指标的“高铁速度”,走向真正的改革轨道。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恢复曾经拥有的教育功能,重建曾经拥有的社会声望。 总之,只有敢于面对批评,大学与媒体之间才能形成良性互动、双赢合作的生态。

    《科学时报》 (2011-08-23 B3大学)

    阅读更多

    朱青石:期待舆论“拯救”南方科技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大学改革应该善于“减法”

    采访伦敦大学学院院长:成功的大学改革必须从行政体制改革开始

    萧军:探索大学改革必须突破体制瓶颈

    《自然》:中国辩论大学改革

    科学时报:大学改革,艰难的生态重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