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中国火箭重复使用还要迈几道坎 中国科学院大学将在深圳开“分校” 南医大女生留遗书出走至今音信全无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中国火箭重复使用还要迈几道坎 成都高校“共享宿舍”引争议学生相信学校安保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成都高校“共享宿舍”引争议学生相信学校安保 人脸和指纹都在裸奔个人生物信息期待立法保护 中国科学院大学将在深圳开“分校”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专家称3D打印寻求突破须从应用入手
  • 推荐论文
  •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中国火箭重复使用还要迈几道坎 中国科学院大学将在深圳开“分校” 南医大女生留遗书出走至今音信全无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中国火箭重复使用还要迈几道坎 成都高校“共享宿舍”引争议学生相信学校安保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成都高校“共享宿舍”引争议学生相信学校安保 人脸和指纹都在裸奔个人生物信息期待立法保护 中国科学院大学将在深圳开“分校”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专家称3D打印寻求突破须从应用入手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半月谈:高校去行政化,别走了“官霸”来了“学霸”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1-24

    作者:沈资料来源:半月会谈发布日期:2011年

    选择一个名字:中小

    半月形谈话:高校应该去行政化,而不是从“官方霸权”到“学术霸权”,从吉林大学的“公共经济学分离”,到华中师范大学校长退出大学学术委员会,再到一些大学校长的“现代大学制度的思考”,高校的“去行政化”正成为一种共识和趋势。 一些高校在采取措施克服行政权力倾向时,重点放在了学术权力和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的平衡上,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和肯定。

    不可否认,这种方法确实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突破。然而,有必要警惕的是,在当前高校的氛围下,不断上升的“学术权力”也有可能成为权力和利益运作的另一个空间空。 高校的“去行政化”不仅要消除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明显行政权力,还要消除看似光彩照人但实际上却在退化的学术霸权!

    根据教育者的普遍理解,所谓学术权力是指学者为了发展和促进学术事务而管理学术事务的权力。 为了体现学术权力,学院和大学设立了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等机构。 不幸的是,熟悉高校运作和高校科研人员生态的人都知道,一些高校的所谓学术权力已经成为少数人垄断个人和小团体利益的工具。

    与高校教师和科研人员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职称、项目和奖项都成为学术霸权的目标。 在一些高校,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已经变成了“学术老板”的宠坏机制:教师或研究人员能否获得专业职称、项目和奖项并不取决于他的学术水平,而是取决于他是否得到教授委员会或学术委员会成员的支持,是否属于某个圈子,或者某个团体是否需要他来发展自己。

    一些拥有学术权力的“学术老板”也热衷于用这种方式培养自己的人,以维护自己和小团体的利益。 这个“学术江湖”也充满了利益交换、游戏和对弱者的牺牲。 在行政权力执政时期,一些异常现象受到了口头和笔头的批评。然而,当学术权力来到前台时,这些现象被赋予了一层“学术”的神圣光环,反而获得了足够的合法性。 可以想象,当霸权以“学习”的名义出现时,它将对真正的学习造成更大的破坏。

    学术生活在于创新,这需要民主有序的学术环境。 学术权力仍然是“权力”,真正的学术自由不需要“官方霸权”或“学术霸权” 高校“去行政化”的实质是解除高校教师和科研人员的权力枷锁,而不是用一个枷锁代替另一个枷锁。 (《半月谈》第3号,2011)

    阅读更多

    中国青年报:随着公共经济学的分离,吉尔吉斯斯坦国会不会重蹈吴达

    华中师范大学将学术和行政学校领导与学术委员会

    特别声明(Special Statement)分离的覆辙:本文的重印只是为了传播信息,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