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读屏时代”手机阅读的理性反思与审美嬗变 关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性别歧视2.0”袭来 关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性别歧视2.0”袭来 事故树分析方法在驾校训练风险管理中的应用 “读屏时代”手机阅读的理性反思与审美嬗变 全子宫切除手术对盆底功能的影响及盆底康复治疗情况 “读屏时代”手机阅读的理性反思与审美嬗变 关于接触网电动隔离开关控制方案优化的探究 从东芝财务丑闻论日本公司治理改革存在的问题及出路 关于理工科院校市场营销专业特色建设的实践的研究 事故树分析方法在驾校训练风险管理中的应用 UG注射模设计系统在模具设计与制造中的应用研究 关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性别歧视2.0”袭来
  • 推荐论文
  • “读屏时代”手机阅读的理性反思与审美嬗变 关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性别歧视2.0”袭来 关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性别歧视2.0”袭来 事故树分析方法在驾校训练风险管理中的应用 “读屏时代”手机阅读的理性反思与审美嬗变 全子宫切除手术对盆底功能的影响及盆底康复治疗情况 “读屏时代”手机阅读的理性反思与审美嬗变 关于接触网电动隔离开关控制方案优化的探究 从东芝财务丑闻论日本公司治理改革存在的问题及出路 关于理工科院校市场营销专业特色建设的实践的研究 事故树分析方法在驾校训练风险管理中的应用 UG注射模设计系统在模具设计与制造中的应用研究 关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性别歧视2.0”袭来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读屏时代”手机阅读的理性反思与审美嬗变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0-13

    在文本发明之前,人类社会已经根据口碑传播传播了文化。无论是先秦时期的《诗经》还是先秦时期的《汉乐府民歌》,它都是通过这种最原始的读取方法传递的。它彰显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文字被刻在竹简和布上,人类真正开始进入物质载体的阅读时代。的确,这种阅读载体的实现已经广泛而深刻地影响了社会的阅读需求,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阅读领域的大规模推广,并产生了非常极端的范式建构。社会文化理论体系。很大的限制。自宋代以来,造纸和印刷术的发明开创了阅读的新时代。几千年的历史和文化的继承和扩展以纸质书籍为基础,并一直延续到今天。毫无疑问,传统的纸张阅读习惯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逐渐演变成贯穿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化现象。但是,随着数字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科学技术的意识正在不断渗透到大众文化的深层建设和价值取向。大众文化阅读需求的表现形式和审美维度也发生了重大变化。阅读纸张并不能满足人类的潜意识。在媒体中需要阅读,而在不断发展的文化背景下,通过电子媒体进行的移动阅读就显得尤为重要,而人类阅读又一次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手机,电视,平板电脑和电子阅读器等移动设备已逐渐进入公众视野。这种“无纸”阅读方法标志着人类社会“阅读屏幕时代”的开始。手机阅读由于其轻便,易于携带,及时性强和快速沟通而在公众中很受欢迎。作为集成了文本,图像,声音和视频的移动阅读设备,移动电话阅读与当今人们的精神高度兼容。呼吁和文化心理学具有独特的美学意义和文化意义,在促进人们的工作,学习,生活和娱乐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在现代文化的语境中,探讨了手机阅读的内在审美表现和深刻的审美价值。分析了当前阅读文化审美取向的内在含义,促进了人们认知观念,思维方式和审美方式的变化。它具有相当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现代文化语境下的移动阅读现状分析

    手机阅读最早是在日本开发的。 2000年,一系列名为“深爱”的小说在日本年轻读者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过去通过手机发送的小说最初是以书籍的形式出版的,但是《深爱》的作者却与众不同。一开始,他选择将它们直接通过网络发送到手机,这使听众第一次感受到了“无纸化”的手机阅读方式。在中国,2004年创作了4200个字符的手机小说《深爱》,并以短信序列化的形式进行了传播。国产版以18万元的高价成功拍卖,海外版更好。手机阅读逐渐引起听众,媒体和运营商的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庞大的手机阅读团队,以探索手机阅读的内在价值及其独特的美学特征。

    近年来,手机阅读作为移动阅读的一部分,已成为这个快节奏社会中阅读市场的中坚力量。随着手机阅读市场的快速发展和发展,手机不仅是交流的工具,而且是人们了解世界的窗口。无论男人,女人还是儿童,他们都逐渐习惯于使用手机阅读各种作品,随时随地浏览信息资源,并在第一时间阅读他们感兴趣的文字,小说,新闻和信息。手机已经成为一个小型的移动图书馆,受到了广大读者的欢迎。与传统的纸质阅读相比,手机阅读迅速发展。这种在“等待时间”中的“浏览”阅读在消费者中很受欢迎。尽管传统的纸质阅读没有在各种实验比较中显示出非常明显的下降趋势,但是不言而喻的是,传统的纸质阅读在信息时代的快速发展中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根据最新数据《城外》,移动阅读已经成为国民阅读的新趋势。2014年,国内数字阅读率首次超过图书阅读率。2015年,数字阅读率进一步提高到64.0%。2015年,60.0%的成年国民阅读手机,人均手机阅读时间首次超过1小时。可以看出,中国超过一半的国民已经逐渐倾向于随时随地使用手机浏览信息、小说和杂志。这种阅读方式所带来的独特的审美感受和体验,不断改变着人们的传统阅读方式,成为文化。主流。同时,在《2016 年移动阅读报告》中发现,中国各地区网民使用数字手机的比例最高,占63%,70%的网民每天使用手机1-3小时。其中,中国18-29岁人群的数字阅读接触率接近90%。我国的中青年群体更喜欢数字阅读,电子书阅读量更高。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在手机阅读群体中,绝大多数是90后,90后作为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原住民,他们是信息爆炸时代的优先体验者。他们非常关心手机阅读。90后在互联网的怀抱中成长,对互联网有很大的依赖。这一代人的张扬、强烈的消费态度、追求新鲜事物和新潮流、享受娱乐生活的方式,已经成为手机的一种。读懂了快速发展的坚强后盾。除了帮助他们获取相关的学习资料外,手机更有可能满足他们在手机小说、杂志、新闻和娱乐信息方面的阅读需求。在他们的想法中,他们更倾向于认为在未来的时间和空间里,数字阅读终将取代纸质阅读成为主流阅读方式,这给当今手机阅读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

    手机阅读已成为国民阅读的一种新方式。 2016年1月22日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6 年中国网民数字阅读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量达到6.2亿,与2014年底相比增加了6303。使用手机访问互联网的人数从2014年的85.8%上升到90.1%。新增网民上网设备主要是手机,使用率为71.5%。手机是推动网民成长的主要设备。以手机阅读终端为载体,通过互联网随时随地浏览信息资源,已成为中国阅读市场发展的新趋势。手机阅读已改变了传统的纸张阅读习惯,各种阅读软件中提供了相关的下载或在线阅读电子书的功能。这种省事便捷的移动阅读已成为国家阅读的新宠。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所有的大数据如雨后春笋般散布开来,显示出中国移动终端用户的庞大规模以及最直接的手机阅读器数量的增长。在这种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中,手机阅读更容易满足国民在分散的时间里期待已久的需求,这使得手机阅读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其独特的优势是阅读市场。占有一个地方。

    其次,手机阅读的美学表现形式及其文化意义

    手机阅读的出现打破了基于纸质书籍的传统阅读方法。读书风格的这种改变是人类科学技术突破的象征性产物。手机阅读呈现的审美表征风格的意义生成系统,以其独特的意义内涵,无形地改变了人们的审美价值取向,对当今阅读文化的审美范式建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手机文本内容的“去熟悉化”表示方式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改头换面、避俗逐渐成为手机短信阅读主体的重要价值追求。为了满足当下的审美需求,创作者们越来越多地倡导后现代主义中的“陌生化”创作技巧,并将其广泛应用于手机阅读文本的创作中。“陌生化”最初是由俄国形式主义批评家希克洛夫斯基提出的,它是指对事物的内容和形式的描述,是一种违反习惯、具有完全陌生概念的共同性和常识性的状态。对事物的相应解释。在艺术上,实现对环境的超越,打破常态,达到以“震撼”代替“精神”的独特审美效果。“陌生化”在手机阅读中的应用,极大地提高了文本的可读性和冲击力,使读者通过一种完全陌生的视觉和陌生的语言来真实地描绘事物,产生新颖的审美感受。

    长期以来,现代文本接收者(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的数字原住民)对阅读文本的传统言论不满意。他们更愿意接受创作者的新颖和独特的表达方式,并以新的语言视角接受和感知文本的内容。由此产生的越来越多的反传统言论文学作品开始通过手机阅读进入公众视野。打开手机,阅读和浏览各种作品,杂志,信息等,就可以发现传统文学的不同表现形式。创作者大多使用“陌生化技巧”以不同的方式向读者展示相同的事物。在视觉领域。或是独特的表达方式,或是从年龄差异的角度来看的概念,或是使用当下最词汇量的语言来描述传统事物,改变习惯的规则和方法,让读者发现最新鲜,最有趣的阅读体验。手机文学的创造者在与时俱进的同时,紧跟社会潮流,以最新颖,最独特的语法改变了特定事物,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常识和语法规则转变为一种新的审美形式。组合或修辞。指示符可以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轻松有趣地感受到文章的含义。这种变化被视为一种新的差异,而衰变是神奇的。手机阅读文本的创建者和接收者是个人兴趣和个性化的。 “手机阅读的出现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手机文本中的“陌生化”概念以新颖的视野为读者带来了新鲜的阅读体验,给人们带来了感官或情感上的震撼。这种高度震撼的美学效果已经成为

    (2)手机阅读和携带方式的“小型化”趋势

    “微型”是当今科学技术追求的杰出目标。越来越多的技术发明趋向于微型,轻薄,并且以更加简洁的姿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因此,手机阅读和承载方式的“微型化”逐渐受到大众文化审美范式的文化语境的引导,已成为在社会上具有引导和影响力的文化形式。

    首先,以移动终端为载体的文本“碎片化”是手机阅读“小型化”的重要特征之一。完整事物的本义被分解成许多部分,它常常出现在1980年代的“后现代主义”文学中。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速度已成为社会个体乃至整个人类社会不可控制的主人。人们已经将自己的自我空间置于一个扩展的裂变系统中,并进入了一个不断加速的生命链。由速度控制的社会个体的传统日常生活被分散的生存模式所取代,而手机阅读领域和时间和空间的“碎片化”恰恰构成了当前生存模式的桥梁。 《时代》杂志中的“浏览式”阅读可以节省时间,并满足现代人的阅读需求。值得一提的是,当人们重新组合微片段文本的内容时,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在后现代主义中呈现“非线性”的创造性思维。读者将通过他们自己独特的审美观将它们叠加起来,最后展示它们。它是读者自己独特思想的产物,在一定程度上也呈现了文本接受的最终含义。

    其次,就移动电话本身而言,作为便携式阅读载体,它的主要特点是便携,易于携带,极大地满足了人们随时随地阅读的需求心理。与电视,计算机或传统的纸质书相比,由于屏幕的局限性,手机阅读更可能集中在微小的界面上,这已成为现代社会中最受欢迎的阅读现象。另外,携带移动电话阅读内容的单词的数量通常也以“小型化”为特征。通过移动电话阅读和浏览的信息,信息和小说通常是类似快餐的结构。携带手机阅读内容的单词数量通常简短且流线型,收件人很容易在等待时间内浏览更多信息。立即捕捉要点并了解文本内容。在如此快节奏的生活中,短暂而精致的微创意满足了公众对快餐文化的需求。基于微小元素的微创意文本内容给公众带来了不同的审美观,这也标志着“小型化已逐渐成为大众阅读的审美趋势。

    (3)手机阅读接受方法的“人性化”体验

    保罗莱文森(Paul Levinson)在《第37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写道:“手机可以满足人类的需求。这种需求与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是走路和说话的需要,以及移动和交流的需要。”不同的纸张读数是不同的。手机阅读突破了时间和空间限制的束缚。无论您身在何处,人们都可以移动手指并滑动手机的屏幕,以实现与世界的“无缝连接”。 “人性化”的审美体验。

    首先,手机阅读具有互动性。通过移动终端作为载体的阅读,通过在线阅读讨论,评论和交流,打破了传统的纸质阅读的缺点,如封闭,僵化,无法交互等。它最大程度地提高了读者阅读帖子,解释其观点甚至在空白处与创作者直接对话以执行文本的自由。第二和第三次体验,寻求文字的深层内涵,审美创造。与传统的纸质阅读相比,手机阅读的交互性是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对于系列小说的创作者而言,评论员的观点也可以通过此交互式功能集成到创作中,以满足更多观众的阅读需求。

    其次,移动阅读满足阅读本身的个性化需求。审美品味因人而异。手机阅读的个性化设置可以满足不同读者的阅读需求。人们不再局限于固定和固定的阅读模式,而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设置。通用阅读软件可以实现垂直滚动阅读和水平翻页阅读任意选择,护眼模式和夜间模式任意切换的功能。字体大小的大小,行距的宽度,阅读背景的颜色,亮度控制,自动书签保存,休息提醒等都可以取决于人,并保持自己的个性化审美趋势。近年来,更人性化的语音阅读已逐渐成为手机阅读市场上的新宠,将阅读的审美体验从视觉转换为听觉,为公众带来了新的阅读感受。

    第三,手机阅读器接受对象的自主权。随着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可以通过扫描QR码直接定位文本,下载文本或在线阅读文本。与传统读者相比,他们不再被盲目和被动接受,而是具有独立的选择性。个性化阅读。许多读者选择收集,保存或分享自己喜欢的读物。这种实践使更多的人参与到作品的美学创造中,并实现了作品的最终价值。手机阅读越来越人性化的审美特征满足了用户的不同审美趣味,使人们在接受文字的过程中更加愉悦和放松,享受着手机阅读带来的新的审美体验。

    (iv)手机阅读和传播方法的“快速性”

    手机阅读中包含的大量内容通常可以一次在世界各地传播,这取决于手机阅读的“快速”功能。在网络时代,手机的阅读速度和移动内容的震撼效果给公众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冲击。与流行的文化传统相比,手机阅读的文化传播方式更像是一种微传播。凭借更准确的通讯对象,快速的通讯渠道和众多的通讯主题,手机阅读的内容已遍及全国甚至全球。在范围内传播。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影响移动阅读效果的决定性因素不是传播媒体的使用,而是传播什么内容,传播的关键价值越大,传播的范围和受欢迎程度就越大。也就是说,在当今的网络信息时代,内容的传播是决定通信价值和效果的关键,无论是通过手机阅读的微观内容高度概括了数百个单词,或符合当前美学价值取向的长期内容。在手机上阅读文字可以在短时间内吸引广大受众的注意力,使接收者能够最大程度地消化,并接受阅读信息,以达到最大的交流效果,这正是手机阅读的重要特征。

    由将互联网连接到移动终端的移动电话形成的信息传播平台已经成为最快的通信方式。手机阅读的交流机制是一套简短而精确的文本信息交流过程,从交流者到听众再到接收者。在一定程度上,手机的反馈阅读器最终将变成一种新的传播者。通过转发,共享或评论文本内容的第二级传播,手机阅读的速度将呈螺旋式增长。不断上升,从而不断提高手机阅读短信的传输效率,扩大受众。此外,手机阅读和交流的“快速”功能使阅读文字也显示出很强的时效性。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手机阅读,几何倍数的速度遍布全国,面向更多的受众。文本的影响力得到增强,作品背后的商业价值将迅速提高。《手机挡不住的呼唤》,《琅琊榜》等流行的影视小说捕捉了手机阅读的快速特征,并以三维形式呈现了最受欢迎的在线小说,并通过“快速”手机阅读和传播方式吸引了更多的受众,获得了很高的评价,成为成功的典范。

    第三,对手机阅读内在美学意义的理性反思

    在“阅读屏时代”,手机阅读作为阅读市场的一部分出现,显示出与传统的纸质阅读的区别,并逐渐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阅读现象。公共机构使用手机阅读作为电子媒介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特别是主要在80和90岁以后的互联网土著人民应应对听,说,读,写和观看的这种综合功能。 “超文本”具有依赖的态度,已经成为手机阅读市场的主力军和潜在的消费者力量。从这个角度来看,手机阅读的发展无疑是当今人们高度重视审美取向和阅读吸引力的结果,其蓬勃发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这是纯粹的公共审美体验,但手机阅读的内在审美文化意义却被置于当今社会大众文化的语境中,则由手机阅读引起的理性思考具有深远的意义。

    首先,手机阅读是为了迎合群众的文化心理。它的文本内容的美学属性已经失去了主导地位,它逐渐被现代人的“娱乐至上”的观点所取代。文学美学已经变成一种娱乐表达。在现代快节奏的社会中,以手机为载体的“碎片化”阅读是“阅读屏时代”的流行趋势,其地位在真正意义上已经远远超过了传统的纸质阅读。这种对零散时间的审美解释已经成为现代人的共同价值追求,既节省了时间,也节省了大众的阅读需求,从而逐渐将手机阅读转变为以“低头家庭”为代表的社会群体共性。 ”。行为,建立了非常现代的阅读现象。但是,通过手机阅读中反映的文化现象,我们可以发现,人们在追求“碎片化”阅读的美学表现时,很容易忽略阅读中最本质的人文价值追求,盲目追求速度和忽视文化。内涵上,强烈提倡感官刺激和文字游戏,缺乏对文本内容的深入探索,因此在滑动屏幕上消除了阅读的审美文化。

    其次,移动终端的阅读是对接收对象的一种即时学习,非常容易受到外界干扰,也容易造成文本理解的断裂。这个碎片化的内存段在接收主体中叠加并重新组织。后来,它可能会误解阅读内容,在交流和接受过程中引起一系列社会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些现代人追求的手机阅读方式偏离了原来的轨迹,他们无法在扩张裂变系统中自拔。换句话说,手机阅读是一种文化阅读现象,在整个社会都很流行,以弥补现代人缺乏阅读的遗憾。但是,这种社会现象引起了其他一些缺陷,包括人文关怀和精神内涵。内在的审美维度已不再为世界所关注,社会阅读文化现象呈现出一种亚健康状态。当一个社会从集体表面的“浅读”现象的意识形态中崛起时,它所引发的精神思考就不应是乐观的。

    最后,在现代消费者的背景下,无论是传统的纸质出版还是手机阅读,都难以实现完美。阅读本身的“非功利主义”在消费者意识社会中不断失去其原始的“感觉”。如今,手机阅读带来的商机已成为主要在线出版商关注的焦点,这使传统出版社面临巨大挑战。越来越多的手机阅读作品也已经产业化和商业化。标签。为了迎合公众阅读文化的需要,创意主体出于功利主义的目的,将不同年龄,地区和阶层的消费者群体进行了划分,从而创造了适合大众口味的阅读内容。提倡这种纯粹的功利目的。使者的创作主体的性质已被扭曲。结果,商品化和经济化已成为消费时代的中心,人类的主观地位逐渐消失。这种文化倒装现象令人深思。此外,创意主体和出版商的市场化和功利主义也将手机阅读的消费和商业化推向了极致。真正意义上的阅读被消费者的意识所包装,它的审美取向和阅读本身的精神吸引力发生了偏离。手机阅读本身的美学魅力和意义价值是否还能保持原有的外观?在文化消费的背景下,这是当前手机阅读中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

    手机阅读作为一种普遍的阅读现象,诞生于现代数字技术的高速发展中,以其独特的美学表现形式和含义内涵,克服了传统纸质阅读的弊端,满足了该主题的合理的阅读体验。在寓教于乐的同时,还促进了人们阅读美学的转变和阅读文化的转变。手机阅读文本中的内在审美表现形式的范式建构,对当今人们的感知方式和思维习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正是由于这种极其理性的批评的文化功能,手机阅读才成为传统的阅读场所。没有审美涵义会导致每个人的理性反思,对现代阅读审美文化的建构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