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彭希哲:解决人口问题应循整合均衡原则 华中科大开高校降级先例本科学分不够降读专科 博士后的职位也是从助理教授做起 《科学》:袋獾面部肿瘤起源于雪旺细胞 南开研究生入学第一课:科研诚信“警钟长鸣” 《科学》:袋獾面部肿瘤起源于雪旺细胞 施一公委员:科技评价不能唯论文数量是瞻 彭希哲:解决人口问题应循整合均衡原则 习近平对四川山体高位垮塌抢险救援工作作重要指示李克强作批示 华中科大开高校降级先例本科学分不够降读专科 日欧年长科学家不满强制退休政策 博士后的职位也是从助理教授做起 博士后的职位也是从助理教授做起
  • 推荐论文
  • 彭希哲:解决人口问题应循整合均衡原则 华中科大开高校降级先例本科学分不够降读专科 博士后的职位也是从助理教授做起 《科学》:袋獾面部肿瘤起源于雪旺细胞 南开研究生入学第一课:科研诚信“警钟长鸣” 《科学》:袋獾面部肿瘤起源于雪旺细胞 施一公委员:科技评价不能唯论文数量是瞻 彭希哲:解决人口问题应循整合均衡原则 习近平对四川山体高位垮塌抢险救援工作作重要指示李克强作批示 华中科大开高校降级先例本科学分不够降读专科 日欧年长科学家不满强制退休政策 博士后的职位也是从助理教授做起 博士后的职位也是从助理教授做起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博士后的职位也是从助理教授做起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1-11

    作者:饶毅资料来源:《人民日报》发布日期:2011年

    选择一个商品名:中小型

    大型

    饶毅:归国博士后从助理教授开始

    这是改变科学界冲动的一步

    中国科学界冲动有很多原因。改变这种状况有一个可行的方法:在增加对科学工作者的支持的同时,减少他们的专业职称。

    具体来说,博士后的起始职位应该是助理教授,同时享受中国目前的“高”待遇(如成立独立的研究小组,担任博士生导师等)。),但要晋升为副教授和正教授,必须经过两轮审查。 在研究所,相应的研究人员、高级研究人员、高级研究人员

    本文以生命科学领域为例进行讨论

    ■从低职称开始的必要性

    生命科学领域过去20年的基本情况是:那些在国外做过博士后的人将立即成为正教授(其中一些人的职称比外国导师高),然后通过从《自然》、《科学》、《细胞》或同一领域的一些最好的杂志上发表一两篇论文成为院士。 他们的科学水平(不是每个人)大致结束了。

    这样,当你被提升为国际大学副教授时,你就可以成为中国的一名院士。 然而,在中国成为院士后,将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做科学的时间和精力将大大减少,科学的活跃期将提前结束。 虽然许多人在成为院士后增加了他们的资源和文章的数量,但实际的质量和身高却几乎没有提高。

    如果中国的科学,至少是生命科学,只为在国外一所好大学当副教授的学术退休设定基准,那么尽管中国科学界有非常优秀的人和严肃的工作者,他们学术发展到更高更深层次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如果研究的活跃期比外国教授短,那么中国科学只有在科学水平不如世界先进时才能赶上中低水平。

    由于他们的专业头衔很高,也不用担心评价,许多人热衷于通过人际关系而不是依靠学术研究来获得资金。 在中国的生命科学界,90%以上的教授90%以上的时间不听学术报告。 有些人不听重要国际科学家的报告,只听国内学者的报告,以赢得学者的选票。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教授们比现在对科学更加热情。他们骑自行车,坐公共汽车听学术报告。 目前,许多单位,不仅教授不听国际学术报告,甚至连自己发出邀请的领导也不听。

    职称晋升是考试真正严格的唯一途径。 如果你从积极的高度开始,就更难限制它,你只能依靠自己的主动性。 事实上,有些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单位也无能为力。 然而,如果从助理教授开始需要两次晋升,一般人需要大约10年才能晋升为正教授或高级研究员,并且需要一份更好的工作。 那些经过两次评审就能晋升为正教授的人将会养成良好的习惯,并在将来照顾好自己。 这可以成为改变中国当前急躁情绪的冷却剂。

    ■降低职称的可行性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的职称过高 20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中国的科研条件和个人待遇相对较低,难以从国际市场吸引人才,因此不得不以高职称作为补偿,这是最后的手段。

    现在,对于中国最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来说,研究条件和个人待遇不再是问题。我们不应该再遵守规则,继续给予廉价和高专业职称。 目前,不仅在发达国家,而且在台湾和香港,博士后职位也开始作为助理教授。

    从低职称开始的关键在于单位的领导。 在同等条件下,继续给予高职称有利于与国内其他单位“竞争”。短期“成就”看起来不错,但严格要求和低职称的效果要到10年或20年后才会显现。 有些单位害怕得罪人,不敢或不想承担责任。他们继续提供高职称。表面上看,“每个人都很快乐”。代价是该单位不能在未来消除不称职的人,积累的问题只能留给后来的领导人。 即使新上任的主任或系主任想在上任后立即开除不称职的教授或高级研究人员,也很难实施,因为他们已经“身居高位”很多年了。 如果他们有责任,他们就必须找到改革的方法。否则,我们将遵守规则,继续把问题留给我们的继任者。

    幸运的是,中国的一些单位已经开始改革他们的低职称。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NIBS)成立于2004年,从“助理研究员”开始。然而,为了“联系”中国的实际情况,他的中文头衔仍然被称为“研究员” 目前,国家生物研究所的年度经费总额明显低于中国科学院许多类似规模的研究机构,其成果明显较好。 美国国家生物研究所现在可以说是“便宜又好”,在中国,有几个研究人员甚至超过了同一领域的学者。 他们不浮躁、不高层次、职称低、要求严格的原因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自从2007年9月我来到北京大学科学院后,新任命的启动项目负责人只给了我“助理教授”的英文头衔(中文头衔是“研究员”,原因与NIBS相同)。只有当我成为正式教授后,英语和汉语才能被称为正式教授。 我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对学校负责,也是为了员工自己。 如果他们做得好,他们将成为真正符合国际标准的正教授。

    我认为减少中国科学界的急躁情绪不仅仅需要一种方法,但是减少职称是一个必要的步骤。

    (作者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

    多读

    人民日报:科学需要一点品味,需要“慢下来”

    施龚毅, 饶毅:支持年轻人在中国建设科学未来“中国工作中的困难的例子:今天在化学,明天在生物学”中国将如何招聘教授:过去十年的变化和未来趋势“标题和水平:国内助理教授能达到多远

    饶毅的科学博客

    特别声明:本文的重印只是为了传播信息,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