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三位科学家获周光召杰出青年基础科学奖 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请交管部门关注器官捐献 教育部公示2011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文化工业:虚假的同一性的论文 中西文化冲突对跨文化交际的影响的论文 惊喜还是困惑专家热议人工智能发展痛点 《机智过人》:人工智能风正劲 《机智过人》:人工智能风正劲 文化工业:虚假的同一性的论文 《机智过人》:人工智能风正劲 教育部公示2011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教育部公示2011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三位科学家获周光召杰出青年基础科学奖
  • 推荐论文
  • 三位科学家获周光召杰出青年基础科学奖 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请交管部门关注器官捐献 教育部公示2011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文化工业:虚假的同一性的论文 中西文化冲突对跨文化交际的影响的论文 惊喜还是困惑专家热议人工智能发展痛点 《机智过人》:人工智能风正劲 《机智过人》:人工智能风正劲 文化工业:虚假的同一性的论文 《机智过人》:人工智能风正劲 教育部公示2011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教育部公示2011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三位科学家获周光召杰出青年基础科学奖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文化工业:虚假的同一性的论文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2-28

    [论文关键词]文化产业身份

    [摘要]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年指出,具有批量、标准化和机械复制特征的文化产业表现出虚假身份 文化工业品的虚假身份扼杀了文化艺术创作的个性和创造性,使文化的生产和消费呈现虚假的个性,而真正的个性和风格却被扼杀了。

    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揭示了文化产业的欺骗性、操纵性和意识形态特征。 本文将对此进行简要阐述。

    1。文化工业品的标准化、统一性和风格化都表现为标准化、统一性和风格化 相似取代个性,平庸取代优雅,粗俗取代崇高。 虽然它缺乏独特的内容和风格,但它适合按照一定的标准和程序进行大规模生产和机械复制。 所有这些都归功于技术。

    大众文化在现代发达工业社会中的生产完全是类似于工业生产流程的方式方法进行生产。生产前对市场需求的调查,资金的收益比例,以及如何引导消费等完全引人了文化产品的生产。制作者按照既定的模式从生产流水线源源不断地生产出大批量的拷贝、唱片、录音带和流行小说、杂志等。艺术用技术化方式摧毁了梦想,断送了风格。推动文化工业的动力再不是艺术家们生机勃发的灵感和为某种神圣使命催发出来的创作欲望,而是市场的需要和商业利润。大众文化的制作者们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不断地为广大消费者提供类似方便面似的适合批量生产的廉价的易消化、无个性风情的作品,只管让你吃饱,顾不得你是否吃好,更谈不上让你有选择的余地和空间。这种无差别地一再复制、传播……模仿成为文化工业的样板、时尚,所有的新生事物都被排除在外,内容的风格被堵塞和冻结。法兰克福学派将文化工业所呈现的这种生产方式称为标准化、齐一化或程式化。所谓的标准化就是一种缺少独特的内容与风格,但适合按照一定的标准、程序批量生产、机械复制。诸如独幕剧、短篇小说、问题电影或流行歌曲这样的僵化模式,都是自由主义品味的标准化、平均化类型。 程序取代了一切,相似取代了个性,平庸取代了优雅,粗俗取代了崇高。 整个文化产业已经将人类塑造成一种可以在每种产品中不断复制的类型。个人无意识地融入到文化产品的风格化和统一模式的表达中。每个人的个性和创造力极其丰富的生活兴趣,已经被遵守这一统一的模式所粉碎,取而代之的是大众媒体努力推广的模式生活。 艺术品已经彻底世俗化、均质化和商业化。

    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因此认为,文化产业在微观和宏观两个方面都是相似的。各地的文化作品展示了当今文化生活的标准和统一性。似乎文化给一切都贴上了相同的标签,使电影、广播、报纸和杂志从整体到部分形成了一个协调的系统。即使对那些在政治上针锋相对的人来说,他们的审美活动也总是充满热情,对钢铁机器的节奏和韵律赞不绝口 “四川可以说,文化产业使所有文学艺术作品的内容和形式、整体和部分都服从于同一格式 所有作品都是一样的,缺乏个性和风格。 “流行歌曲、电影明星和肥皂剧不仅有一成不变的模式,而且娱乐本身的具体内容也来自于此,其变化只是表面的变化 “[”]所有的零件、细节和部件都是老生常谈,已经预先规定好了,可以在任何地方交换。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法兰克福学派认为,科学技术和工具理性已经成为文化产业的生产方法和原则。 事实上,科学技术对文化生活的渗透无处不在。 科技理性的影响体现在文化生产方式、接受方式、生产消费关系、文化观念和思维方式的变化上。 一方面,这种渗透给文化发展带来了新的前景和潜力,另一方面,也给创作者带来了不可逾越的困难。 科学技术、工具理性本身就是追求确定性和永恒性的规律。 它要求特殊是普遍的,内容是正式的,这扼杀了艺术创作的自主性、个性、创造性和灵活多样性 例如,霍克海默(Horkheimer)和阿多诺(Adorno)曾就不同国家的城市建设标准化说了:句,“无论在权威国家还是在其他国家,精巧安装的工业管理建筑和展览中心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 他们周围是一片片灰暗的房子。

    与传统作家相比,虽然现代文化和工业体系中一些创作者的作品非常庸俗,但借助先进的技术和设备,他们也会在表面上起到创造新思想和欺骗消费者的作用。 例如,装备精良的录音棚经常让没有专业训练或歌唱天赋的歌手一夜成名。 还有一些想法平庸、风格庸俗的电影依靠高科技电影技术获得了巨大的票房收入。 可以说,这一切都归功于技术。

    2。普遍性:虚假个性

    所谓文化产业的独特创新,表面上只是独特新颖,但实际上它只是一种无处不在的大规模生产模式,不断改进和注入技术和技能成分。 在文化产业中,个性是一种幻觉,是消费者的陷阱。 “虚假人格是:的流行,从即兴的标准爵士乐到用卷发遮住眼睛, 个性只是在偶然的细节上贴标签的普遍力量。" []个人只有融入人类的普遍性,才能被社会接受。

    资本主义工业化文明促进了个人和社会的发展,但每一次个性化的进步都是以个人的个性为代价的,个人不再有任何范围和选择空为自己着想。 在文化产业的影响下,人们失去了自主性和创造性。个性和想象力丧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虚假的个性或伪个性被创造出来了。 突出的表现是廉价的东西被崇拜,普通人是英雄。 “自我的特征,是被社会垄断的商品;它总是虚假表面现成的自然事物 ”留着小胡子,戴着墨镜,嚼着口香糖,带着阴阳怪气的口气,“不过,每个人手里的身份证都是一样的,每个人的生活和表情也必须通过普遍的力量来改变 “[”]只有当个人失去自己的特征、与他人融合或趋向于普遍性时,他们才能真正转变为普遍性

    可以看出,在霍克海默(Horkheimer)和阿多诺(Adorno)看来,文化产业视人为阶级成员,也就是说,是一个可以相互替代的原子宇宙个体。 正因为如此,他才具有人类特征:他才能够相互替代并繁衍后代。 他的生活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这样,追求成功的内部结构也发生了变化。 人们强调的不是通过努力工作和决心取得成功,而是赢得奖品。 社会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理性因素,人们已经完全成为社会履行某些职能的不断训练或肯定的产物。

    在文化工业的强大操控下,个人不由自主地消融到文化产品的标准化、模式化、程式化的大潮中而消洱了个性,失去 了个人丰富的本真意义上的生活。而闯人个人生活的不过是大众媒介、文化工业所推崇的不断重复、整齐划一、缺乏个性与风格的流行一时的文化产品。人们盲目地看着流行的 电影、唱着流行的歌曲,穿着流行的服装,和别的人没有什么两样,仿佛是一个模子拷贝出来的复制品,再也没有什么可供消费者分类的东西了。因为大众的艺术已经粉碎了人们的梦想和判断。在音乐中,单纯的合声效果冲淡了对整体形式的意识;在绘画中,对各种色彩的强调与渲染削弱了构图的效果与构思的意义;在小说中,对庸俗低下的故事过分渲染甚至比小说本身所体现出来的思想意义更重要。所有这些,霍克海默、阿多诺认为,恰恰是文化工业的总体性所带来的结果。在传媒无孔不人、无时无处不在的技术化、商品化时代,虚假的个性已成为一种流行趋势。其典型的表现就是大众文化时代盛行的廉价的偶像崇拜。正是由于文化工业所造就的这种偶像崇拜使平庸者一个个都成为英雄式人物。“于是,杂志封面上所刊载的私人和电影英雄的形象,已经不再是任人怀疑的假象了。 相反,大众英雄模式是从个人对人格实现的满足中形成的。后来,人们明白这种努力被模仿所取代,因为它能使人们更加平静和安宁。 “四川实现人格的努力最终被戏仿所取代,人格随着人们的幻灭而消失。 每个人都必须承认,他已经接受了社会权力来约束他。 社会地位最高的明星已经成为宣传未知商品的广告图片。在文化产业的激烈竞争中,明星已经完全物化了,就像商品一样,提供给其他人选择。它已成为已绘制内容的纯图像空 对于文化产业来说,明星的价值还在于他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变成商品的可能性。

    如果他拒绝服从社会强加给他的一切,明星们只能像过时的商品一样忍受被抛弃的孤独和凄凉。 文化一直在驯服这些革命和野蛮的本能方面发挥着作用,而文化产业则在助长这些本能方面发挥着作用。 “这充分表明,人们无法摆脱这种残酷的生活状况 那些感到身心疲惫的人必须将疲劳转化为动力,并为使他们筋疲力尽的集体力量服务。 “[”]显然,人们离不开对文化产业的强大控制。它们看起来是自由的,但实际上它们是经济和社会机制的产物,是现实生活中同一利益集团的附属品和受害者。 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对此深有感触。“收音机里歌手沙哑的声音,穿着晚礼服跳进游泳池向妇女代表大会献殷勤的朝臣,都是这个系统需要的例子。

    这样,文化产业以其僵化的结构和僵化的形式,无情而彻底地封锁了象征着文学艺术生命活力的自主性、创造性和丰富多彩的个性。 单调的文化使生活单调,使人变得“片面” 艺术放弃了它的自主性,取而代之的是为它已经成为消费品而感到无比自豪。 在霍克海默和阿多诺看来,如果我们希望这种自相矛盾和人格分裂不会代代相传,如果我们希望具有欺骗性的个人意志的陈规定型模式不会使人类无法容忍,所有这些愿望都是徒劳的。 因为个人身份只是一个借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