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中大博导承认粗暴对待个别学生13名艾门弟子毕业延期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中大博导承认粗暴对待个别学生13名艾门弟子毕业延期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报告预测2025年十大创新太阳能成主要能源 专家详解高考机器人:及格水平暂时考不上一本 中国传统文化在高职生德育教育中的作用探析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教育部:重大项目实行预算制周期一般不超两年 中国借力超级计算机研发治霾新系统
  • 推荐论文
  • 中大博导承认粗暴对待个别学生13名艾门弟子毕业延期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中大博导承认粗暴对待个别学生13名艾门弟子毕业延期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报告预测2025年十大创新太阳能成主要能源 专家详解高考机器人:及格水平暂时考不上一本 中国传统文化在高职生德育教育中的作用探析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素质是不能灌输和传授的 教育部:重大项目实行预算制周期一般不超两年 中国借力超级计算机研发治霾新系统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中大博导承认粗暴对待个别学生13名艾门弟子毕业延期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2-02
    作者:何力丹张以庆资料来源:新民周刊发布时间:2008年

    2008年1月4日,中山大学发布了对校园网上“悲伤博士”一职的首次调查报告。图为某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实验室的一个场景。做实验对生命科学研究生来说非常重要。网民“Sad博士”贴出的《中山大学微生物专业艾云灿教授:请您不要再害人了好吗?》帖子(以下简称“Sad博士”帖子)在各种知名的在线论坛上流传,自称是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博士。他指责导师艾云灿“殴打、责骂和报复学生”,并指出许多研究生的真实姓名。

    这篇文章一经发表,就在互联网上引发了激烈的反响。仅两天后,1月4日,中山大学在其校园网上发布了一份关于“悲伤博士(Doctor Sad)”帖子调查的报告,对艾云灿事件做出了积极回应。

    通知说,“在“萨德博士”的帖子中描述的情况有一定的依据,但有些内容与事实不同。”艾云灿教授本人承认粗暴对待学生是非常错误的。他已经向学生道歉,并表示愿意为此再次道歉。

    这篇文章一经发表,就在互联网上引发了激烈的反响。仅两天后,1月4日,中山大学在其校园网上发布了一份关于“悲伤博士(Doctor Sad)”帖子调查的报告,对艾云灿事件做出了积极回应。

    “悲伤博士”说他被他的导师“精神上屠杀”。

    《悲伤博士》(Dr. Sad)的帖子详细描述了艾云灿的各种行为,包括“在你进来之前,他把来到实验室的前景描述成一朵野花。当所有的手续都办完了,他无法悔改时,艾老师开始了他一贯的风格:先摧毁你的自信,再摧毁你的意志。直到你紧张得发抖。”在这里,萨德博士被描绘成一个“精神屠宰场”。

    一篇名为“只要艾老师生气,他随时都可能踢人”的帖子描述了一些学生被老师殴打和责骂的情况。问题是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下一条腿什么时候会飞。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详细描述许多研究生遭受的不幸待遇之外,这篇文章还列举了2004年至2007年间“没有学位就辍学”的13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的经历和命运。所有有关各方都以真实姓名出现。”Sad博士“认为”所有想离开的学生都毫无例外地被贴上各种帽子,都被迫无一例外地辍学,并且不允许更换导师。

    “萨德博士”说,例如,2005年的硕士王某,“利用业余时间被公务员录用”。艾未未放手,直到他最终迫使王某的父亲为他下跪。结果:成功逃脱。赵某,2007级的医生,“硕士学位毕业的要求没有被同意。他要求离开学校。"

    网上文章称,在艾云灿和学生之间的矛盾出现后,“医院党委书记黄何志和分管学生事务的副院长何建国已经和艾云灿谈过多次”。记者联系了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何建国。一提到艾云灿,何建国就重复了三遍“服从学校通知”,匆忙挂了电话。

    郭芹(化名),艾云灿的研究生,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也不想对此小题大做。对我们来说,小题大做是不好的。”郭芹说,事实上他们都在猜测谁是“萨德博士”,但没有结果。他推测“应该是内部人士,否则名字不会这么具体。”

    艾云灿承认对个别学生很粗暴。

    中山大学近日来一直在努力工作,并针对此帖子发布了一份通知和两份调查报告,积极应对艾云灿事件。

    第一次是在2008年1月3日,中山大学新闻中心发布了一份关于“萨德博士”的公告,称,“学校已经指示研究生院和生命科学学院进行调查。1月3日上午10: 30,相关学生座谈会召开。调查结束后,学校将根据调查结果做出相应处理。”

    中山大学宣传部刘老师告诉记者《新民周刊》,该通知刊登在学校论坛和天涯八卦页面上。记者也看到了通知。然而,针对调查的细节,中山大学宣传部的几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负责传递稿件,“具体情况不明”和“以学校通知为准”。

    记者《新民周刊》获悉,中山大学艾云灿事件调查组成员包括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徐安龙生命科学院院长等学校领导。1月3日上午,调查组专门召集了参与“悲伤博士(Dr . Sarry)”帖子的艾云灿实验室的七八名研究生了解情况,共举行了两三个小时的会谈来验证帖子的内容。

    郭芹说,“学校非常负责任。艾未未的所有博士生和硕士生都已找到,如果可以暂时联系他们的话。”有消息称,调查组与学生进行讨论时,艾云灿不在现场,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去交谈。

    第二次是在1月4日晚上7点。中山大学在其校园网上发布了第一份关于“悲伤博士”调查的报告。报道称,“事件发生后,调查组从艾教授实验室的学生那里了解到,艾教授有很高的学术追求,对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实验室成员都非常严格。他每天都很晚自己做实验。艾教授在进行科学研究的巨大压力下,因为他在许多国家承担了重大项目。由于缺乏与学生的有效沟通,教学方法过于简单,导致与一些学生关系紧张。”公告还承认艾云灿“对一些学生采取了粗暴的态度”。

    通知指出了一些“差异”。正如文章中提到的,一位同学(即学生赵某)“申请了硕士学位,但未获批准。他要求退学。”事实是,这个学生自愿退学是因为他的家人想继承这个行业。艾教授建议他以硕士学位毕业,考虑到他已经积累了多年的科学研究,现在放弃是很遗憾的。另一个例子是,“学生的父亲跪下”与事实不符(即学生王某)。

    郭芹说,在公告正式发布之前,学校“就各方的意见”咨询了学生和艾教授。

    然而,一些学生也指出,所谓的公告“使用含糊不清、敷衍塞责的字眼,回避了重要的内容,并不令人信服”。

    但是公告发布后的第二天,网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署名王某的回复,解释道:“爸爸在宿舍里来回告诉我,他对艾云灿说:‘我的孩子做错了什么,我愿意为他道歉’。并准备向他下跪,这时候艾云灿看见他弯腰立刻吓得抱着我爸”。艾云灿的研究生后来向记者《新民周刊》证实,这一回复的内容基本属实。

    第三次是在1月8日下午5点左右。中大在其校园网上发布了另一份有关调查的通告。值得注意的是,该通知发布了艾云灿1月7日写的一封致歉信。艾云灿首次正式回应“近日的网络事件不仅影响了我正常的科研和生活,也极大地触动了我的思想。冷静地考虑事件的原因和后果,因为事件中混杂着许多目前难以把握的复杂因素。然而,我觉得我过去在对待学生时确实有很多不理智甚至粗鲁的言行,给一些学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对此,我深深地责备自己,并向学生们表示真诚的歉意。我也希望广大网民能理解、理解和原谅我。”

    再次告知“艾云灿教授的事件只是一个个人事件”。中山大学推进的相关制度建设包括“成立学生投诉处理委员会,为保障和维护学生权益提供制度保障;进一步完善研究生的转学机制”。

    《新民周刊》记者向中山大学宣传部和研究生院询问了该系统的细节,但没有得到更明确的回答。过去几天,记者多次给艾云灿打电话,但他没有回答。

    “从媒体引用的艾教授的话来看,他似乎过于强调适者生存,缺乏人文关怀和人际沟通技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山大学教师告诉《新民周刊》记者,艾云灿对待学生的方式无疑是错误的,但艾云灿的心态也反映了环境对教授们的压力,迫切需要缓解。“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大学教授也是一个普通人,也许是艾云灿压力太大,让他不知不觉地陷入了一种非理性的偏执状态。”一位老师希望事情不会发展到另一个极端,否则,“老师再也不敢照顾学生了。”

    最后的网上投诉

    2008年1月5日,自称已经毕业5年,是艾云灿学生中“第一个改变导师的人”的网民幼虫(Fromame)在新语丝网站上写了一篇自我报告,这就像是一千波中的一块石头。不愿透露姓名的幼虫被记者《新民周刊》采访了两次。他强调当时他“无法留下”,所以他秘密联系了其他导师。他是艾云灿实验室中第一个提出转学导师并成功转学的学生。“当时,艾云灿觉得他会离开,他下面还有其他人,但当我离开时,后面的学生会像潮水一样离开,”后来,“因为每年都有人离开,其他老师都很感兴趣。后来,他坚决拒绝让学生转学”。

    互联网投诉似乎是艾云灿的一些研究生选择的最后解药。多名接受采访的艾云灿研究生告诉记者《新民周刊》,他们已经多次向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科技部的领导反映了艾云灿实验室的矛盾和问题。

    李老师,负责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部的研究生工作,告诉记者《新民周刊》,艾先生的一些学生以前曾要求科学技术部更换他们的导师。学院还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参照相关政策进行调解,“所有决定更换导师的学生都已经改变了。”然而,中国科学院没有任何关于打算更换导师的学生数量的统计数据。

    ”有些人已经思考了很久,然后一切都开始沸腾起来。然而,由于更换导师时很容易得罪以前的导师,学院系的教师通常不愿意得罪那些教授和导师。”幼体坦率地承认许多事情没有得到解决,导致了冲突。在他成功转学到他的导师之后,他自己也向当时的生物科学院副院长反映了aiyuncan实验室师生之间的冲突,但是没有解决办法。七年来,“悲剧重演”。

    韩烨(化名),一名仍在宜云参实验室攻读学位的研究生,告诉《新民周刊》,一名从宜云参实验室成功转学的研究生向他提到,宜云参“非常反对将学生转到导师那里去”,并且“因为学生们正在做他的科目,他希望学生们能产生更多的成绩”想更换导师的学生觉得他们无法和艾先生相处。艾先生总是对想这样更换导师的学生说:“你不太可能更换导师,要么留下,要么退学!”

    韩烨强调,这一事件绝非偶然,“学校没有对教师的行为进行足够的限制”,并且缺乏有效的机制,“为什么学生张贴‘诬陷’他们的老师?没门,就这样!学校可能有调解,但不起作用。最后,学生只能通过互联网解决。”

    韩烨解释说,只有在学生写完申请后,原导师同意了,新导师愿意接受,学校也批准了,他才能更换导师。"如果学生坚持要离开,那边的导师同意接受,那么他就能成功。"韩烨说,艾未未总是与坚持更换导师的学生发生争执,最终同意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科学院教授E告诉《新民周刊》记者,根据规定,科学院每位博士生导师一般每年都会招聘2名博士和2名硕士,但研究生更换导师“不容易”。导师通常会把自己的研究生带到最后,“学生可以在开学前改变。如果你回头,除非你的导师退休或出国,否则你不会回头。”

    艾教授被艾云灿事件震惊了。他认为这只是一个案例,学生有权在网上表达他们的意见。一个类似的事件发生了,“老师和学生都有问题”,一个是学生是否努力学习,另一个是“老师不能太严格,不能使用粗暴的方法”。

    艾云灿研究生钟娟(化名)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指出,艾云灿非常忌讳学生“混文凭”,比如兼职和不小心做实验。"老板希望我们的研究生能做好研究,不要半心半意。"例如,钟娟说,艾未未的学生王某原本是硕士和博士。后来,他被公务员录用,并要求获得硕士学位。“每个人都为他高兴,但是‘老板’不同意他的意见。这就是为什么发生了一些冲突,并通过学校的调解尽可能地解决了这些冲突。”

    但是钟娟能很好地理解王某的选择。作为微生物学专业的毕业生,他们面临着这样一个现实:“国内研究机构的需求很少,学生很多。现在整个生物专业的毕业生很难找到工作”。

    13个爱门弟子延期毕业之争

    悲伤博士(Sad Doctor)帖子在爱云罐发表了13个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的消息。这些推迟似乎是由于各种原因。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办公室朱教授告诉记者《新民周刊》,推迟研究生毕业是正常的。如果学生没有完成足够的学分,论文没有完成,或者实验需要完善,自然会推迟。被推迟的研究生“不多”,推迟不是对学生的“惩罚”。朱先生认为,艾云灿的实验室“主要是由于师生之间缺乏沟通”,而且“没有其他学生因为延误而抱怨学校或老师”。

    第二,更换导师也会推迟研究生的毕业。幼体解释说,研究生不是一夜之间完成毕业论文的,还需要主题实验。“更换导师需要更换科目。许多学生在第一年或第二年就被遗弃了,许多学生因此推迟了学业。”

    第三,从大环境的角度来看,中山大学在2003年率先提出研究生教育制度改革,将研究生教育制度从三年改为两年。钟娟认为,这项改革对理工科硕士学生来说“压力很大”。他们必须在一个学期内完成所有学分,然后在实验室工作。时间很紧。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每个硕士学位候选人都必须完成一个“更加困难”的项目。

    事实上,2006年,CUHK恢复了一些硕士学位课程的三年制,包括中国科学院的硕士学位课程。朱先生认为两年制根本不符合中国科学院的情况。硕士学生需要在第一年取得学分,第二年只做实验和接触课题。实验不会立即成功。“在2003年的改革中,许多导师认为两年制不适合中国科学院。2006年,中国科学院报告了整个情况,并将其改为三年制。”

    中国科学院的教授说博士生在获得学位之前应该发表一篇科学论文。钟娟认为“这更难”。

    叶汉泽指出,因为研究生毕业答辩的最终申请需要导师的批准和签字,有些人推迟了毕业。CUHK的研究生推迟毕业并不少见。导师也希望学生在项目中做得好,但是“只有经过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协商,延迟才被推迟。学生和导师之间的矛盾不如艾云灿实验室那样突出”。

    沉默的大多数

    艾云灿的一些研究生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保持沉默。在艾云灿发表道歉声明后,一些艾云灿的研究生也收到了学校“暂时不接受媒体采访”的建议

    钟娟现在认为“老板”的沉默是合理的。研究生曾经回复《新民周刊》记者:“这种事情是没有道理的。我们不想说。事实上,双方都犯了错误,只牵连到我们无辜的人。”

    钟娟解释说他进退两难。“老板和哥哥姐姐就像我父母和姐姐一样。站在任何一边都不合适。”艾云灿事件曝光后,中国科学院的一位老师打电话给钟娟,问他帖子中关于他的部分是否属实。钟娟说,在中大的公告公布后,艾云灿已经打电话给他所有可以联系到的学生,并为“牵连学生”道歉。他还希望学生们“现在什么都不要说”。然而,许多学生的电话号码“老板”没有打通。

    在这种情况下,钟娟和易云灿谈过一次,“老板”在电话里并不太激动,似乎想和某人谈谈。我想,他只是有点沮丧,也许我没想到学生会这么讨厌他”。

    钟娟看到帖子时很惊讶,他甚至没有想到会这样暴露。"海报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公布了我的名字。"随着个人信息的披露,钟娟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朋友、同学和父母都要求他确认。钟娟一再强调,他不希望“有更多的麻烦”,只希望事情能尽快平静下来。

    研究生郭芹声音嘶哑。他说他“非常疲倦和紧张”。钟娟感叹说,类似的情况在艾云灿的学生中很常见。

    Fromame透露,艾云灿的实验室目前基本空无一人,学生们正在考虑是否更换导师,担心这会影响他们的毕业和未来就业。这是一个困难的问题:如果他们更换导师,他们将无法在艾尤克实验室完成之前的项目,他们的毕业将被推迟。如果他们不转身,他们将面临强大的心理压力。他们能顺利毕业吗?公众如何看待“艾云灿的学生”?待定。

    幼虫承认学生的精神损伤很难识别和治愈,“我后来也有机会继续学习,有时我认为我没那么糟糕!”他认为最好开诚布公。如果不开放,将会导致中山大学、艾云灿和他们的学生三位一体的模式。

    然而,艾云灿的一些研究生多次强调,他们仍在等待学校给出更明确的意见。

    Read More

    Dr. CUHK诉教师虐待继续:教师发送公开信道歉

    电子邮件至:

    | Print | Comments | Forum | Blog |

    Related News

    Dr. CUHK诉教师虐待继续:教师发送公开信道歉

    Dr. CUHK诉教师虐待继续:教师发送公开信道歉

    Science Times:为什么博士生选择网络“揭露”教师行为

    CUHK教授虐待学生”音轨:教授向学生道歉?

    中山大学宣布:讲师承认对学生的粗暴道歉

    中山大学博士称学校参与教师滥用调查

    中山大学获得3000万元设立国华讲座和教授基金

    中山大学校友论坛:77级精通科学研究且人类行为不良的大学生

    每周新闻排名

    李政道:手稿故事

    诺贝尔工程奖-德雷珀奖授予

    《自然》年1月10日杂志评选

    着名 生物化学家许根俊院士逝世,享年73岁

    王长乐:教授治校是理念,不是原则管理技术

    中国政法大学韩笑批评约翰杨为不称职的教师,以减少负面影响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