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金融学》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中的问题与对策分析 关于“行为认证”取代你的车钥匙 《金融学》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中的问题与对策分析 VirtualLab虚拟仿真在物理光学中的应用研究 体育参与社会公共管理及其创新探析 中国在国际碳交易定价中的应对策略分析 核心素养下的高中化学教学的路径探讨 关于海洋石油污染侵权责任的纯经济损失相关赔偿的具体分析 关于海洋石油污染侵权责任的纯经济损失相关赔偿的具体分析 《金融学》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中的问题与对策分析 关于“行为认证”取代你的车钥匙 关于“行为认证”取代你的车钥匙 核心素养下的高中化学教学的路径探讨
  • 推荐论文
  • 《金融学》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中的问题与对策分析 关于“行为认证”取代你的车钥匙 《金融学》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中的问题与对策分析 VirtualLab虚拟仿真在物理光学中的应用研究 体育参与社会公共管理及其创新探析 中国在国际碳交易定价中的应对策略分析 核心素养下的高中化学教学的路径探讨 关于海洋石油污染侵权责任的纯经济损失相关赔偿的具体分析 关于海洋石油污染侵权责任的纯经济损失相关赔偿的具体分析 《金融学》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中的问题与对策分析 关于“行为认证”取代你的车钥匙 关于“行为认证”取代你的车钥匙 核心素养下的高中化学教学的路径探讨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关于海洋石油污染侵权责任的纯经济损失相关赔偿的具体分析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1-06

    2011年在渤海湾蓬莱油田发生的两次漏油事件引起了国内外对海洋油污染的关注。本文着眼于海洋石油污染侵权责任中的纯经济损失赔偿问题,分析了中国法律的现状,并结合相关案例,重点研究了外国法律对纯经济损失赔偿的立法和司法实践,从而提高对中国海上石油污染的民事赔偿。该机制提出了相关建议。

    一,纯经济损失概述

    纯经济损失是一种特殊的损失,不同于一般诉讼请求中以货币规模衡量的广义经济损失,包括有形物质损失和非物质损失。普通法国家将其解释为“没有实质性损害的经济损失。”大陆法系国家并不认为这是与其他损失不同的一种独立损失。国际上对纯经济损失赔偿的态度和纯经济损失的保护模型主要包括以下两种:

    (1)民法保护模式

    民法的代表国是德国和法国,但是由于两国的立法模式不同,所以关于纯经济损失的法律规定的规定也有所不同。法国采用广义模型,其《民法典》规定,只要损害是由于他人的过失或由于权利人在保护危险品方面的过失所造成的损害,则:可以损害赔偿要求。

    (2)英美法的保护模式

    英美法律通常不支持对纯粹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但是当经济损失伴随着人身和财产损失时,这可能是一个例外。英国判例法拒绝赔偿因过失造成的纯经济损失。主要原因是“诉讼门”理论,该理论肯定了故意侵权造成的纯经济损失的减轻。美国支持欺诈,胁迫,共谋和其他故意侵犯纯粹经济利益的行为。

    其次,赔偿船舶油污造成的经济损失

    (1)反对说

    船舶油污纯经济损失赔偿的主要原因是“防洪”理论,即单纯经济损失赔偿将导致诉讼无休止,大大增加司法成本。

    纯粹经济损失的赔偿,可以超出赔偿范围。在船舶油污侵权领域,其造成的纯经济损失具有主体范围广、损害时间长的特点。单纯的经济损失索赔将大大稀释侵权人的赔偿金。

    (2)赞成说

    有学者从法律角度分析纯经济损失的合理性。

    第一,油污损害赔偿责任是侵权责任。侵权行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造成损害的,应当赔偿损失。纯经济损失应视为可得利益的损失,因此应获得赔偿。第二,公平是我国民法的基本原则。“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如果发生对船舶污染影响巨大的环境侵权赔偿案件,对渔业、旅游业、餐饮业等没有实质损害,但经济损失索赔不能得到赔偿,这对这些从业人员显然是不公平的。

    (3)“原则-例外”

    目前,国内外学术界普遍接受的观点是,原则上不支持船舶油污的纯经济损失索赔,但渔民可能因船舶油污而遭受纯经济损失。虽然海洋石油污染不会直接对渔民的人身或财产造成物质损害,但海洋是渔民赖以生存的方式。海洋的污染可以看作是对渔民的直接损害。因此,渔民遭受的纯经济损失应该得到补偿。

    三是我国立法现状

    (一)现行法律规定过于原则,不具有可操作性

    中国关于海洋环境污染的规范性文件主要包括《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环境保护法》和《海洋环境保护法》等。以上文件仅提供了海洋污染侵权的原则。

    (2)赔偿范围狭窄

    在康飞漏油事件中,康菲石油公司造成的损害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中国相关法律对环境污染的赔偿范围非常狭窄。直接损失是指减少诸如受害者的财产和人身权利之类的现有财产。间接损失是指可用于违规的利润减少。间接损坏的单位或个人不包括在赔偿范围之内。纯经济损失也不包括在油污损害赔偿范围内。

    (3)船舶的污染罚款更轻

    中国《海洋环境保护法》规定:“违反海洋石油勘探开发活动,违反本法规定,造成海洋环境污染的,由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给予警告,并处以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元。”但是,包括石油在内的海洋环境污染具有污染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大,损失严重的特点。现行法律规定的最高二十万元的罚款,根本不足以弥补环境修复的费用,也没有起到预警作用。相反,很容易造成“高的守法成本和低的违法成本”,从而鼓励了公司的违法行为。

    (4)损害赔偿诉讼资格的限制

    《海洋环境保护法》第90条第2款规定“对海洋环境进行监督和管理的国家海洋局有权代表国家对康菲石油公司提出损害赔偿诉讼。”但是最大的渔民可以漏油的受害者会带来损害吗?赔偿诉讼?

    《民事诉讼法》在修正案之前仅对“利益相关者”原告提起诉讼。当发生大规模侵权事件时,受害人往往只能单独提起诉讼,但由于取证困难,难以负担律师费等原因,诉讼效率低下,利益是严重损坏。 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增加了公益诉讼的相关内容,相关机构和社会组织也可以提起民事诉讼,突破了原始“利益相关者”的限制,为建立良好的公众基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国的诉讼制度。基础。

    四,国外理论与案例研究

    (1)纯经济损失补偿的发展过程

    《《1969年民事责任公约》和《1971年基金公约》之类的船舶油污损害赔偿公约》没有规定纯粹的经济损失。罗宾斯案首次提出纯经济损失的适用。

    1.罗宾斯规则

    罗宾斯规则规定,只能赔偿对财产的有形损害,禁止对纯经济损失进行赔偿。唯一的例外是商业渔民由于污染而遭受的纯经济损失。该职位由Robbins Dry Dock Repair Company诉Flint案裁定。联邦上诉巡回法院遵循罗宾斯案,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明确的规则。仅赔偿因原告财产权的直接物理损坏而造成的经济损失。除此之外的经济损失不能得到赔偿。

    2. 1990《油污法》

    《1990年石油污染法》(1990年的《油污染法》,以下简称OPA)经济损失赔偿条款改变了这种情况,并将纯经济损失纳入了油污损害赔偿的范围。

    OPA适用于在美国通航水域,相邻海岸线和专属经济区发生或泄漏的漏油事故。 OPA承担连带责任和严格责任。据OPA称,每个责任方都要负责清洁费用和六项具体的经济损失。

    3.《国际油污损害民事责任公约》和《基金议定书》标准

    《1969年责任公约》仅支持对直接损失《1992年议定书》的补偿,包括纯经济损失《1971年基金公约》支持可以补偿利润和净收入的损失。经济损失通常可以分为间接经济损失和纯经济损失。前者是指重大财产损失,通常可以通过:予以赔偿,而后者是指由于没有财产损失而造成的收入损失。要强调的是,只有在海洋石油污染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严格的因果关系时,才能获得赔偿。

    (2)补偿标准

    1.禁止对纯经济损失进行赔偿-明确的边界规则

    “明确边界规则”是由罗宾斯案确定的,即只能对财产遭受物理破坏造成的经济损失赔偿:明确排除纯经济损失赔偿,商业渔民因污染遭受的纯经济损失赔偿可以构成唯一的例外。

    2.可预见性原则

    可预见性规则意味着侵权与经济损失之间存在“充分直接”的因果关系,责任方可以在事件发生之前预见损害。长期的司法实践表明,在适用法律的过程中,“明确限制规则”已经过时和任意。法院在随后的案件中进一步解释和纠正了罗宾斯规则。法院将其解释为“在无意海上侵权的情况下,如果侵权和经济损失是“足够直接的”和“可预测的”,则经济损失也可以得到赔偿,即使它不会对船东造成实际损害也是如此。利益“。

    3.因果关系和接近原则

    普通法提倡接近原则,而民法则适用直接性和确定性原则。这些原则的实质是强调“因果关系”。具体标准如下:

    利息损失的直接性。受害人的损失是否是石油损失的直接后果。根据该标准,渔民的损失应予赔偿,因为因果关系密切,属于损害的第一阶:贝类商人从渔民那里购买贝类进行转售,这不是直接损失,因此不予赔偿。

    损害利益的性质。商业渔民的捕捞收入是他们生活的唯一来源,属于谋生手段。应保护生存之源,并给予赔偿。

    损害赔偿额受益。对于较大的损失,可以适当地补偿,并实现了公平合理的补偿。

    五,提及中国

    (1)建立船舶油污损害赔偿制度

    当中国政府处理渤海湾溢油事故时,它被迫在中国没有专门的船舶污染法律,康菲石油公司无法追究全部赔偿责任。相反,美国拥有相对完整的法律体系,包括《石油污染法》,《清洁水法》和《濒危物种法》,这为及时有效地解决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和调查BP的责任提供了法律支持。

    (2)界定可以弥补的纯经济损失的范围

    借鉴国际油污基金会等国家的经验,纯经济损失的赔偿范围应包括船舶油污造成的连带经济损失和环境经济损失。主要是:(1)以捕鱼为生的渔民:(2)海滨旅游景点的酒店老板和酒店老板:(3)旅游企业老板、海上娱乐运动经营者:(4)港口老板或经营者,码头所有人或经营人:(5)海滨渔具店所有人或经营人:(6)船舶出租人或承租人:(7)公共旅游管理机构:(8)其他受影响的土地经营。

    (三)加大对油污侵权行为的处罚力度

    我国海上溢油事故责任度最高的海洋污染事故处罚仅为20万起,相关部门责任人处罚为30万起。罚款远远不能弥补由此造成的环境损害。

    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后,美国众议院立即通过了一项海上能源钻探活动改革法案。该法案取消了抗油方的赔偿上限,出台了新的海上钻井安全标准,并对工程人员实施了钻井安全规定。中国也应效仿美国,通过渤海湾漏油事件,积极推动中国滞后法律的修改。

    (4)确定因果关系的标准

    损害应该得到赔偿,但并非所有损害都必须得到赔偿。对纯经济损失的全部赔偿,将导致滥诉和司法资源的浪费。中国应借鉴《基金公约》的规定,采用接近性和可预测性原则。也就是说,海上油污侵权与损害后果之间有着直接的、不深远的联系,损害可以得到赔偿。即使没有造成实质性的身体伤害。

    (五)完善公益诉讼制度

    中国应该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建立公益诉讼制度,提高普通受害人和侵权人的议价能力。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原告,包括公民,单位和组织。 2012年,中国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赋予组织(包括政府部门,检察院和环境保护社会团体)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权利。对于渤海湾漏油事件,海事部门,渤海湾渔民协会,农业部渔业部门以及相关的公益组织可以作为原告提起诉讼。

    海上石油污染的纯经济损失“是否应予以赔偿,应赔偿多少以及通过何种手段要求赔偿”一直是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同时,随着航运业的发展,石油开采的范围不断扩大,石油污染的频率和危险性也在逐步增加。国际社会应积极促进对《公约》内容的改进,并促进采用更全面的公约。对中国而言,应努力与国际社会接轨,完善国内赔偿海洋石油污染的法律制度,为合理开发资源和保护人类利益提供法律保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