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中国科学家发现肝脏代谢防治新成果 中国大学掘金“校友经济” 中青报:一个“青椒”眼里的高校贫富 “向阳红01”船南极科考创下多项“第一” 十问“东方之星”事件调查 我国成功实施中华鲟全人工繁殖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我国成功实施中华鲟全人工繁殖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中科院深海所再获亿元助“探索一号”闯深海 “向阳红01”船南极科考创下多项“第一”
  • 推荐论文
  •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中国科学家发现肝脏代谢防治新成果 中国大学掘金“校友经济” 中青报:一个“青椒”眼里的高校贫富 “向阳红01”船南极科考创下多项“第一” 十问“东方之星”事件调查 我国成功实施中华鲟全人工繁殖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我国成功实施中华鲟全人工繁殖 “发现”号在南海采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中科院深海所再获亿元助“探索一号”闯深海 “向阳红01”船南极科考创下多项“第一”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中青报:一个“青椒”眼里的高校贫富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2-18
    作者:李磊,张鹏杰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时间:2011年

    商品名称选择:中小

    中国青年报:一名记者从“青椒”视角对全国许多高校的贫富情况进行采访,发现高校教授的生活状况呈现出一幅多维画面:富有的教授除了基本工资之外,还享有广泛的财务资源,还有学科佣金、社会兼职等,其中许多人每年收入数百万元。然而,贫穷的教授除了他们从学校得到的工资之外,收入很少。他们不得不承受巨大的生活压力来养家糊口和买房。

    一个留在南京大学做博士后的年轻人年收入只有5万元。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个在合肥一所大学教书的朋友。他不相信,因为他们的收入比这个高得多。据我所知,南京许多重点大学的年轻教师(网上称之为“青椒”)工资普遍较低。去年,我曾经就读的大学的一名教师跳楼自杀。虽然对自杀的原因有不同的看法,但他毕业于一所着名的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并任教多年。那时,他住在一个非常破旧的教师宿舍里。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想进入大学系统。每年都有大量找不到工作的医生积压下来。即使是低收入的顾问职位,也有数百人在竞争。因此,“愿意赌博并接受失败”已经成为努力学习基础学科的年轻教师的沉默选择。此外,除了那些想在教学和学术领域有所作为的老师之外,大多数老师只把他们的工作视为养家糊口的工作。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努力工作并且贫穷。一些教授依靠自己的行政权力,到处拉话题,把话题转包给底层的医生和硕士,然后在他们的研究成果和学术论文上签字。甚至有些教授一年可以发表50多篇“学术论文”这通常是一些老师一生所写文章的总和!在所有“以钱为本”政策的指导下,项目资金可以转化为绩效点。例如,南京的一所大学根据论文的不同等级转换教师发表的论文的分数,而一篇学术论文根据等级有3到10分。每万元项目资金可折算成1分。那些经常有数百万计项目的教授仅在这个课题上就有数百分。结果,我们可以看到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那些“学习大师”牢牢控制着一切权力,无论是在行政部门还是在学术界,每轮都有数十万分,而那些在教学前线战斗的教师在“强调项目,强调科研,忽视教学”的奖励机制面前只有数十分。

    许多“名师”只出现在学院和系的网站上,那里经常有关于他们的各种报道,但是学生们不认识他们,因为他们很少给本科生上课。即使是我带来的研究生也不太熟悉。一位博士生导师邀请了几十名博士生和硕士生共进晚餐。晚餐时,一位医生谈到了他自己的一些观点。博士生导师非常感激:“你是对的。硕士学位后继续读我的医生!”学生很尴尬,说:“老师,我是你的博士生!”

    新闻报道:“南京大学校长陈军表示,他将消除今年高校教师教学费用低于30元的现象,进一步改善教师待遇。”熟悉南京教育市场的人都知道,只要一名大学教师有一副像样的口才,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去辅助教学机构谈价格,课时成本也可以轻松达到80元以上。因此,许多年轻教师不得不为了谋生而努力工作,不能安心教书和学习。

    即使是定居下来学习并专注于第一线教学的教师也可能成为行政权力无所不能的受害者。当我在攻读硕士学位时,我的导师被公认为学校里的一位着名教师,有着众多的学术成就。他曾被评为“2010年哲学专业十大最受欢迎教授(211所高校)”。然而,在刚刚过去的院系调整过程中,他们不再有资格获得他们长期学习的“政治学”硕士学位。

    在博士任期的开幕式上,院长曾经说过,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基础学科,不要急于想如何就业和如何致富。然而,当“学院派”教师担心自己的基本生活,收入分配差距往往被垄断的行政权力和扭曲的学术权力所左右时,他们真的连一张安静的讲桌都坐不住。(李雷)

    1 2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