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中国航天科工多系统协同创新为天舟保驾护航 日本理化研究所迎来新所长期待重塑公信力 中国航天科工多系统协同创新为天舟保驾护航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100周年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100周年 北斗三号系统第九、十颗组网卫星三大看点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100周年 日本理化研究所迎来新所长期待重塑公信力 中国高校模式趋同质人才培养趋单一 北大校长周其凤新年致辞:因爱方知有责,有爱才能担当 中国航天科工多系统协同创新为天舟保驾护航 “从0到1”,高校的机遇何在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100周年
  • 推荐论文
  • 中国航天科工多系统协同创新为天舟保驾护航 日本理化研究所迎来新所长期待重塑公信力 中国航天科工多系统协同创新为天舟保驾护航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100周年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100周年 北斗三号系统第九、十颗组网卫星三大看点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100周年 日本理化研究所迎来新所长期待重塑公信力 中国高校模式趋同质人才培养趋单一 北大校长周其凤新年致辞:因爱方知有责,有爱才能担当 中国航天科工多系统协同创新为天舟保驾护航 “从0到1”,高校的机遇何在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100周年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从0到1”,高校的机遇何在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3-31

    作者:李严蓉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9/4/8 10:009:25

    选择字号:中小

    从0到1。高校“李严蓉”科研工作的机遇是什么是从0到1到无限的连续接力过程,但“从0到1”无疑是最重要和最基本的,因为它意味着没有什么是凭空而来和前所未有的,也意味着原创。然而,在高校开展基础研究从0到1还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我们大胆假设和猜测。基础研究,特别是在自然科学领域,应该敢于做出假设和推测。大胆猜想、仔细验证和结论是“从0到1”三部曲。我甚至无法思考或猜测,“从0到1”是不可能的。从我国目前的总体情况来看,我们进行了更多的验证性研究,更多的跟随和模仿,并且善于用一生的精力去验证别人的假设和推测,而不是自己提问和创造理论。这是“从0到1”的最大问题。

    其次,没有足够的深入研究。要做基础研究,必须从兴趣出发。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对破案充满激情和执着,才能一层一层地接近真理,无限地接近本质。如果是为了热门话题,难以发表文章,快速评价专业职称,出名与否,很难深入。人们很容易忘记科学研究最初的核心,很容易走样,很容易忘记学习,因此很难取得“0比1”的结果。

    最后,跨学科整合仍然是肤浅的。一般来说,在科学研究中,我们有更多的并联和更少的串联。似乎十字路口越来越多,真正的融合却越来越少。“物理现象”越来越多,“化学反应”越来越少。众所周知,上世纪初建立的相对论、量子力学、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结构和信息论等四个基本科学理论支撑了世界经济和社会几十年的发展。然而,从那以后就没有重大的理论发现和突破。它们主要受到像摩尔定律这样的持续技术进步的支持。现在,重要科学理论的突破和新科学理论的出现越来越离不开不同学科的交叉融合。例如,电子信息、人工智能、互联网、医疗生活等等都蕴含着从0到1的巨大机遇。特别是“电子信息”是金山银山,它是未来科技的突破点和增长点。

    近日,科技部和教育部共同起草《推进高校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行动方案》,提出优化高校原始创新环境、组织实施长期原始创新项目、强化国家科技计划的原始定位等措施,为解决我国基础研究缺乏“0比1”原始成果的问题提供了现实路径。

    因此,大学应该鼓励更多的自由和深入的研究。基础研究需要更高级的研究。关键在于瞄准一个方向和一个目标,而不是发散或多个目标。磨刀需要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科学家黄昆曾经说过,大多数开创性的工作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复杂。关键是要有少而精确的目标。建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高校设立一个以一个方向(而不是一个领域)为中心的前沿科学中心,以一个方向为目标,不断开展基础研究,鼓励“一生一件事”。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在一些大学设立了类似的研究机构,并取得了一些独特的基础研究成果。我曾经参观过位于波尔德的科罗拉多大学。这所学校不是美国一流的大学。然而,国家科学基金会在这所学校有一个原子和分子物理研究中心,专门研究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早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获得诺贝尔奖,后来产生了许多诺贝尔奖级的成就。这个中心的老师和学生都集中在一个方向。原则上,不需要申请其他政府资助的科技项目,这种状况将持续120年甚至更长时间。

    高校需要指导跨学科整合。要真正发挥高校多学科优势,就必须不断打破学科界限,让不同学科更大程度地相互渗透和交叉。这需要有组织的行为和协调机制,综合研究,以及大型跨学科团队的形成。大学,尤其是综合性大学,在这方面有很大的潜力。现在教育部的“综合研究大平台”是促进跨学科研究的更好方式。

    “从0到1”,关键在于人。最基本的事情是让人们冷静下来。基础研究具有长期性和不可预测性的特点。当务之急是净化学术生态,创造一个环境,让科学家,特别是年轻科学家,能够安心地进行深入思考和冥想,进行真正的研究,做真正的知识和做出真正的贡献,而不是在肤浅的思考和浮躁中进行似是而非的浪费的青年研究。

    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完善有利于基础研究的资助体系,建立更符合基础研究规律的评价机制。例如,对于35岁左右的年轻学者,他们能否主要考察他们的代表性作品,特别是他们与国际同行合作的水平和深度等。优秀的人可以在十年内免检。这不是帽子,而是荣誉。具有免试资格的年轻学者不得担任行政职务。雇主可以为他们提供特别的行政秘书等。

    (作者是四川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科学报》(2019-04-08集锦,第一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