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尤小立:“教授治校”需要明确的三个基本问题 中国农村上重点高校人数大幅提升占比超六成 关闭期间中止小型加速器的相关研究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主体完工:中国人有了自己的“超级显微镜” 中国农村上重点高校人数大幅提升占比超六成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主体完工:中国人有了自己的“超级显微镜”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主体完工:中国人有了自己的“超级显微镜” 尤小立:“教授治校”需要明确的三个基本问题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主体完工:中国人有了自己的“超级显微镜”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 推荐论文
  • 尤小立:“教授治校”需要明确的三个基本问题 中国农村上重点高校人数大幅提升占比超六成 关闭期间中止小型加速器的相关研究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主体完工:中国人有了自己的“超级显微镜” 中国农村上重点高校人数大幅提升占比超六成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主体完工:中国人有了自己的“超级显微镜”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主体完工:中国人有了自己的“超级显微镜” 尤小立:“教授治校”需要明确的三个基本问题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主体完工:中国人有了自己的“超级显微镜”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改革科技奖励制度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引热议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2-25

    作者:邱陈晖于蕾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5/3/11 14:64:40

    Select Font Size:Small Medium

    Large

    Reform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ward System Writing in Government Work Report make Hot Debate

    “这样的奖励合理吗?我有点激动,忍不住问他们 “

    ”作为一个真正解决关键技术的研究机构,为什么在重大科技项目的获奖者排名中排名第四?然而,一些领导单位,甚至地方政府,排名是一到两,但他们对科学技术贡献甚微!”

    虽然多年过去了,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交通部水运研究所副总工程师苏郭翠每次谈到科技奖励制度的调查时,总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

    在这里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小组讨论会上,他又谈到了这个问题,“我知道这是个老话题,但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一定要等吗?”

    后来,处理关键技术的研究所所长告诉苏郭翠,他们已经联系有关部门重新考虑,但对方态度强硬。“如果你不接受这个结果,你甚至不会在获奖名单上。”

    这让苏郭翠真正意识到为什么一些现有的科技奖励非但没有起到鼓励作用,反而挫伤了一些科技人员投身于技术研究的热情,“与行政人员的实力相比,科技人员已经成为弱势群体”

    科技奖励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令苏郭翠欣慰的是,3月5日,国务院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改革科技评估、职称评定和国家奖励制度”。

    在许多CPPCC议员看来,将科技奖励制度的改革明确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是一个信号。

    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八届全国委员会前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第十届和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老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程津培也发现,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科技评估和奖励机制之前,前面使用的动词更加“完美”。现在,这个词已经变成了“改革”

    ”似乎真的很想改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校长助理李小明说

    这是科学技术中的一个长期问题 今年年初,科技界也掀起了舆论风暴。 1月10日,作为国家基础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授予计算机领域的一项科技成果。随后,许多人质疑这项成就及其主要完成者的含金量。

    与此同时,中国计算机联合会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题为“建议政府退出国家科学技术奖评审”的提案,并建议政府相关部门退出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等奖项的评审。 据报道,该文件已于1月15日提交给国务院办公厅、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技部和教育部。

    现在,李小明将中国计算机联合会的提案提交给NPC和CPPCC,并作为个人提案提交给大会。

    “我完好无损,一句话也没变 这也代表了我个人的建议 李晓明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

    提案写道,随着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和科技改革进程的深化,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等国家科学技术奖(以下简称国家科学技术奖)的管理体制和评审过程暴露出一些突出问题。

    问题之一是政府没有建立有效的第三方科技奖励监督机制。无法有效监督政府部门牵头的国家科学技术奖评审过程中采取的行动。在奖励评估过程中,很容易导致不当行为和腐败。

    这种声音近年来经常出现在报纸上。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海军网络安全与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尹卓也在两会上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每个人都在鲍鱼餐厅住了很长时间,没有闻到它的臭味。” 奖励带来的利润形成了产业链,成为腐败的温床。这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制度化的腐败。 ”

    “评审科技奖,我参加了很多年,最后干脆不去了 “尹卓曾经参加过一些部门的科技成果鉴定委员会。他告诉记者,“在每个奖项颁发之前,都会有人来做这项工作。" 如果你不接受礼物,他会认为如果他没有获奖,你可能会妨碍他。 有些人来踢门。 避免风险的唯一方法:不参与 "

    尹卓表示,一些科技奖培养了大量人才,形成了一个黑色产业链,因为如果企业将自己的产品贴上国家奖项的标签,销售就会立即开放。 许多企业都是以这种方式建立的,其背后的操作并不在台面上。

    舒高,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教授,对此也有一些感受。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目前的奖项体系中,许多获奖者(其中一些仍然拥有行政权力的领导人)利用行政命令等手段拼凑不同个人公布的结果,以获得“漂亮”的材料,然后对贡献者进行排名。

    进入奖励流程后,获奖者将通过专家投票决定。但是,由于评价专家无法从提交的材料中判断结果的性质和实际贡献者,而且很难就这两个问题提出问题,舒高认为他们的投票行为有些盲目,很难保证奖项的质量。

    他说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科技人员对一些获奖成果和“谁应该获奖”有所怀疑的原因

    毕竟,政府不是学术界

    根据李小明的意见,政府对专业发展和水平没有专业判断。虽然政府部门将在国家科学技术奖评审过程中聘请相关领域的专家担任法官,但所涉及的专业领域非常广泛。在当前科技日新月异的形势下,政府部门很难把握各个科技领域的发展趋势,也不知道哪些专家在哪些领域有真正的学术判断。因此,评价过程容易出现误判和误判。

    他也同意计算机学会的意见,即国家科学技术奖的评审应由专业学术机构和社会学术组织完成。

    当然,科技界对此也有不同的看法。

    苏郭翠认为需要小心谨慎。虽然他认为政府授奖是“不可取的”,但他也认为包括一些学院在内的学术机构目前承担不起这一责任。“我们对一些机构没有足够的约束和监督机制,有些甚至成为‘两个政府’”

    程津培也同意这一点,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得知这个二传手没有接受足够的培训,所以很难说它能否很好地承担政府的这些职能。 “更重要的是,他认为,目前遇到的一些所谓权力寻租和利益交换问题,在交给社会组织审查时,未必会消失,”仍然需要有一群人组织起来,然后找一群人来审查。"

    在李小明看来,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承认,学会复习,仍然可能有问题,但这一次需要政府监督 相应地,如果政府组织它,谁将监督它?”李小明说道

    他说,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政府职能的错位,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的界限不清 政府部门作为行政组织,在国家科学技术奖的评审中具有决策权,而专业学术机构和社会学术组织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和体现。

    引用计算机学会的建议,他说政府部门应致力于建立评估体系、制定激励政策、选择遴选机构、构建评估平台等管理和服务工作,为国家科技奖励工作提供政策依据和机制保障,并严格监督评估过程。

    “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李小明说道

    现在,他已经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交了提案。他告诉记者,这将为相关部门倾听科技界的声音提供一个额外的渠道,“并希望他们能做出回应。”

    本报北京3月10日电(原标题:科技奖励制度改革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引发了关于科学归科学、行政归行政的热烈讨论)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