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中山大学校长许宁生将调任复旦当校长 中科院报告:中国文化影响力居世界第七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教育部公布2010年申请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批准名单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中国农村上重点高校人数大幅提升占比超六成 关闭期间中止小型加速器的相关研究 尤小立:“教授治校”需要明确的三个基本问题 李家洋:未来大米可个性化定制,不再只是主食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中国农村上重点高校人数大幅提升占比超六成
  • 推荐论文
  • 中山大学校长许宁生将调任复旦当校长 中科院报告:中国文化影响力居世界第七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教育部公布2010年申请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批准名单 中央财政10亿多元支持启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项目 中国农村上重点高校人数大幅提升占比超六成 关闭期间中止小型加速器的相关研究 尤小立:“教授治校”需要明确的三个基本问题 李家洋:未来大米可个性化定制,不再只是主食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中国农村上重点高校人数大幅提升占比超六成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丘成桐:年轻学者要敢于“无法无天”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2-24

    作者:韩阳梅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9/6/17 11:0336010

    Select Font Size:萧中

    Da

    丘成桐:青年学者应该敢于“违法”

    丘成桐在清华大学发表公开演讲。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图片中心

    ■韩阳梅,本报实习记者

    “要引领当今世界的科学技术,中国必须让年轻人挑战科学界的‘老人权威’。”在最近举行的第八届“中国数学家世界大会”上,着名数学家丘成桐发表了题为《中国的高等教育》的公开演讲,深入阐述了他对中西方高等教育的最新思想甚至“批评”。

    在美国,50年来,丘成桐在10多所世界级大学学习和工作,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和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自从1979年第一次回到中国,他每年都去国内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参观几个月。这些经历使丘成桐对中西高等教育有了一定的理解和思考。

    年轻人应该敢于挑战权威。

    事实上,10年前,丘成桐在“第三届丘成桐高中数学颁奖典礼”上说,国内学术领袖和院士专家应该给年轻人更多的创作空间,甚至允许年轻人根据自己的想法“成立不同的分支机构”从事科学研究,而不是让学生走导师的路。

    对学术权威的迷信和对年轻学者意见的漠视给了我们历史的教训。以英国为例,丘成桐指出牛顿曾被视为“权威”。在他死后的100多年里,很少有英国科学家敢于挑战他的权威。这使得英国不再拥有物理和数学硕士学位,这种情况直到19世纪中叶才开始改变。

    ”与普通人的想象相反,学术创新和进步,在学术大师的权威下,并非毫无用处,但也可能造成巨大的危害。在科学创新的前提下,20多岁的青年学生敢于“挑战法律”,挑战科学传统多年。他们经常会找到一种全新的方法,就像爱因斯坦挑战牛顿力学一样。”丘成桐说。

    大力发展基础教育

    丘成桐在讲话中反复强调,中国高等教育必须重视基础科学。

    他说,“一流的技术是从基础科学发展而来的。未来,中国将引领世界科技,必须“大力发展”数学等基础科学,而不是“普通发展”。“

    在20世纪初,包括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在内的学院和大学起初只想发展工程学。后来,他们发现没有基础科学的大力支持,工程不可能取得最好的结果。如今,这些世界顶尖大学拥有一流的数学专业和数学人才。

    与中西教育相比,丘成桐尖锐地指出,“中国的大学仍然是以应用和基础为基础的,两者的结果可能都不成功。"

    丘成桐认为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之间没有矛盾。他也不反对数学和工业之间的联系。那么,你为什么呼吁基础科学的重要性?

    丘成桐的回答是,“相对来说,基础科学不受工业的重视,所以政府应该更加重视它。我经常在报纸上读到,一些申请工作为国家或公司节省了数百万元,但不要忘记国家对它们的投资更多。表面功夫通常会在几年内消失,而投资于基础科学如纯数学的影响是深远的。我们必须挑战世界一流的科学,培养引领世界数学发展的数学家。”

    近年来,国家越来越重视基础科学研究,投入越来越多。然而,丘成桐指出,当他访问一些城市时,他听到最多的问题是“你们的项目在几年内会给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带来什么好处?”管理投资的官员和投资者对基础科学有误解。他们认为基础科学是技术的基本原则,他们经常希望在几年内看到成果,增加地方政府的税收。”丘成桐说,基础科学有其自身的发展原因,不仅仅是工程和经济服务。

    例如,学习基础数学的目标不是一项千年事业,也不是2000金。数学家应该追求永恒的真理。真理可以帮助人们理解宇宙的结构以及自然和社会发展的规律。

    "如果基础科学是从应用和技术的角度来发展的,(水平)是有限的."丘成桐说。

    Learning for Learning

    事实上,在学习中“寻求快速成功和即时收益”的现象今天也开始在哈佛大学出现。丘成桐描述了他朋友的经历政府在私立大学享有越来越多的发言权。哈佛大学物理教授问科学学院院长,他是否可以仅仅出于好奇和“科学优雅”写一份政府资助申请。结果,院长回答说:“有困难!”

    但是,在丘成桐看来,中国科技发展的核心困难仍然是基础科学远离欧美。他认为,由于好奇,必须鼓励学者们学习知识,探索自然的奥秘。“我希望看到中国学者不要为了名利而学习。即使诺贝尔奖或菲尔兹奖章也不应该是学者们的最终目标。”

    ”在一小群中国数学家中,中国的纯数学已经达到世界级水平。但作为一个大国,中国没有足够多的杰出数学家。”丘成桐告诉《中国科学报》。

    他强调中国应该欢迎来自海外的学者,改善学术环境,让优秀的年轻学者成长,受到尊重和重视。这必将极大地促进中国的发展。“他们不需要太奢侈的待遇和一些假名,但他们不能让自己太担心他们需要确保自己的基本食物和衣服、家庭稳定以及对孩子的良好教育。”

    《中国科学报》 (2019-06-17第一版集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