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常州大学本科专业建设教授“说了算” 中国南极长城站卫星网络通讯系统建设成功 常州大学本科专业建设教授“说了算”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林父更换律师 台湾科研人才待遇偏低外部揽才处下风 中国南极长城站卫星网络通讯系统建设成功 中国南极长城站卫星网络通讯系统建设成功 天大百岁教授逝世,遗愿“捐出全部财产回报党和人民”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林父更换律师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林父更换律师 中国气象局回应南京气象局网站删数据事件 台湾科研人才待遇偏低外部揽才处下风 天大百岁教授逝世,遗愿“捐出全部财产回报党和人民”
  • 推荐论文
  • 常州大学本科专业建设教授“说了算” 中国南极长城站卫星网络通讯系统建设成功 常州大学本科专业建设教授“说了算”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林父更换律师 台湾科研人才待遇偏低外部揽才处下风 中国南极长城站卫星网络通讯系统建设成功 中国南极长城站卫星网络通讯系统建设成功 天大百岁教授逝世,遗愿“捐出全部财产回报党和人民”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林父更换律师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林父更换律师 中国气象局回应南京气象局网站删数据事件 台湾科研人才待遇偏低外部揽才处下风 天大百岁教授逝世,遗愿“捐出全部财产回报党和人民”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华中科技大学接连发生两起学生坠楼事件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2-12

    作者:赵学浩资料来源:法律周刊出版时间:2011年

    店铺名称:华中科技大学小中学

    有两个学生连续跌倒

    华中科技大学紫松学生公寓门口贴了一个心理教育宣传板 记者赵学浩拍摄于

    彭凯丰博士,机械

    张程洁,建筑系高年级学生

    9天之内,被称为“中南六省第一学校”的华中科技大学经历了一场噩梦 10月23日,在总部和同济医学院,一名力学博士和一名校外工作人员相继“从大楼上摔下并死亡”。 七天后,一名22岁的建筑专业大四学生“跳楼自杀” 当时,“华中大学生跳楼”成为互联网搜索的热门词汇。

    PW是华中科技大学的一名美国教授,他目睹了一次跳跃事故,然后在一篇在线帖子中给出了三个原因:“为什么没有人使用正确的方法来营救?为什么没人上来帮忙?你为什么让他一个人死?”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回想起来有这些跳跃事件的痕迹,但跳楼者周围的同学和亲戚似乎不明白“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江西师范大学教授郑小将说:“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在社会转型期尤为突出,急需关注和解决。” 不断发生的跳楼事故反映了我国高校生命教育的缺失。 "

    对于位于江城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来说,2011年秋天是一个多事之秋 10月23日,一名力学博士和一名校外工作人员在总部和同济医学院“摔死”后,仅仅7天之后,一名建筑系的22岁高年级学生“跳楼自杀” “中国中部一名大学生跳楼自杀”的消息不胫而走,甚至一度成为互联网上的热门关键词。

    在短短的九天时间里,这所被称为“南非中部六省第一学校”的高等学府进入了一场噩梦,悲剧接连上演。 无论学校的学生或毕业的校友参加这项工作,他们不仅对跳楼自杀感到非常震惊,而且还担心他们容易放弃的青春和生活。 对此,江西师范大学道德与生活研究所所长郑小将教授表示:“大学生在学习、就业、情感和人际关系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自杀事件在高校接连发生。一方面揭示了高校心理危机干预的不足,另一方面也凸显了高校学生生命教育的缺失。 “

    力学博士的不归路

    11月6日,武汉河边开始下毛毛雨 在这个人口将近一千万的城市,正在举行两次不引人注目的纪念仪式。 从那以后,这两个家庭已经送走了他们最亲近的亲戚。

    10月23日星期日上午,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研究博士、27岁的彭凯丰从他居住的11号西楼四楼“摔死”。

    “早上7点57分,离出门只有三分钟了,宿舍门就开了。我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然后两个路过的女孩尖叫道“有人从大楼上跳了下来”。" 11月7日,华中科技大学西十一楼的楼关阿姨回忆起这一天,记忆犹新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大楼的。学生们帮助我回来 华中大学学生傅亚辉在一份在线杂志上说:“大约8点钟,一名男子在西部第11栋房子里跳楼身亡。” 美国教授PW碰巧经过,听到了着陆的声音,经历了所有早期的场景。 教授首先冲到伤员面前,发现他还在呼吸和清醒。 这时,有人打了120报警 然而,上午8点20分左右,中国科技大学大学医院的两名医生抵达现场,“检查后,他们被确认死亡”

    事故发生一小时后,大约上午9点,中国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报告说“一名女孩从大楼上摔了下来” 然而,已证实从大楼上摔下的人是校外人员,已被送往医院抢救。 11月8日,记者经多方核实,从大楼上摔下来的人最终没有获救。

    “一天两次跌倒对HUST来说应该是60年来最黑暗的一天 当她对记者说这话时,学校里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低年级女生摇摇头,反复叹了口气。

    至于彭凯丰,虽然Xi二房11号楼的建筑经理阿姨说她“很少说话,印象不深”,但她告诉记者一些内幕消息:10月22日,彭凯丰从同一楼层的一名医生那里借了一部手机给“米歇尔普拉蒂尼”(michel platini)打电话,后者为他提供了一份研究。然而,打完电话后,她只是听了对方的话,一句话也没说。 挂断电话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在医生的床上呆了一会儿。

    然后,借用他手机的医生向彭凯丰要了他的电话号码,这样他就可以“以后再联系”但是彭用非常冷淡的语气说,“没必要。要一部电话又有什么用,它解决不了问题。”

    “当时我觉得他有点不对劲 医生后来回忆说,但他毕竟不太了解彭凯丰,所以他没有问“怎么了?"

    然而,彭凯丰的同学高川(化名)说,“国庆节那天,他还参加了一个同学在青岛的婚礼,和大家说笑,没看出什么不妥。” 但高川也说,“我听说事故前他和老板(博士生导师)吵了一架,想换一个导师。” 然而,该声明没有得到学校的正式回应。

    2007年,彭凯丰被华中科技大学录取攻读研究生和博士学位。记者注意到,本科学习海洋工程的彭凯丰获得了“日本邮船(NYK)奖学金”,成绩不错。

    然而,华中科技大学不止一名博士生透露,彭凯丰所在专业的博士论文“最近升级了。最初,只需要发行几份D级文件,但现在需要发行B级文件。压力绝对很大。” 记者还了解到,在以“严谨治学”着称的华中科技大学,学生因博士论文不合格而推迟甚至未能毕业的情况并不少见。

    “我不多说话,我内向”是许多认识彭凯丰的人对他最直接的印象。 这位“看起来有些虚弱”的博士生在10月23日早上给他妹妹打电话时,只说“我累了,想休息”,然后跳下了四楼。

    ”我们的同学仍然不明白他的心情何时会改变。如果有人能注意到他的情绪是错误的,并及时启发他,悲剧可能不会发生。 ”11月6日,高川向记者感慨道

    被感染的“堕落者”?

    10月31日下午2点左右,当22岁的建筑系高年级学生张程洁从华中科技大学紫松学生公寓15号楼6楼跳下时,“整个华中科技大学充满了强烈的紧张气氛”,“三连跳”给当时这所着名的大学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从13: 21开始的40分钟内,张程洁通过他在人人网上的账号“张程洁三”发了四条信息。最后一个说,“走得太快了。” 再见,地球人。"

    “当时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还是隔壁宿舍的人告诉了我这个消息 ”说起那天张程洁的情况,他的一个室友看起来很难过,“我真的没想到他有什么可想的?“

    根据同学的记忆,那天早上张程洁没有去“他一直不喜欢的设计班”,而是在“宿舍”里玩游戏。中午,他和父亲出去吃饭,再也没有回到宿舍。 然而,根据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中国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07级学生的记忆,张程洁在13号楼和15号楼的交界处发生了事故。他应该从13号楼的顶部跳到15号楼的顶部。

    据张程洁的家人说,学校对他们说,“张程洁在14时05分被分开。救护车在10分钟内到达,医生在14时25分宣布没有生命体征,警察在14时50分到达并隔离了他。 ”

    11月6日,张程洁的高中同学自发地从Xi、山东、苏州等地为他送行。 在许多学生的印象中,他是一个“相对内向害羞”的男孩。 自从2008年他去华中科技大学学习五年制建筑以来,至少在他大三之前,他有“好成绩” 记者注意到张程洁获得了“2008-2009年学术进步奖学金” 他的一个室友说:“他从三年级开始就有一点变化。他开始觉得学习很无聊。他经常不去上课,把话题挂掉。” "

    11月1日,中国科技大学科技学院在该校白云黄河论坛上发布了一篇名为《关于建规学院2008级一本科生坠楼事件的相关说明》的文章,称张程洁“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抑郁症” 此外,这个学生还有五门课不及格。" 这一说法引起了张程洁同学和家人的怀疑,他们认为学校不应该以他为例来挂断这个话题。

    至于为什么张程洁从大三开始就觉得学习无聊,他的高中同学和室友都不明白。他的一个室友说,“问他为什么,他没说。” 各种迹象表明,在张程洁大三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对他影响很大的事情。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他的一个高中同学总结道

    张程洁,一名“文艺风格”的高年级学生,他“热爱摄影,有很好的文艺技巧”,告别了这个世界,把“心不在焉的父母”抛在了周围人的不确定之中。

    专家:缺席大学生活教育

    第一次坠落事故后,HUST研究生院通过QQ群向所有研究生发出提醒:“多注意,关心身边的人,遇到困难时想办法和身边的人在一起”,但没能阻止悲剧继续上演。

    在接下来的11月1日,中国科技大学科学技术部发布了一份文件,呼吁学校的学生“能够更加关心自己,关心他人,保持积极的态度。如果学生在学习和生活中遇到困难和问题,他们可以向系里的老师、大学生发展研究和指导中心以及学生事务部寻求帮助。" "

    “事件发生后,学院给我们开了一个关于悲伤和释放的心理咨询会议。请要求心理咨询老师教我们如何恰当地发泄情绪和释放悲伤。 江贵学院08年级的一名学生告诉记者,他认为“效果不会很好”。"

    华中科技大学的一名学生向记者报道,虽然该校在他入学时举办了一次心理讲座,大一还开设了一次公共心理咨询课,但后来基本上没有这方面的调查和咨询。 学校里的许多心理讲座和测试只是形式而已。

    10月25日,华中科技大学外籍教师PW教授通过一名学生的帖子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他在他的帖子中提出了三个理由:“为什么没有人使用正确的方法去营救?为什么没人上来帮忙?你为什么让他一个人死?”

    ”事实上,这位教授提出的问题都属于生命教育的范畴,这也恰恰反映了我国高校生命教育的缺失。 江西师范大学的郑小将教授说:“生命教育,包括死亡教育,实际上是现代大学生应该准备的常识。大学应该提供这种教育。 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在社会转型期尤为突出,亟待关注和解决。 “

    然而,华中科技大学相关人员对几起坠落事故的态度有些令人吃惊 当记者要求学校党委宣传部对此事进行采访时,一名女工作人员说,“难道一切都结束了吗?”当记者“想知道后续情况”时,工作人员说这“只是增加了悲伤”

    11月8日,当记者离开华中科技大学时,一排《知晓心理常识、助人自助》广告牌被放置在张程洁坠楼身亡的紫松学生公寓外,但来来往往的学生很少停下来观看。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