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教育部拟推荐申报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项目公示 张杰院士:努力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中国特色城镇化发展重大咨询项目结题 教育部拟推荐申报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项目公示 天津大学选博导“70后”和“80后”占三成引质疑 朱永新: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朱永新: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朱永新: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天津大学选博导“70后”和“80后”占三成引质疑 基础研究:想说爱你不容易 基础研究:想说爱你不容易 朱永新: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教育部拟推荐申报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项目公示
  • 推荐论文
  • 教育部拟推荐申报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项目公示 张杰院士:努力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中国特色城镇化发展重大咨询项目结题 教育部拟推荐申报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项目公示 天津大学选博导“70后”和“80后”占三成引质疑 朱永新: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朱永新: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朱永新: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天津大学选博导“70后”和“80后”占三成引质疑 基础研究:想说爱你不容易 基础研究:想说爱你不容易 朱永新: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教育部拟推荐申报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项目公示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张杰院士:努力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2-07

    作者:张杰资料来源:人民日报发布日期:2015/7/20 9:19:34

    评选名称:萧中院士

    Da

    张杰:努力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 最近在上海的一次视察中,习近平同志要求上海“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迈进” 要在中国实施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需要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以有效聚集创新要素。 当前,我国在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过程中,面临着提高人力素质和能力、提高资本驱动的创新效率、创新体制和机制等关键问题。 如何扩大“三大资源”(教育资源、人力资源和政策资源)、“三大资本”(私人资本、国有资本和国际资本)和“三大产出”(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创新型企业的高速成长和新兴产业的高效转移)之间的乘数效应,是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历史经验表明,科技创新中心在推动一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以美国为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以东海岸波士顿和西海岸加州硅谷为代表的科技创新中心转型的带动下,美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经历了科技和产业的五大变革,实现了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变,长期保持了创新的垄断地位。 分析美国科技创新中心的特点,不难发现它们都有“三个资源”、“三个资本”、“三个产出”等因素。

    近年来,中国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科技创新力度的不断提高,中心城市创新要素集聚功能日益完善,成为支撑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重要保障。 然而,还应该指出,中国在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方面仍然面临许多问题。例如,创新人才的数量和质量不能满足创新驱动发展的要求。资本驱动创新的效率亟待提高。创新体系机制不完善等。 因此,如果我们能够加快推进教育、人才和政策三大资源,有效整合民间、国有和国际三大资本,更加注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科研成果、创新型企业的快速成长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三大产出的高效传递,中国就能抓住历史机遇,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应该强调的是,“三个资源”、“三个资本”和“三个产出”是一个矩阵有机系统。 “三大资源”是投入子系统,其中教育资源是人力资源建设的基础。人力资源的数量和质量是创新驱动和产业升级的关键。科学的政策资源是各种资源和因素发挥作用的保证,决定了教育资源投入向人力资源产出转化的效率。 “三大资本”是转型子系统,其中三种资本相辅相成。三者竞争、合作、互补,将资本配置到最有效的地方。 “三大输出”是输出子系统,三者之间的关系是渐进的。高水平科研成果的持续生产和快速转化将不断推动创新型企业,支持其快速成长。创新型企业有效集聚形成新产业,推动整个经济体系转型升级,从根本上提高国家竞争力。 子系统之间也必须形成良好的耦合关系,即只有不断将资源转化为资本,不断支持创新活动,才能获得高水平的产出。 在这个矩阵有机系统中,每个元素都是乘数 系统的产量、质量和效率不仅取决于每个要素,还取决于它们之间良好的乘数效应。

    要在中国建立全球科技创新中心,需要扩大上述有机系统的乘数效应。 为此,我们应做好以下工作:第一,应对“人口红利”下降的挑战,全面提高教育水平和质量 在人口数量红利逐渐减少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充分发挥我国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体系相对完整的优势,全面提高教育质量,为新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高素质的人力资源。 特别是加快高校综合改革步伐,推动高校根据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需要进行教育体制改革。 二是打破资本与科技相结合的制度枷锁。 资本和科学技术的有效结合能够产生强大的发展动力。 加强各类资本与重点研究机构和高校科技资源的结合,完善合作创新政策和机制,鼓励各类资本以强有力的政策和便捷的路径安排进入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领域,形成资本与科技相结合的合作创新红利。 三是消除科技成果与产业创新之间的各种障碍。 疏通创新链向产业链传递的各个环节的障碍,依法保障科研人员成果转化的收入 鼓励科研人员在企业、大学和科研机构之间以及跨地区流动。 为了摆脱狭隘的利益观,我们应该对各地的科技成果给予最细致的关怀、衷心的祝福、最热烈的掌声和最强有力的支持。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校长)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