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加拿大部分取消在线同行评议 9省区异地高考方案出炉多地承诺年内公布细则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星光璀璨》:诺奖科学家“大手拉小手”的杰作 9省区异地高考方案出炉多地承诺年内公布细则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加拿大部分取消在线同行评议 应对国际商务谈判中的文化差异策略的论文 学界苦出版商久矣战火频发何时了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9省区异地高考方案出炉多地承诺年内公布细则 《星光璀璨》:诺奖科学家“大手拉小手”的杰作
  • 推荐论文
  • 加拿大部分取消在线同行评议 9省区异地高考方案出炉多地承诺年内公布细则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星光璀璨》:诺奖科学家“大手拉小手”的杰作 9省区异地高考方案出炉多地承诺年内公布细则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加拿大部分取消在线同行评议 应对国际商务谈判中的文化差异策略的论文 学界苦出版商久矣战火频发何时了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9省区异地高考方案出炉多地承诺年内公布细则 《星光璀璨》:诺奖科学家“大手拉小手”的杰作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1-20

    作者:范秀迪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时间:2019/1/23 8:27336028

    Select font size:small middle

    big

    惩治学术不端行为,“纵容”是最大的“敌人”

    范秀迪,同济大学教育评估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大学智库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范秀迪

    过去2018年,学术不端行为在国内外频繁发生 当然,客观地说,没有一个组织或团体能够保证其内部不会有学术不端行为。 然而,如何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反映了学术机构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态度和学术不端问题的实际情况。

    2018年11月,哈佛大学附属医疗中心主动举报并要求一位知名教授删除31篇文章,并罚款1000万美元。 同年12月,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董事会投票罢免了该大学的一名副教授,理由是他伪造了联邦基金的研究申请。该大学还向资助它的一些研究机构返还了35.5万元。 这两所学校的做法令人钦佩。

    相比之下,在我国,学术机构成员的学术不端行为几乎总是从外部“捅出来”。 许多学术不端行为的问题不是机构领导人不知道或没有人举报,而是领导人“睁大眼睛闭上眼睛”,让他们的发展“纵容” 科学网微信公众号曾就哈佛“退稿”学术不端问题进行过一次在线调查。3000多名选民中,90%以上认为哈佛大学对学术不端行为的处理是“合理的,而选民对国内机构对学术不端行为的处理最不满意,因为“处理不积极,过程不透明,结果不清楚”。"

    纵容学术不端行为已经成为一些社区组织的默认规则 在个人或群体通过学术不端行为获得丰厚“回报”的示范效应面前,原本谨慎的利益相关者会受到诱惑,加入学术不端行为的行列,而群体中的反对者则会受到孤立甚至威胁。 一旦纵容学术不端行为的氛围形成,除非外部力量干预,否则通常很难打破这种氛围。 这种具有组织纵容性质的学术不端行为不仅是我国学术不端现象,也是学术造假效果不太明显的根源

    惩罚学术不端行为,首先要抓住“纵容学术不端行为”的主要矛盾。需要澄清以下几点:

    首先,纵容学术不端行为将直接损害国家的科研信誉。 如果学术机构内部的学术不端问题要受到外部媒体和互联网的监控,那么谁会相信学术机构内部的“干净”?学术不端行为是可怕的,纵容学术不端行为更可怕。这将导致对中国国内外所有科技研究成果的偏见或排斥,损害所有中国学者和研究人员的合法利益。

    其次,纵容学术不端行为本质上是学术组织非法“掠夺”学术资源。 学术组织纵容行为背后的“利益链”逻辑非常明显:学术机构可以依靠虚假的科研成果制定论文指标、人才指标、学科指标、专利指标等,这些行为最终与政府管理部门对教育科研机构的评价和资源配置密切相关。 毕竟,纵容学术不端是为了不当得利。

    第三,纵容学术不端行为将严重影响国家科技经济的竞争力 “韩信一号”诈骗案震惊了国内外。伪造者在外国芯片上添加了自己的标识,并将其转化为“韩信一号”,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为什么这种赤裸裸的欺诈已经三年没有被揭露了?即使在那之后,类似的“换壳自主创新”事件仍然发生。 这也将严重误导国家对科技实力和科技发展战略的自我评价,使中国人民因盲目陶醉而失去赶超世界一流的最佳机会。

    学术机构纵容学术不端行为,深层原因在于利益驱动。 学术机构是唯利是图的,极大地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在惩罚学术不端行为的问题上,我们必须首先确立学术机构是主体的首要责任 同时,由于科研成果涉及渊博的知识和专业精神,政府部门和公众很难识别和判断学术不端问题。 因此,要处理学术不端问题,主观和客观都取决于学术机构的第一次独立问责。 此外,学术不端问题依赖于领导人的庇护和组织的土壤。它也可能演变成一个利益关系极其复杂、恶性程度极高的学术腐败问题。

    同时,我们还需要加强学术评价和管理中的“去行政化”。 国家应引导建立学术共同体机制,树立科学的人才评价观,突出品德、能力和绩效导向,克服单纯依靠论文、职称、学历和奖项的倾向。

    2018年底,在南京大学梁颖教授学术造假的案件中,造假者梁颖在学术同行评价中并没有占据很高的位置,但凭借他的“假冒伪劣”论文,他能够在当前的学术评价管理体系中“如鱼得水”,赢得各种荣誉和头衔。这值得思考。这也要求我们改革行政主导的学术资源配置机制,切断仅仅将“上限”和“论文”数量与学术机构经费挂钩的“利益链”。

    最后,惩罚学术不端行为要求我们对“宽恕”学术不端行为的机构承担连带责任。 首先,我们应该从国家“双一流”建设单位开始。 “双一流”建设单位示范效果极强。如果这些机构“纵容”学术不端行为,那就表明这个单位的“道德”不值得这个位置。 因此,一经查实,教育部应拿出勇气“扭断壮汉的手腕”,严厉惩罚“零容忍”,以便在国内外教育研究中树立诚实守信的国家形象,营造干净健康的学术环境。

    《中国科学报》 (2019-01-23第一版集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