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我国科技基础性工作获阶段性成果 天文学家热情期盼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升空 我国科技基础性工作获阶段性成果 全国高校科普H5制作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文献资料在历史教学中的使用 全国高校科普H5制作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聘任40位院士专家加强人才建设 全国高校科普H5制作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PNAS:潘建伟小组率先实现量子容失编码 学界苦出版商久矣战火频发何时了 夏军教授获国际水文科学奖Volker奖章 2014年度国家科技奖励科技报告工作启动 全国高校科普H5制作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 推荐论文
  • 我国科技基础性工作获阶段性成果 天文学家热情期盼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升空 我国科技基础性工作获阶段性成果 全国高校科普H5制作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文献资料在历史教学中的使用 全国高校科普H5制作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聘任40位院士专家加强人才建设 全国高校科普H5制作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PNAS:潘建伟小组率先实现量子容失编码 学界苦出版商久矣战火频发何时了 夏军教授获国际水文科学奖Volker奖章 2014年度国家科技奖励科技报告工作启动 全国高校科普H5制作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学界苦出版商久矣战火频发何时了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1-16

    作者:邱陈晖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9/4/15 11:16:53

    Select Font Size:Small Medium

    Large

    Academic Hard Publishers for Long?过去一个月,随着美国最着名的公立大学系统之一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不断向国际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举起抵抗的旗帜,以大学图书馆和科研机构为代表的学术界和出版商之间的战争再次爆发。

    今年2月底,美国加州大学的一份声明显示,该大学与爱思唯尔大学之间的谈判已经破裂,后者今后将得不到支付。 这意味着世界着名的大学将不再能够获得Elsevier(一个名为《柳叶刀》 《细胞》等的出版商)的期刊论文。拥有2500多种学术期刊。

    天敌是那些不能离开彼此的人,但他们立场不同,彼此之间经常发生冲突。 这似乎是学术界和出版商之间的关系:前者不断探索和拓宽人类对世界理解的边界,而后者保存和传播这些最先进和最精英的知识。 这两个人本应该互相依赖来满足彼此的需求,但他们无法抵抗真正的冲突,彼此相爱,互相残杀,甚至无法为利益而“战斗”。

    早在七年前,一场名为“知识的价格”的抵制就彻底暴露了这一现象。 后来,这种阴谋在世界许多地方上演。 与此同时,爱思唯尔并不是在此过程中唯一被指控的出版商。

    无论是中国的CNKI还是世界的springer,这些随着学术界的崛起而成长的学术出版巨头都与学术界发生过类似的摩擦甚至冲突。

    自今年2月以来,翟天林学术不端行为的不断发酵再次让中国知网重返公众视野。许多人第一次了解到这个中国最大的中文信息和知识服务提供商的巨额利润,并惊呼北京大学等国内知名大学的图书馆不得不暂停续借,原因是中国知网的订阅费逐年飙升。

    至于斯普林格的自然经历,它让人又笑又哭。 今年1月,出版商推出了一份名为《自然·机器智能》的新出版物,但甚至在杂志诞生之前,它就已经遭到了世界各地数千名科学家的“签名抵制”,抗议者呼吁增加更多“零成本”的开放阅读期刊。

    在频繁的战争背后,最受批评的问题可能是出版商的“高价”。 埃斯维尔董事长

    chi yongshuo最近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 根据他的声明,所谓的“高价”实际上是“学术期刊是否物有所值”的问题 对于学术界的个人研究者来说,他们可以认识到这些论文和期刊的价值。然而,学术期刊往往是由学校、科研机构和图书馆订购的,这可能使后者难以准确认识到这些期刊的价值。

    据他介绍,爱思唯尔(Elsevier)过去15年发表论文数量的复合增长率为5%,而期刊价格的增长率远低于这个数字。 此外,爱思唯尔(Elsevier)发表的论文比例约占世界学术论文的18%,但被引比例占26%,这也表明论文质量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提高。

    毕竟,从科研人员向学术期刊投稿到论文最终发表,这个过程包括专家评审、同行评审以及对学术成果的原创性和发表价值的评估。幕后工作和由此产生的出版成本并不广为人知。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大部分论文由于自身的质量而没有发表。 以世界知名的《细胞》为例,该期刊的废品率高达96%,几乎所有可以发布的科研成果都是一流的创新研究。

    ”换句话说,我们的学术期刊是‘物有所值’,这就是为什么更多的研究机构和个人仍然订阅埃尔塞韦。 ”迟永硕说道

    2017年,由数百所韩国大学和图书馆组成的财团在宣布期刊价格上涨4.9%后,最终“屈服”与爱思唯尔展开“价格谈判”。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谈判和几次谈判破裂后,学术界最终输掉了这场战斗。

    毕竟,找到一个“学术资源库”来取代像埃尔塞维尔这样的巨人仍然是一个“寓言”

    因此,在与出版巨头“朋友圈”短暂告别后,韩国学术联盟与爱思唯尔“再次握手”,并于2018年初达成协议,同意3.5%至3.9%的增幅略低于爱思唯尔最初的4.9% 坦率地说,出版商已经选择将他们的部分利润发放给学术界,学术界继续向前者支付订阅费。

    根据爱思唯尔的说法,出版商有4000多份全球用户协议,每年都要与学术界的不同客户“续约”。 “只是最近的一些谈判,显得更加引人注目 ”迟永硕说道

    除了价格之外,另一个经常被提及的问题是期刊的现有获取模式“学术界”(Academy)向出版商提供“研究成果”,出版商在出版后形成学术期刊,然后反过来将成果“出售”给学术界,但其中的学术界人士和科学家个人无法从中获得经济利益 如果科学家希望他们的作品在出版后立即“公开”,他们将不得不向出版商付费。

    "是什么让你这么做的?"一些科学家感慨,“学术界长期以来饱受出版商之苦”。对于一些学术机构来说,似乎只有继续围绕出版巨头,研究才能继续并得到认可。

    一种叫做“开放存取”或“开放存取”的模式出现了。

    具体来说,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绿色开放存取”(green open access),费用由读者支付,为订阅付费的读者可以在论文发表后立即阅读订阅,一段时间后开放存取;另一种是“黄金开放存取”,即该论文在出版时对公众开放,但出版费用由作者承担。

    迟永硕不同意爱思唯尔“反对”开放获取的说法。 他表示,爱思唯尔并不反对开放存取,但一些学者希望迅速从“绿色开放存取”转向“黄金开放存取”。双方讨论的重点主要是变革的速度和模式。

    对于出版商来说,这意味着他们的商业模式将从向读者收费转变为向作者收费。

    但迄今为止,出版商中最负盛名的杂志,如《自然》和《科学》,仍然向读者收费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尽管对“黄金开放存取”的需求很高,但根据全球学术出版统计,迄今为止,85%的科研作者仍然选择传统的订阅模式来发表论文。

    迟永硕告诉记者,为了实现快速转型,短期内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如果学术界能够分担一些成本,爱思唯尔愿意尝试,但爱思唯尔独自承担转型的所有成本是不合适的。

    如今在中国也有人呼吁“黄金开放存取”,但有些人认为“绿色开放存取”是现阶段各方都能接受的“妥协”。

    迟永硕表示,作为出版商,爱思唯尔并不偏好“绿色”和“金色开放存取”。他们根据科学研究者的偏好做出决定。 自2014年以来,爱思唯尔已开始与40多家机构签署协议。该出版商也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开放存取”出版商之一

    “到目前为止,中国有关部门和科研机构尚未做出最终决定。我们非常关注各利益相关方的讨论,希望了解他们的真正需求(学术界) ”迟永硕说道

    然而,不管学术界做出了什么样的最终选择,也不管与出版业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属于全人类的尖端知识应该不断开放和共享。 正如加州大学教师学术委员会主席罗伯特梅所说,“知识不应该只提供给那些有能力的人。” "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只是为了传播信息,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