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弹性卸料双孔垫片正装复合模设计 放弃高薪争抢铁饭碗“考碗族”何以风靡大学校园 中国首届“云”计算大会在京举行 北京大学等20所高校可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 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建议取消高考分批录取 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建议取消高考分批录取 中国首届“云”计算大会在京举行 弹性卸料双孔垫片正装复合模设计 意大利科学家因橄榄树死亡被调查 意大利科学家因橄榄树死亡被调查 北京大学等20所高校可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 意大利科学家因橄榄树死亡被调查 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建议取消高考分批录取
  • 推荐论文
  • 弹性卸料双孔垫片正装复合模设计 放弃高薪争抢铁饭碗“考碗族”何以风靡大学校园 中国首届“云”计算大会在京举行 北京大学等20所高校可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 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建议取消高考分批录取 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建议取消高考分批录取 中国首届“云”计算大会在京举行 弹性卸料双孔垫片正装复合模设计 意大利科学家因橄榄树死亡被调查 意大利科学家因橄榄树死亡被调查 北京大学等20所高校可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 意大利科学家因橄榄树死亡被调查 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建议取消高考分批录取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建议取消高考分批录取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1-27

    作者:孙陈晖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发布日期:2011年

    复旦大学副校长蔡大峰建议取消高考“”的部分录取。“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和变化,高考录取实际上突破了原有的规则。” 分批参加高考的做法应该调整。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副校长蔡大峰建议高考本科生录取应改为“同批录取”。除了那些被评估为需要优先录取的专业之外,所有的学院和大学都应该提供本科专业供考生同时选择和同时申请入学手续。

    蔡大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大学入学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学应该从培养的角度选择学生,培养目标和要求越明确越好。 高考选拔的内容是有限的。作为对几门课程学习水平的测试,它只反映了大学最基本的培养目标和要求,而不能反映大学的培养特点。然而,由于高考是一项系统的活动,它具有很强的约束和导向作用。它的简单标准不仅促进了大学培训的简化,也促进了高中乃至高中教育的简化。 他认为,为了形成鲜明的高中和大学教育,我们必须开放双向选择。

    自恢复高考以来,高考招生一直是分批进行的,即高校分成两三批,考生分批填写愿望,高校分批招生。 在改革高考的各种呼声中,很少有人提出改进这种录取方式的建议。 然而,蔡大峰明确指出:“从招生效率和教育理念两个方面来看,分批招生的做法需要重新考虑。” “

    蔡大丰认为,高校招生统一考试和批量招生的做法是计划经济时代分配制度的产物,源于国家和地方高校差异化管理的制度和理念。 它规定一些学院和大学在全国范围内招收学生,并首先录取他们。一些学院和大学在当地招收学生,然后接受他们。 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和变化,高考招生实际上突破了这一规则。 例如,下属高校实施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联合建设。这些学院和大学在全国招生时客观上需要考虑当地的需求。地方高校在全国范围内招生,已经成为一种合理的、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许多高校已经实行了跨批次录取,即不同专业的学生分批次录取。 简而言之,高校的数量大大增加,高校的实际教育水平也发生了变化。高考分班的原有基础已经改变,政府应该重新评估录取规则。

    蔡大峰从三个方面阐述了高校批量招生改革的原因:

    首先,高校需要独立面对社会,平等行使招生权。 蔡大峰说,高校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特点或优势。高校和公众都有自己的评价。 当候选人选择大学时,这种评价与个人需求直接相关。 因此,从宏观角度来看,高等教育应该面向社会和考生。关系越直接和开放越好。这样,大学可以获得最真实的社会信息,促进自己的办学。 政府应尽可能地退出高校招生与考生报名的关系,这有利于教育的发展。

    ”不同的学院和大学有不同的招生结果,这是任何行业都会遇到的事实,不需要刻意回避。 蔡大峰认为,政府应该更加致力于创造一个开放、公平的制度环境,让每所大学都能平等地选择学生,而不是被分配选择哪个年级的学生。 如果每所大学的生源有限,就像命运注定一样,大学教育改革和管理的积极性将受到严重影响,国家高等教育的发展模式将不可避免地受到限制。 因此,政府在高考管理中不应干预考生与高校的关系。

    其次,候选人需要独立判断,选择自己的机会。 蔡大峰说,不同的大学和考生是不同的,这是客观事实。大学和考生自然会做出自己的选择。政府为这种选择规定的范围和程序不仅缺乏依据,而且影响考生和大学的判断。 自主决策是公共教育管理的一个重要原则,也是社会管理的一个重要思想,选择的结果取决于自己的能力。 高考的政策和程序应该平等对待学校和考生。

    “高考只是大学和考生相互选择的平台。该平台必须首先是平滑和水平的,以确保顺畅的流动 选择的路径和方向应该由选择主体自己决定。 蔡大丰认为,中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后,对高考的需求增加了。原因之一是个人需求过于统一,社会需求过于单一,加剧了正式竞争,这与政府引导的偏差有关。

    蔡大峰指出,大学和考生按考试成绩排名的制度,以及拔尖教育、重点建设、一流大学等肆无忌惮的宣传,增加了考生选择大学的顾虑和欲望,限制了大学和考生发挥独立的作用,这对教育的健康发展没有积极意义。 根据考试成绩对大学和考生进行排名的做法不应继续下去。

    第三,高考改革需要逐步创造条件,最终实现双向自主选择。 蔡大丰认为,从长远来看,高考制度必须与高校自主招生制度、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和综合绩效评价体系建立科学合理的关系,这就要求政府尽快进行研究、引导和调整。

    他指出,在统一的高考制度下,即在全国各大学使用一套内容和标准来评估学生并安排他们入学的制度下,所谓的自主招生是不完全的,并不代表真正的自主选拔。 此外,所有独立招生都是一项政策行动,高考分数仍然是最权威的选拔依据。 因此,除此之外,还必须探索更多的改革。

    "从操作上来说,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精简录取批次有利于缩短高考录取时间 ”蔡大峰说,目前从高考成绩出来到大学开学大约有60天,从第一批录取结束到大学开学大约有50天,从第二批录取结束到大学开学大约有40天。 在今后的高考改革中,是否应安排高校参照高考成绩和学术水平考试成绩进行自主选拔;如果我们想对大学实行平行录取制度,实行更加开放和自由的选拔程序;如果两者一起实施,四十多天就很短了,我们需要努力简化高考的录取程序。

    蔡大峰认为加分政策是由高考制度产生的,关键是讨论高考制度本身的合法性。如果建立了更符合教育和办学规律的大学选拔制度或高中生申请制度,加分政策自然就不存在了。 此外,即使在高考制度下,政府也不应该采取政府规定的分数补贴政策,因为分数是知识测试的结果,不能根据政策给予考生。此外,政府不是选拔对象,无权直接给考生打分。 因此,奖金政策需要的不是“清理”,而是“清理”。 如果高考内容之外还有其他因素可以作为选择内容,可以选择它们作为特定的对象,而不是给考试科目加分数,这是不科学的,至少对所有考生都不公平。

    蔡大峰强调,高考已经成为一个功能和利益复杂的系统。只有有了明确的改革目标、方向和总体规划,才能分析具体措施的合理性。 大学选择学生或高中生申请大学的方式因国家而异。中国学生在日本、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申请大学是很常见的。这些国家的选择制度不同。我们的高考制度需要全面评估。评估的最基本原因是训练效果,至少不是所谓的“减压”

    蔡大丰说:“高考改革的根本目的是发展学生和大学。只要这一目标得以实现,父母和社会就会真正得到满足。” 至于高考改革的方式,原则是给考生和大学更多的机会直接相互选择。 "

    《科学时报》 (2011-3-15 B3合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