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优秀教育哲学论文创写路径和思想来源之我见 全国统一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中的配额分配方式浅析 企业年金发展与税收优惠政策的分析 全国统一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中的配额分配方式浅析 关于突发地质灾害中应急数值模拟技术应用浅析 优秀教育哲学论文创写路径和思想来源之我见 低碳经济时代实施环境会计问题的分析与研究 低碳经济时代实施环境会计问题的分析与研究 低碳经济时代实施环境会计问题的分析与研究 “网络水军”现象的法律规制探析 “网络水军”现象的法律规制探析 关于对“科研设计性有机化学实验教学”的探索 一起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及终止妊娠手术案引发的思考
  • 推荐论文
  • 优秀教育哲学论文创写路径和思想来源之我见 全国统一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中的配额分配方式浅析 企业年金发展与税收优惠政策的分析 全国统一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中的配额分配方式浅析 关于突发地质灾害中应急数值模拟技术应用浅析 优秀教育哲学论文创写路径和思想来源之我见 低碳经济时代实施环境会计问题的分析与研究 低碳经济时代实施环境会计问题的分析与研究 低碳经济时代实施环境会计问题的分析与研究 “网络水军”现象的法律规制探析 “网络水军”现象的法律规制探析 关于对“科研设计性有机化学实验教学”的探索 一起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及终止妊娠手术案引发的思考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全国统一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中的配额分配方式浅析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0-02

    运用市场机制可以有效降低实现碳排放控制目标的成本。中国政府决定在“十三五”规划内建立全国统一的ETS。配额分配是ETS建设中最关键、最复杂的问题之一,也是行政色彩最鲜明的部分。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巨大,形成了以地方化分级管理为基础的行政管理模式。在国家统一的ets中,如何考虑这些因素,建立合理可行的分配方法,并将国家ets排放总量指标分配给各法人企业是本文的核心问题。

    从明显的地区差异和地方化的层级管理来看,中欧有一定的相似性。欧盟ETS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运行时间最长的ETS,中国可以从中吸取教训。国外学者对欧盟ets分配方法进行了大量深入的分析。欧盟ETS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分配主要基于“分散化方法”。成员国主导制定国家分配计划,但也存在配额过多、欧盟内部市场竞争力扭曲等问题。欧盟ets第三阶段加强了集中化,欧盟委员会负责制定统一的自由分配方法和每个成员国的拍卖配额数量。国内一些学者也结合欧盟ets的实践,分析了我国可以借鉴的经验。然而,目前还没有关于我国未来国家ets配额分配的研究。

    本文在分析中国国情的基础上,基于局部化的分级管理体系,从全国排放总量,各省排放总量,限额确定方法等方面分析了全国收支平衡。分配方法。统一碳交易体系配额分配方法,并提出了新的分配方案,以期为我国国家碳交易体系的建设提供参考。在本地化管理模式下,“中央集权法”由中央政府确定,需要考虑区域和企业的排放。因此,信息不对称,政策的实施和协调问题较高,“分散化”的方法是省政府决定分配结果,因此各省可以减少对省碳交易体系覆盖部门的碳排放控制要求,因此减排成本较高的非ETS部门将承担过多的责任,增加整体的社会减排成本,从而面临“囚徒困境”。 “挑战。这是确定需要权衡分配方法的关键点,也是本文的重点。

    1.配额分配采用本地化管理模式

    本地化分层管理是一种在中国已经形成很长时间的行政管理模式。利用“冠军制度”的内部激励机制,促进了中国经济的长期快速增长。 “十一五”以来,可量化的“冠军制度”已经从经济领域扩展到节能,环保和气候领域,成为节能减排和控制碳的核心政策。中国的排放强度。中央政府提出了降低能源强度和碳强度的约束性指标,将其分解为省政府的约束性指标并实施了评估。这样,通过对各级政府的有效激励,它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并且是我们行政传统的延续。

    作为一项政策工具,碳排放交易需要符合中国的行政传统,适应当前的行政体制,并保持对各级政府的有效激励措施。其中,配额分配是与行政管理密切相关的核心任务之一。因此,在全国统一的碳交易体系中,按照“局部分级管理”的模式,采用“中央政府,一省政府,一企业”的方法逐步分配配额,并由省级政府来实现是现实的。充分的决策权。一个可行的选择。同时,该方法也是完全合理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1.在多重政策目标的约束下,有必要确保地方政府的行动空间。在“目标责任制”下,中央政府已经设定了每个省碳排放控制的总体目标。如果进一步直接指定企业中包含ETS的配额数量,则该数量等于每个省中包含ETS的总量,这可能是政府设定的“双重”约束。省政府无法确定ETS和非ETS部门的责任分配,以实现该省的总体减排目标,而且其控制碳排放的行动空间受到很大影响。因此,省政府必须对省内碳排放权交易进入企业的配额分配具有一定的决策权。

    2.中国的地区差异是显而易见的,有必要避免可能导致公平的“一刀切”。中国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技术水平,能源消耗和碳排放强度,能源资源等方面差异很大,导致减排成本和潜力不同,这些因素也存在相互联系和影响。如果该国采用完全一致的分配方法,无疑会削弱对这些差异的考虑。不同地区的企业接受相同的碳排放限制,这将影响地区的“公平性”,并降低分配计划的接受程度和可行性。

    3.在行政资源和信息不对称的约束下,配额分配权的下放有利于政策的实施。粗略估计未来将有成千上万的企业加入国家统一的碳交易体系。如果中央政府直接给这些企业分配配额,不仅存在很大的信息不对称,而且存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省政府对辖区内的企业了解更多,沟通和协调成本更低。省政府拥有一定的分配权,可以充分考虑当地特点和相关产业政策,利用碳交易市场机制,降低实现整体碳排放控制目标的成本。

    简而言之,本地化的管理方法有利于充分考虑区域差异和地方特色,符合中国的行政传统,有利于碳交易体系的实施,但需要进一步分析中央和省级政府在这种分布中的角色分布。

    二,国家碳交易配额分配中的关键问题

    在ETS中,配额分配与总量设置密切相关。汇总根据某些方法分配的配额后,它们必须等于ETS总排放限值。要建立国家统一的排放交易体系,有必要确定国家排放交易总量目标,并为每个注册企业分配相应的配额。由于需要领土管理,因此有必要确定ETS组成部分中各省的总排放量。

    因此,要分析国家统一排放交易体系下的分配方法,有必要弄清该国排放总量,排放总量中所包含的省份的总排放量与企业配额之间的关系,从而提出三种方法。

    要确定中国的ETS排放总量,我们可以采用“分解法”将国家碳排放总量控制目标分解为ETS部门和非ETS部门,以获取ETS总量。我们还可以采用“求和方法”从每个省覆盖的ETS总量中获取ETS排放总量。中央或省级政府可以“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的方式确定各省的ETS排放总量,方法是将分配给企业的配额以某种方式相加。配额分配方法可以由中央政府或省政府决定。

    (1)确定中国ETS排放总量

    ETS排放总量可以通过“分解法”或“求和法”确定,每种方法都有其优点和缺点。

    与“求和方法”相比,“分解方法”具有三个优点。首先,碳交易体系的政策目标更加确定,碳排放权交易部门和非碳排放权交易部门的减排责任明确地分配在宏观层面。第二,决策权相对集中。中央政府决定碳交易体系在实现总体社会减排目标中的作用,并加强对政策工具的控制。目标设定可以充分反映中央政府减少排放的意愿。第三,统一市场的特征很明显,符合传统的“总量控制与交易”系统的特征。当市场波动时,中央政府很容易控制整个市场,效果更好。

    然而,“分解方法”面临不确定性和信息不对称的挑战。受工业化,城市化和经济转型调整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中国未来的碳排放具有更大的不确定性。 “分解法”从国家一级的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目标出发,设定了碳排放交易部门的总排放上限,这将带来各种不确定性。 ETS是企业实施的政策工具。排放总量必须与企业的配额分配相协调。两者的相互协调应计入政策的实施成本中。此外,有必要掌握企业的排放状况,直接来自中央政府的微排放实体信息将面临信息不对称的挑战。

    “加法”和“分解法”的优缺点正好相反。将总量下放到省一级,可以减少宏观数据不确定性的影响;省级政府对企业的情况了解更多,信息收集和处理的成本较低。但是,它不具有“分解方法”,明确的决策权和强大的市场统一性的优点。

    (2)如何确定各省的ETS覆盖总量

    根据本地化管理模式,省政府负责向企业分配配额。有两种方法可以将每个省的ETS覆盖总量与企业配额分配联系起来。一个是“自上而下”的,第一个是“固定”总分发量的;第二个是“自下而上”-在首先分配金额之后。计算总数。在这两种模式下,取决于决策机构,有三种方法可以确定每个省的ETS覆盖总量。

    1.“自上而下”模式

    “自上而下”模型的优势在于政策目标明确。但是,由于总排放目标与企业配额分配的协调,成本很高,宏观因素的挑战也不确定。此外,各省对总体目标和分配结果可能采取不同的协调方法,并对省的优势和支柱产业进行政策倾斜,从而人为地扭曲了不同地区的产业竞争力。在此模型下,有两种方法可以确定省级碳排放交易体系所涵盖的排放总量。一个由中央政府规定,另一个由省政府决定。

    (1)中央法规

    类似于中国现行政策中的“目标分解系统”,可以将全国碳交易体系的排放总量分解到各省,形成省碳排放体系覆盖的排放总量,然后进一步分配给注册企业。由省政府。

    由于类似政策的积累,中央银行之间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目标分解机制,这种自上而下的方法实施成本相对较低。此外,各省的目标由中央政府统一确定,可以避免各省决策的“囚徒困境”,并减少因碳排放约束条件不同而导致的竞争力扭曲。

    但是,这种方法有一个重要的缺陷。在现行政策机制下,中央政府为省政府设定了总体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目标。如果设定了ETS覆盖范围的总目标,则省政府将无法确定ETS部门和非ETS部门。减排责任的分担是有限的,在省内实施减排政策的灵活性空间是有限的。此外,中央政府确定了省级碳排放交易体系的排放目标,而且还存在信息不对称和成本高的问题。

    (2)省政府决定

    这样,省政府可以结合省内的排放分布,减排成本,产业发展等来确定省内ETS的排放上限,并可以独立确定省内在ETS和非ETS中的温室气体控制工作。 ETS零件。避免“双重约束”。此外,省政府拥有大量有关本地企业的信息,这些信息易于沟通,成本低廉,并且在制定计划时更可行。

    但是,这种方法有两个明显的缺点。首先,省级政府的过度决策权可能导致“底部效应”。 ETS主要包括排放源较大的工业企业,对当地经济影响较大,对政策制定的影响较大;为了减少碳排放限制对全省工业竞争力的影响,各省可以放宽对ETS行业的要求,制定过于宽松的ETS目标,将指标过度分配给ETS企业,而不是过度约束非ETS。相对难以减少排放的部门。减少排放的责任增加了社会减排的总体成本,并影响了经济效率。这一教训在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中显而易见。第二,过度的权力下放会影响市场的统一性。 ETS的部分排放限制(相应的指标分配将有所不同)将人为地扭曲该地区企业的竞争力,这可能导致企业甚至地方政府不同意“区域公平”,并增加ETS实施的阻力。

    2.“自下而上”模式

    它与确定该国ETS排放总量的“加法”的利弊相似。 “自下而上”的模型可以减少每个省的ETS覆盖范围的不确定性,但它可能会影响政策目标的清晰性和统一性。此外,公司可能会游说更多配额,从而在公司层面产生“竞争效应”,这可能会使目标过于宽松。

    在这种模式下,配额首先按照预定的分配方法分配给企业,然后将配额分配相加以获得省级ETA的总量。因此,省级碳排放权交易体系覆盖部分的排放上限与配额分配方法主题的确定有关。

    (3)企业配额分配方法的主体

    配额分配方法的确定对于配额分配至关重要。一旦确定了分配方法,就基本确定了企业所包含的配额数量,并确定了“自下而上”省份所覆盖的排放上限。分配方法的确定方法可以是中央政府或省级政府。

    1.中央政府确定

    中央政府确定分配方式,这有利于维持市场的“统一性”,并确保实现全国市场的总体目标。首先,可以避免省份分别确定分配方法。 “种族效应”导致配额过多,社会减排成本增加以及区域竞争力扭曲。其次,统一分配方法更具权威性。第三,采用统一的分配方式可以调整整个行业之间的配额分配,有利于与国家层面的产业政策协调,避免可能导致效率低下的地方保护行为。

    中央政府在确定统一分配方法方面也存在缺陷。首先,省政府缺乏自治权将影响碳交易体系在降低每个省碳排放控制总体目标成本方面的效果。由于地区发展的不同,不同地区对不同产业的发展可能采取不同的态度,配额分配是体现这种态度的重要途径。例如,发达地区可以通过减少免费配额的数量来刺激高排放产业的转移并促进产业升级。但是,全国统一的方法可能会削弱这种影响。其次,信息不对称很重要。要确定配额分配方法,必须考虑区域和企业水平的排放和发展,而中央政府确定的成本相对较高。地方政府对公司的情况有更好的了解,并与公司有更好的谈判机制以降低成本。第三,统一方法不能考虑当地企业情况的差异。例如,由于能源,技术水平等的差异,同一行业在不同地区的排放特征可能不同。如果采用统一的方法,可能会导致不公平的问题,例如“鞭打快牛”。

    2.省政府决定

    省政府作为决策机构的利弊与中央政府的决策机构正好相反。优点是:可以完全反映区域差异;充分发挥地方政府的自主权,体现地方产业政策的特点;信息不对称度低,方案接受度高,成本低。

    这种方法有两个主要缺点。首先,过度的权力下放可能导致“囚徒困境”。由于省工业的保护,省政府将倾向于发展更为宽松的分配方式,从而导致配额过剩。因此,非ETS部门将承担过多的减排责任,增加碳排放控制的总体成本,并影响ETS的实施效果。其次,差异化的分配方式可能导致区域间企业竞争力的扭曲,从而引起受影响地区企业和政府的不满,并影响碳交易体系的实施。而且,按照中国的政策传统,统一的国家政策体系应该有统一的指导计划,否则会影响统一市场的形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