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H5N1病毒研究重启:科学家为何制造致命病毒 中科院学习贯彻刘鹤副总理重要讲话精神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中科院学习贯彻刘鹤副总理重要讲话精神 李邦河:“研而优则仕”危害创新领军人物混同于“官” H5N1病毒研究重启:科学家为何制造致命病毒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被取消退休待遇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 推荐论文
  •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H5N1病毒研究重启:科学家为何制造致命病毒 中科院学习贯彻刘鹤副总理重要讲话精神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中科院学习贯彻刘鹤副总理重要讲话精神 李邦河:“研而优则仕”危害创新领军人物混同于“官” H5N1病毒研究重启:科学家为何制造致命病毒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被取消退休待遇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李邦河:“研而优则仕”危害创新领军人物混同于“官”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3-22

    作者:李帮荷资料来源:文汇报发布日期:2010年

    商品名称的选择:中小企业

    big

    李帮荷:“卓越是官方的研究”伤害了创新领导者。最近,钱学森关于“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不能培养出优秀人才”的问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

    事实上,我们的教育需要大力改革,成为杰出人才的摇篮。 然而,走出摇篮后,要成为钱学森式的杰出人才,必须“五关六将”

    为什么很多人不能完成钱学森的第二步?

    让我们仔细看看《钱学森问题》最详细的资料:《钱学森的最后一次系统谈话》(《人民日报》,2009年11月5日) 全文有3000多个单词,其中90%以上讲述了他是如何在加州理工学院的创新环境中长大的。 他说:虽然他从着名的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硕士学位,但他没有学到任何新东西。 在加州理工学院,创新仅仅在20年后才开始

    这说明钱学森的成长分为两步:第一,奠定基础;第二,应在创新环境中做出长期努力。

    改革开放后,我国也出现了许多表现出卓越创新能力的年轻人。他们已经迈出了钱学森的第二步 不幸的是,我们第一次听说某某年轻人在科学研究方面做得很好,很快就听说他成为上官,再也没有听说过他在科学研究方面的新突破。 这种“研究和卓越成就官员”的现象在过去10年里愈演愈烈,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做法。

    与曾经被歧视为“典型的白人专业”的杰出科研人员相比,“研究与卓越”体现了对人才的尊重。 然而,这股风对硕士人才培养的危害日益明显。 如果不恰当的教育会阻碍创新幼苗的出现,“研究和卓越将导致中等创新树的出现,而这种树最终不会成为参天大树。”

    成为大师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有些人会说:当他们是政府官员时,这些人还在忙着做科学研究。 不错。但是成为大师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陈省身说:伟大的数学家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 改革开放初期,有一句响亮的口号:“时间就是金钱。” 对科学家来说,毫无疑问,时间就是结果!没有长期和全力以赴的努力,你能成为大师吗?

    数学中有两个最权威的奖项:菲茨奖和沃尔夫奖 在48名研究员奖获得者中,13人担任过主任、部门负责人、科学研究主任、总裁和校长,其中9人在获奖后至少服务了9年,大多数人仅服务了3年。 在48名沃尔夫奖获得者中,有17人曾担任过类似的职位,其中至少有2人就职时已超过50岁甚至70岁。 一位获得二等奖的数学家只有53岁到55岁之间的导演,他说他不适合这个职位。

    可以看出,伟大的数学家很难成为创新高峰期的官员。

    显然,科学家的官员不同于政治家的官员。 对政治家来说,当一名官员有利于专业人才的成长。对科学家来说,这是一个障碍。 古人渴望选择“如果你不是一个好人,就成为一名着名的医生” 政治和医学一直是不同的道路。

    毫无疑问,我们需要一群具有管理技能的优秀科学家来当官员,但这应该是在他们超越创新高峰之后。

    对“领导人物”有一种模糊的理解

    人才一升到最高职位,领导官员的现象与对“领导人物”的模糊理解密切相关 科学的“领导者”是什么?只有一个正确的理解:他们是用学术思想和成就引领科学潮流的人,而不是官员。 20世纪最伟大的领导人无疑是爱因斯坦,但他不是官员。

    事实上,“领导人”与“官员”混淆并不少见 例如,在报告" 100人计划"的成就时,引用的第二个项目是:93名主席团以上官员接受了培训。

    "将帅"和"指挥能力"也是模棱两可的术语:这是指指挥大量军队的将军,还是指勇敢领导军队的先头部队?科技领导者是科技官员还是科技大师?

    一些CPPCC成员说:“研究和卓越成就官员”是癌症,恐怕无法治愈 不管它是不是癌症,因为它对创新非常有害,我们必须下定决心根除它。 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为了卓越而学习,成为一名官员”的趋势,就永远不可能建立一个能够与强大的国力相匹配的大师团队。

    (作者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所研究员)

    Read more

    刘道玉:学习和做一名好官员的想法给中国学生带来了过度的负担

    北京大学校长许志宏:学者不需要“学习和做一名好官员”

    特别声明:这篇文章的重印只是为了传播信息,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