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被取消退休待遇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曹俊:工资“倒挂”或可留住博士后 《天体物理学杂志》:黑洞为星系成长“踩刹车” 《天体物理学杂志》:黑洞为星系成长“踩刹车” 教育部:横向科研经费不归项目负责人个人所有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被取消退休待遇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被取消退休待遇 《天体物理学杂志》:黑洞为星系成长“踩刹车”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中国科学家发现2.45亿年前怀孕的恐头龙化石
  • 推荐论文
  •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被取消退休待遇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曹俊:工资“倒挂”或可留住博士后 《天体物理学杂志》:黑洞为星系成长“踩刹车” 《天体物理学杂志》:黑洞为星系成长“踩刹车” 教育部:横向科研经费不归项目负责人个人所有 863信息技术领域“高可信软件”重点项目课题开始申请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被取消退休待遇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被取消退休待遇 《天体物理学杂志》:黑洞为星系成长“踩刹车” 施一公:知足常乐是创新最大的敌人 中国科学家发现2.45亿年前怀孕的恐头龙化石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曹俊:工资“倒挂”或可留住博士后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3-20

    作者:曹骏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5/4/13 9:11336047

    选择商品名称:中小

    曹骏:工资“倒置”或博士后保留

    ■曹骏

    今年标志着中国博士后制度实施30周年 30年来,中国博士后制度为国家培养了一批高水平的创新人才,取得了一批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它对促进我国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推动我国人才工作和人事制度的改革创新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这一体系的发展至今不得不面临这样的尴尬:作为科研第一线的主力军,在中国很难招聘到博士后,优秀的博士后更是凤毛麟角。 所有新释放的医生都去哪里了?一些人离开了科学研究,一些优秀的医生出国做博士后,一些人直接获得了永久的职位。

    一般来说,刚毕业的医生没有完全独立的研究能力。 他们还需要导师的指导以及研究经费和研究环境的支持。 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博士后制度。 直接找到一份永久的工作不是一件好事,许多人已经放弃了。 同时,人才不流动,这对科学研究非常不利。

    新医生有这么多的固定职位,这表明中国的科研正处于扩张期,是人才的卖方市场。 由于有需求,很难说服新医生选择博士后,而不是接受一个几乎稳定的永久职位。 我的一个学生刚刚去了一所大学当讲师。大学要求他们是在职博士后或者出国。 我认为这所学校一点也不混乱,先稳定人心,然后补课。

    出国的博士后学生更难说服。科研水平没有首先提到,工资也高出几倍。当他们几年后回来时,他们可以申请各种各样的进口人才,这显然是捷径。谁愿意在中国做博士后?

    我记得当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李春在担任副院长期间负责“百人计划”时,他要求“职业保留、情感保留和治疗保留” “职业保留”的核心是培养年轻人成为接班人,而不是劳动者。 治疗是最后一件事。无论如何,我们现在不能把这种待遇与欧美相提并论。 在前两个阶段,我们还保留了许多优秀的人才。 然而,为了吸引外国博士后,治疗是至关重要的。

    人事制度也是吸引优秀外国博士后的障碍。 如果你是国外的博士后,你可以获得教授的终身职位。 中国没有终身教授,至少在形式上,每个人每隔几年就签一次合同。

    在筹建教育部协调中心和中国科学院卓越中心的过程中,国内研究粒子物理的同事们反复讨论了当前体系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并考虑如何利用这两个中心的政策自由带头突破这些制约。 在人才培养方面,最突出的问题是青年人才的评价体系和博士后的待遇。 评价体系的问题最终应回到由小同行专家根据学术水平进行的评价,而不是各种职称和数字指标等间接评价。 这就要求各级管理部门把每个人的评价作为一件大事来对待,从粗放式管理向精细化管理转变。 去年,卓越中心通过该领域的一小组同行专家(其中一半是从外部招聘的)挑选了顶尖人才和杰出人才。希望所有成员单位在评估和提升他们的职位时都能参考他们。 这也可以解决一些本地博士后和引进人才之间的不平等问题。

    在博士后问题上,关键是在如何留住出国的博士后、如何吸引国外的博士后、如何让优秀的医生选择在高层次的地方而不是平庸而稳定的岗位上做博士后,来改善待遇,扩大差距。

    谈到扩大收入差距,许多人会反感。 一方面,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现状;另一方面,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是跨越式发展的雄心。 在全球人才流动的环境下,前者决定了平均收入水平不能过高,而后者决定了高端收入水平将与国际水平接轨。 这两者构成紧张关系 无论什么样的系统设计,都无法避免这种张力撕裂下的痛苦 在现阶段,我们不应寻求缩小收入差距,而应努力实现机会平等以及程序公平和透明。

    因此,两个中心联合设立了“赵忠尧研究奖”,以招募国际一流博士后研究人员。 各成员单位负责招聘和日常管理,但统一选拔 被选中的人被称为“赵忠尧博士后”。除了所在单位的工资收入外,他/她还可以获得8万元的年终奖。 对我院来说,博士后每年的收入约为20万元,约合3.2万美元。 虽然与国外标准有一定差距(估计在4万到6万美元之间),但许多问题仍有待解决。

    20万元的年收入高于大多数副教授和副研究员。事实上,收入是颠倒的,但这是短期内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博士后作为一个临时职位,不能像学生那样管理,工资也不应该纳入职工或学生的收入体系,而应该由项目和科研经费支持。我们有一个美国合作者,曾经同时收了20多个博士后,光是支持博士后的项目经费支出每年就有一百多万美元。而我们的一个面上基金,按劳务费比例,只能支持一个博士后一年的工资。从长远看,也许将支付博士后和学生的经费从劳务费中独立出来,或者换个名称,加大支持力度,适应人才市场的规律,才是博士后制度真正发挥作用的关键。这样不仅能招收到高水平的博士后,避免人才流失,也能激发博士后的创新积极性,鼓励这些科研一线的主力军作出真正一流的成果。

    (作者系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 (2015-04-13 第1版 要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