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关于广告传播中品牌形象的整合的论文 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落实情况 关于广告传播中品牌形象的整合的论文 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落实情况 就会影响孩子综合素质的发展 企业的业绩评价应结合预算管理 “玉兔号”月球车已被唤醒 “玉兔号”月球车已被唤醒 2009年度北京市科技新星计划入选人员名单揭晓 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落实情况 企业的业绩评价应结合预算管理 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落实情况 “玉兔号”月球车已被唤醒
  • 推荐论文
  • 关于广告传播中品牌形象的整合的论文 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落实情况 关于广告传播中品牌形象的整合的论文 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落实情况 就会影响孩子综合素质的发展 企业的业绩评价应结合预算管理 “玉兔号”月球车已被唤醒 “玉兔号”月球车已被唤醒 2009年度北京市科技新星计划入选人员名单揭晓 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落实情况 企业的业绩评价应结合预算管理 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落实情况 “玉兔号”月球车已被唤醒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就会影响孩子综合素质的发展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3-03

    作者:李宏图资料来源:解放日报出版:2012年

    商品名称选择:中小

    评论:独立招生期望什么样的“知识公平”?

    一年一度的自主招生即将开始,这对打破高考选拔人才的独特模式,选拔符合各高校具体需求的人才具有重要意义。 然而,目前,它遇到了各行各业的不同反应。有些人认为独立招生不能取代高考。中学认为这增加了学生的负担。 因此,讨论如何理解自主招生,包括如何对当前的中学教学做出正确的反应,是非常必要的。 在我看来,问题远没有这么简单。

    就自主招生试题而言,从考试测量的角度来看,试题中明显存在一些问题 在选拔优秀人才的指导思想下,命题教师对试题生命系统没有相应的积累和研究,一些自主招生试题不太符合考试测量的要求。 例如,在一所大学的联合考试中,出现了一首后现代诗歌《两倍的距离》,这显然超出了学生的阅读和认知范围。 在整个自考试题中也有明显的倾向,即掌握知识和信息,而不是提高思维内容。 此外,独立入学考试不是在中学生共享的知识体系中衡量的。 换句话说,它不是以所有学生的共同知识范围为边界,而是以三年制高中知识体系为目标。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超出学生常识范围的人才选拔会对教育和社会产生什么影响,这种现象背后隐含着什么意义?

    有些人说,只有大规模的考试才需要划定一个共同的知识范围,而学校的小规模人才选拔考试可以免除这一知识范围。 在我看来,这正是当前独立招生所带来的影响或争议特别大的原因。 本质上,它意味着知识传播和接受的公平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属于知识领域中社会公平的体现 它与教育有关,但除了中等教育制度之外,它还与全社会人民的知识权利分配制度有关。

    首先,知识分配过程中的城乡差异 从结果来看,无论是独立招生还是统一招生,目前农村考生的比例日益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原因之一是城乡之间的教育和知识分布有很大差异。 自考完全超出了学生共享的知识范围,所以结果只能是在城市长大的孩子在知识渊博、基础好、知识面广、视野开阔的条件下获胜。 事实上,这不仅是城乡之间的问题,也是大城市和中小城市之间的情况。

    即使在包括大城市在内的城市,独立的入学考试也不一定完全反映同质竞争 众所周知,目前大城市的知识传播和接受体系已经从最初的公立学校教育转变为多种形式。例如,不仅有课外补习班等小规模的知识教育形式,还有许多提供各种途径的商业教育机构。许多学生在这些地方获得了知识并提高了素质。 仅举一个例子 一些家长安排他们的孩子在初中预备班时参加由教育机构组织的海外游学。我对此感到困惑。 然而,父母说现在情况就是这样。不这样做将影响儿童综合素质的发展,并使他们落后于其他儿童。 由此可见,90后和00后儿童的知识素养或视野是以这种方式逐渐培养起来的,这些素养也受到我们自主招生的重视。

    在这一知识传播和接受的商业化路径下,说到底比拼的还是学生家长的经济能力。也许有人会说,正是在共有性知识范围内,才助长了学生只会死记硬背,也只有这样的学生才能胜出,由此就无法选拔出优秀的人才。我承认,这也是目前教育存在的问题,但事实上这一问题正在发生着改变。正是在纠教育之偏的思想指导下,有些大学设计出自主招生这样的机制,但也许设计者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一路径指导下的自主招生,已经成为了占据社会主导性地位的“精英型”优势者的自我循环的教育体系安排。我们看到,目前在高校招生上的“双轨制”博弈正在上演:一边是以高考为代表的以知识平等为原则的制度,另一边是自主招生所体现出的知识“优才”的安排。该如何走出一条新的路径,这不仅考验我们的命题技术,更关乎我们的社会责任。

    (作者为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