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李源潮:科技工作者是创新的主力 教育部官员:工程教育应从学术化回归工程化 关于医院药房近效期药品的管理 教育部官员:工程教育应从学术化回归工程化 教育部官员:工程教育应从学术化回归工程化 李源潮:科技工作者是创新的主力 关于医院药房近效期药品的管理 四川地震局专家:理县地震仍属汶川地震余震 李源潮:科技工作者是创新的主力 徐匡迪院士:突破核心技术还需砥砺前行 博士生教育国际交流会在京召开多国多专业揽才 复旦大学副教授状告母校讨职称 复旦大学副教授状告母校讨职称
  • 推荐论文
  • 李源潮:科技工作者是创新的主力 教育部官员:工程教育应从学术化回归工程化 关于医院药房近效期药品的管理 教育部官员:工程教育应从学术化回归工程化 教育部官员:工程教育应从学术化回归工程化 李源潮:科技工作者是创新的主力 关于医院药房近效期药品的管理 四川地震局专家:理县地震仍属汶川地震余震 李源潮:科技工作者是创新的主力 徐匡迪院士:突破核心技术还需砥砺前行 博士生教育国际交流会在京召开多国多专业揽才 复旦大学副教授状告母校讨职称 复旦大学副教授状告母校讨职称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复旦大学副教授状告母校讨职称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2-28

    作者:纪强资料来源:山东商业新闻发布日期:2012年

    商品名选择:萧中

    da

    复旦大学副教授状告母校获得“”的专业称号,称其为中国首批重点大学之一。复旦大学享有很高的声誉。8月16日,一名来自其他地方的行人在复旦大学门前拍照

    当陈云1992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并乘坐直升机继续研究生学业时,他当然没有想到20年后他会带着“特殊的感情”将母校告上法庭。

    今年7月,已在复旦大学当了10年副教授的陈云认定自己在连续三次职称评审中受到不公平待遇,并卷入了严重的人事腐败。 在此之前,她向学校申请同时披露申请人的资料和其他信息。复旦大学回答说,她已经将信息返还给申请人,并拒绝透露。 结果,一项投诉使她和她的母校反对原告和被告

    选票的突然增加

    这是一个持续了五年的漫长故事。 陈云留着短发,能够记住所有细节,说话速度非常快。

    2001年9月,在日本广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陈云申请回到母校复旦大学工作,并于2002年2月回到复旦大学任教。 同年12月,她成功晋升为副教授。 谈到那次经历,陈云表示了许多遗憾。她说她计划在出国留学前尽快回到中国。 “申请回复旦大学,毕竟是我的母校,有着特殊的感情 "

    起伏始于2008年。 陈云已经当了多年副教授,他第一次申请正教授的头衔。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在资格预审过程中遭遇了双重标准。 一些学术成果在申请时并未发表,而是以“未来”的形式申报和通过。然而,她被告知,它们必须是“官方出版物” “这是第一次不公平。那时,我真的没有多想,也没有太在意。 但我没想到这种不结合后来变得越来越严重。 ”五年后,陈云感慨道

    2009年下半年,陈云再次申请正教授的头衔。 2010年1月22日,她工作的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schoo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public affairs)召开了一次教授会议,按照惯例进行了第一轮资格预审投票。 几天后,陈云得知自己没有通过资格评估。

    “我后来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给所有的教授,询问当时的投票程序 在有权在学院投票的22名教授中,有17名当天出席,5名教授因某种原因缺席。 在交流中,几位教授告诉我,我赢得了11票。 ”陈云说道

    根据规定,获得2/3以上选票的人可以通过资格预审。 几天后,陈云向学院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即17票中的2/3应该是11.3票。根据四舍五入,基点票应为11票,他可以通过初步审查。

    她的询问没有改变结果。 “我对这个结果非常惊讶,因为我在2008年申请时通过了资格预审,2009年的申请结果有所增加,但为什么我连资格都没有呢?”带着这个疑问,她要求投诉。

    斗争没有停止,很快她发现了新的东西。 陈云告诉记者,在继续向学院领导反映的过程中,她从她任教的学院党总支书记沈兰芳那里得知,那天实际上有18人投票,其中一人是“代理投票” 根据18票的计算,陈云的11票低于标准的2/3。 今年3月底,复旦大学信息披露办公室在回应陈云的信息披露请求时,也明确回答“2009年参加教授大会的教授人数为18人,其中一人受委托投票” 同时,在一份手写的“委托书”中还给陈云,委托书的内容是“由于其他原因,我不能参加我院高级职务资格审查会议,我委托沈兰芳女士投票”。范永明于2010年1月20日签署了委托。

    陈云说,在意料之外的第18次投票后,她一直在寻找高校领导、人事部门甚至学校领导来反思这个问题,但还是失败了。 事实上,一些参加投票的教授也对突然的18票感到困惑。 同一天在投票现场的蒲兴祖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记得很清楚,我没有听到任何人提到委托投票的事情。 当时宣布时,只说投票总数是17票。陈云获得11票。 ”“事实上,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高级职称评审的各个方面都禁止代理投票,所以即使第18次投票的真实性被暂时搁置,这种突然的‘代理投票’也是非法的。 陈云在向记者恢复曲折后已经渴了。

    8月18日,记者要求投票客户范永明和客户沈兰芳核实他们对此事的理解,但两人都拒绝接受采访。

    1 2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