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大规模国际研究称长期用手机增加患脑癌风险 日本开发出促进修复DNA损伤技术 中国科学家与宫颈癌疫苗的发明孙小依专访 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遇刺案:案犯一审被判死刑 9月27日16:30翟志刚将出舱走太空 卫星遥感监测发现:我国南极中山站“冰山围城” 卫星遥感监测发现:我国南极中山站“冰山围城” 9月27日16:30翟志刚将出舱走太空 中国科学家与宫颈癌疫苗的发明孙小依专访 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遇刺案:案犯一审被判死刑 日本开发出促进修复DNA损伤技术 中国科学家与宫颈癌疫苗的发明孙小依专访 关于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理论根源分析
  • 推荐论文
  • 大规模国际研究称长期用手机增加患脑癌风险 日本开发出促进修复DNA损伤技术 中国科学家与宫颈癌疫苗的发明孙小依专访 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遇刺案:案犯一审被判死刑 9月27日16:30翟志刚将出舱走太空 卫星遥感监测发现:我国南极中山站“冰山围城” 卫星遥感监测发现:我国南极中山站“冰山围城” 9月27日16:30翟志刚将出舱走太空 中国科学家与宫颈癌疫苗的发明孙小依专访 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遇刺案:案犯一审被判死刑 日本开发出促进修复DNA损伤技术 中国科学家与宫颈癌疫苗的发明孙小依专访 关于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理论根源分析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关于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理论根源分析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1-19

    [摘要:“生态马克思主义”是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流派。他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方法对当代资本主义进行生态批判,揭示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社会制度和生态危机的价值根源,强调解决生态危机的根本途径在于改革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社会主义,这对世界各国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具有重大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生态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灵感

    引言: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始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主要代表包括安德烈戈兹、本阿盖尔、大卫佩珀、詹姆斯奥康纳、威廉赖斯、蕾妮格伦曼、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等。 他们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的生态批判,形成了独特的资本主义生态危机理论。他们为解决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1,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的理论根源分析

    1,资本主义制度与生态危机

    资本主义的双重矛盾不同于生态危机和传统马克思主义关注资本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及其带来的周期性经济危机。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关注资本主义生产力、生产关系和生产条件之间的矛盾运动,称之为资本主义的第二个矛盾。生态马克思主义关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条件的破坏,并将对资本主义的批判重心转移到生态批判上。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的本质是追求利润的无限增长和自我的不断扩张。然而,自然有其固有的发展周期和规律,自然资源极其有限。生产持续扩张与资源有限之间的矛盾必然导致经济危机,同时也必然导致生态危机。资本主义将摧毁和破坏自己的生产条件和自然生态,并最终导致自我毁灭。

    (2)资本主义统治的合法性与生态危机

    自1933年罗斯福新政以来,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即加强国家对社会经济活动的广泛干预和控制。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经济危机的危害和频繁发生,但它违背了资本主义最初确立的“自由市场”信条,资本主义遭遇了“合法性危机”

    面对“合法性危机”,当代资本主义采取了新的手段来维持其统治,即“通过向工人提供他们期望财富增长的承诺”。 “伴随着高产量和高消费的生产生活方式,但是”在有限的环境中实现无限扩张本身就是一种矛盾,从而形成了全球环境之间潜在的灾难性冲突 ”

    (3)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态危机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是利润最大化,整个生产呈现出持续扩张和集中的趋势。同时,它还遵循“可计算性”的经济合理性原则,合理计算产品的生产过程和工人的劳动过程,使成本最小化,利润增加。这是资本主义的生产逻辑

    资本主义生产逻辑充分证明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反生态本质 在利润动机的控制下,“资本主义企业管理的首要问题不是如何使劳动更愉快,如何平衡生产与自然,如何协调人类生活,或者如何确保其产品只服务于公众为自己选择的目标。” 它主要关心的是以最低的成本产生最大的交换价值。 “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永远是掠夺和获利的对象,生态危机的爆发是不可避免的。

    资本主义扩张和生态危机

    资本主义生产“旨在无限价值的扩张,它没有考虑这种扩张带来的政治、经济、地理或生态后果。” “他们的“高产、高消费”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不仅消耗了大量的自然资源,而且给自然生态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资本主义制度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所以他们试图掠夺资源,把污染转移到广大发展中国家去转移和缓解冲突。

    在扩大生产的过程中,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将一些高能耗、高污染、低附加值和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甚至直接向这些地区倾倒一些工业和生活垃圾。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通过掠夺发展中国家来维持和支持自己的经济和环境。资本主义是当今全球环境污染和生态失衡的始作俑者。

    2、科学技术与生态危机

    科学技术不是完全中立的

    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在其着作《生态危机与资本主义》中指出,科学技术本身并不是中性的。任何科学技术的产生和应用都是在一定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下进行的。技术本身渗透到生产关系、权力分配、意识形态和阶级污名中。“对资本主义来说,它只致力于开发那些符合其发展逻辑和持续规则的技术。它希望消除那些无法加强现有社会关系的技术,即使这些技术对其宣称的目标更具合理性。” 资本主义的生产和交换关系已经渗透到资本主义提供给我们的技术中。 ”

    (2)资本主义应用科学技术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大多数学者认为,资本主义生态危机的根源不在于科学技术本身,而在于资本主义应用科学技术 因为对科学技术的批判必须与它所承载的社会历史条件相结合,例如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资本主义旨在追求利润。任何技术的应用和创新都只是资本积累和生产扩张的工具。在这个过程中,“资本主义以几何级数增长,伴随着稀有资源消耗的增加,导致了迅速复杂的环境问题。” "

    3,消费异化与生态危机

    真实需求与虚假需求

    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和商品经济的完善,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进入了所谓的消费社会。为了不断促进产品消费,资本通过创造“虚假需求”刺激和迫使消费者消费。所谓的“虚假需求”是资本主义为了追求利润而故意创造的,强加给人们,引导人们在这个消费过程中体验幸福和满足。 基于这种需求,“消费本质上是对人造幻想的满足,一种与我们真实自我疏离的虚幻活动。” ”

    (2)当代资本主义的危机趋势已经转移到消费领域。

    Ben Agel指出,当代资本主义的危机趋势已经从生产领域转移到消费领域。 为了追求利润,当代资本主义扭曲了需求的本质,诱使人们把不断追求消费作为自己真正的满足感和生活目的,从而创造了异化的消费。人们沉浸在对商品的追求和占有中,不断推动生产的扩大。生产的过度扩张和有限的自然系统之间必然会有冲突。生态危机的爆发是资本主义消费异化的必然结果。

    4、人类中心主义与生态危机

    “控制自然”的概念已经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社会制度思想。 资本主义的基本原则是所有人的抽象平等。它的社会基础摧毁了过去社会的自然主义行为模式,即根据个人条件、家庭背景或其他自然条件建立的角色、职位和等级的差异。因此,“人站在自然之外,公平地对自然行使一种主权”的思想成为西方文明伦理意识理论的一个突出特征。 “自然只被视为人类征服的对象和领域。对自然的不合理开发导致了资源的大量浪费和生态环境的破坏,整个地球生物圈受到严重威胁。

    2。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解决生态危机的具体路径是:

    (1)、改革资本主义制度和私有制,建立新型社会主义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是反生态的,生态危机是资本主义生产经营逻辑的必然结果。因此,解决生态危机的根本途径是消除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主义新制度模式。

    在社会主义社会,生产资料是公有的,劳动产品的生产和分配是有计划和合理的。生产和消费的目的是满足人们的实际需求,从而从根本上打破过度生产和过度消费,重建自然和社会的有机新陈代谢。

    (2)需求理论的重构和消费观念的转变

    首先,生态学马克思主义根据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新变化重构马克思的需求理论。赖斯指出,人类需求是一个包括物质性和象征性符号的统一体,而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这两者逐渐分离。西方社会的人们更注重商品的象征性符号而不是物质性,消费他们“想要”而不是“需要”的东西。这种“异化消费”使人们将商品消费视为满足和实现自我认同的唯一形式,导致人们对经济发展的欲望和习惯性期望不断膨胀。所有这些都促进了资本主义生产的不断扩大。有限的自然系统注定会陷入危机。生态危机使人们对经济增长的习惯性预期破灭,从而反思了自己的消费模式。这就是“幻灭的辩证法”。这使得人们开始寻求改变满足和幸福等同于消费的观念,回到生产活动中,“从创造性和非异化劳动中获得满足,而不是通过广告媒介对商品的无休止消费”,真正消除了“异化消费”。

    (3)科学技术的合理利用和科学技术背后的价值观念和社会制度的转变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认为,生态危机的根源不在于科学技术本身,而在于资本主义对科学技术的应用。要改变社会,技术必须改变,因为“不同技术的斗争对于不同社会的斗争至关重要。” 一个国家的结构和性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所使用的技术的性质和力量。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者指出,抽象使用小规模和分散的技术来代替高度集中的大规模技术。因为高度集中的大规模技术使资本能够更直接地控制技术和劳动力,所以科学技术只会成为资本主义追求利润的工具。然而,小规模和分散的技术不能被资本垄断,更人道。它们是社会主义技术。同时,这些技术通常污染更少,消耗更少的能源,这对自然有益。

    (4)、人们与自然和谐相处,改变了“人类中心主义”的价值观

    威廉赖斯认为,“控制自然”的人类中心价值是生态危机的思想根源。要改变这一概念,首先必须打破其理论起点:方法论上的自然与社会分离。 认识到人和自然是一体的,社会和自然改变了人类中心主义的价值观。 同时,“控制自然的任务应该被理解为控制人类欲望的非理性和破坏性方面。” 这种努力的成功将是自然的解放,即人性的解放:人类可以自由地在和平中享受其丰富智慧的果实。 "

    第三,生态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理论对中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启示“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然而,由于坚持传统发展思路和缺乏生态意识,以资源枯竭、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为核心的生态危机问题也日益突出。因此,加强生态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理论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首先,研究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生态危机理论有利于我们坚定共产主义信念,增强对制度的信心。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从当代资本主义的生态危机入手,明确指出资本主义制度是生态危机的根源。只有消灭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才能从本质上消除生态危机,并再次科学地论证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 这无疑进一步坚定了我们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

    其次,研究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生态危机理论有利于我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重新审视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提出了工业时代不可忽视的问题,即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与发展 “良好的生态环境也能引发人们价值观、生活方式、消费模式等领域的革命性变化,帮助人们形成文明、健康、科学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 这些都将有助于我们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协调好经济建设与环境保护的关系,更好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第三,研究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生态危机理论,有利于中国探索绿色经济发展模式,坚持科学发展观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分析了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生态危机的惨痛教训,值得我们借鉴。同时,由于传统发展思想的影响和生态意识的缺乏,中国在自身发展过程中也为生态环境的恶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我们党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重大战略思想,强调科学发展是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有利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促进经济健康、快速、可持续发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