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天价“挖墙脚”助长浮躁之心 专家称意审判地震学专家将危及科学发展 原北大副校长王义遒:教育难担培养杰出人才全部责任 “嫦娥二号”奔向距地球150万公里深空肩负两目标 以资源倾斜吸引人才,也不能违背社会公平原则 专家称意审判地震学专家将危及科学发展 广西5.4级地震:余震10次15000人受灾 原北大副校长王义遒:教育难担培养杰出人才全部责任 别慌,找出漏洞会让量子加密更安全 原北大副校长王义遒:教育难担培养杰出人才全部责任 以资源倾斜吸引人才,也不能违背社会公平原则 关于提高学生欣赏美术作品的兴趣 《物理快报B》:黑洞信息丢失之谜解决方案
  • 推荐论文
  • 天价“挖墙脚”助长浮躁之心 专家称意审判地震学专家将危及科学发展 原北大副校长王义遒:教育难担培养杰出人才全部责任 “嫦娥二号”奔向距地球150万公里深空肩负两目标 以资源倾斜吸引人才,也不能违背社会公平原则 专家称意审判地震学专家将危及科学发展 广西5.4级地震:余震10次15000人受灾 原北大副校长王义遒:教育难担培养杰出人才全部责任 别慌,找出漏洞会让量子加密更安全 原北大副校长王义遒:教育难担培养杰出人才全部责任 以资源倾斜吸引人才,也不能违背社会公平原则 关于提高学生欣赏美术作品的兴趣 《物理快报B》:黑洞信息丢失之谜解决方案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以资源倾斜吸引人才,也不能违背社会公平原则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20-01-14

    作者:韩天奇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8/9/3 9:26336038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吸引有资源倾向的人才,不能违背社会公平原则

    杨国梁

    杜新浩

    要真正为科研人员提供“好资源”,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增加固定支持比例,减少竞争性和重复话题;其次,由科研投资支持的群体应该转移到年轻的研究人员和更有创造力的研究人员身上。第三,政府支持的资金应更多地倾向于研究的前端,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而应用研究应倾向于市场,“企业是创新的主体,引导企业投资。” 本报记者韩天奇近日在沈阳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门诊部二楼药房旁边贴出通知,称“顶尖人才、杰出人才、领军人才”将优先接受医疗救治。 这个通知在沈阳居民中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一些市民认为:“医院的职位不是很好,感觉有歧视性。” 一些网民说:“我觉得这家医院是来做生意的。”。369年,即使是普通人也不得不等待治疗。如果你想优先考虑军人和孕妇,我们一定会支持根据一个人是否是高层次的人来决定医疗的顺序。恐怕这不合适 "

    同时,沈阳也发布了相应的人才服务指南。《沈阳市高层次人才服务指南》指出,沈阳市顶级医院可以通过开辟高层次人才就医的绿色通道,享受优先医疗服务。 它特别规定,当高层人员去看医生时,他们可以通过在引导台出示“盛京人才卡”和医疗保险卡,由医院的引导人员引导进入“绿色通道”。 此外,您还可以享受医疗优先注册、医疗技术和其他检查项目优先、床位优先等待遇。

    近年来,城市之间发生了一场“人才大战”。大学和研究机构已经提议在住房、教育和医疗方面倾斜资源,以吸引人才。 但是,当这种资源属于社会公共资源,与公众存在利益冲突时,如何才能吸引人才,确保公平?“资源”倾向于哪里?

    以前,科学研究因为收入低而失去了许多杰出的人才。 在20世纪90年代,有一句流行的谚语“制造原子弹的人不如卖茶叶蛋的人”。“不如”这个词在这里指的是收入。

    进入21世纪上半叶,随着创新日益成为社会发展的驱动力,科技作为一种创新的高品质发动机,日益成为各国关注的焦点。 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才进入科研领域,各级政府和科研机构不断提出相关政策来解决科研人员的担忧。

    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所研究员杨国梁和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副研究员杜新浩都表示,在资源配置上有一定的高层次人才倾向,这有利于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和创新潜力的释放。

    由于近年来住房、教育和医疗费用一直在上升,这种资源分配的倾向往往反映在上述方面。

    医疗访问、人才公寓等绿色渠道。成为高校和科研机构吸引高层次人才的“好资源”。

    但是在杨国梁和杜新浩看来,即使一个人“渴求人才”,也不能违背社会公平的原则。

    "项目资金、团队建设、职称评定、国际合作、家庭津贴等。都可以是吸引高层次人才的方面,而在需要公共资源时应该考虑到社会公平。 ”杜新浩说道

    辨证论治应把握“度”

    “当科研人员的治疗太差时,很容易造成人才流失 有必要提供一些条件和资源来吸引人才。 “但在杜新浩看来,这种情况可能更倾向于家庭津贴、工资、项目资金等。”其他方面不需要太强 如果它攫取了太多的社会资源,就会引起社会抱怨,有些是不恰当的。"

    根据杨国梁的介绍,国外也有高层次人才的资源,但往往非常有限。 “例如,美国科学院院士、诺贝尔奖获得者等。在他们的大学或研究所没有任何特殊待遇 斯坦福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特权”是在校园里只有一个固定的免费停车位。 所有其他待遇都符合学校教授的标准。 “

    在德国,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教授在享受公共服务时也可能支付更高的费用。 “德国教授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为了表示对教授的尊重,医院和其他公共服务机构经常向教授提供更好的服务,收取更高的费用,教授自己也愿意付费 ”杨国梁表示,外国对高层次科技人才的对待也不同于普通人,“无论是占据更多的社会资源,还是以更低的价格享受越来越便捷的社会福利,还是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或者享受更好的服务,支付更高的费用,不同的文化都有不同的选择。"

    杨国梁强调,高层次人才和普通大众在享受社会公共资源时是可以区分的,但这个“度”必须把握好,“不要太多”

    除了高层次科技人员与公众之间的资源分配问题外,科研人员群体内部也存在着资源分配不公平的现象,这种现象往往更加隐蔽。

    至于社会公共资源,杨国梁认为可以由市场去调节,“尽量发挥市场的作用,行政干预不要太多。公共资源要从公众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如果为了体现国家导向,吸引科技人才,可以适当地在有限的范围内倾斜,但不能侵占太多社会公共资源”。

    要想真正给科研人员群体提供“好资源”,杨国梁建议从以下三方面入手:一是增加固定支持的比例,减少竞争性的、重复设置的课题;二是科研投入支持的群体要向青年科研人员、更富创造力的科研人员转移;三是政府支持的经费应更向研究的前端倾斜,偏向于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而纯应用研究和实验发展应向市场倾斜,“企业是创新的主体,引导企业进行投入”。

    《中国科学报》 (2018-09-03 第7版 观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