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中国科学报:交叉学科人员更需身份认同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会计人员综合素质与能力提升途径探究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我国高能物理学家谈LHC:我们是国际高能物理的有机部分 我国地震预警重大工程年底前“上马” 我国地震预警重大工程年底前“上马” 企业家与学术界期待数字货币发展突破安全瓶颈 我国高能物理学家谈LHC:我们是国际高能物理的有机部分 企业家与学术界期待数字货币发展突破安全瓶颈 会计人员综合素质与能力提升途径探究 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中国城市出炉
  • 推荐论文
  • 中国科学报:交叉学科人员更需身份认同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会计人员综合素质与能力提升途径探究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我国高能物理学家谈LHC:我们是国际高能物理的有机部分 我国地震预警重大工程年底前“上马” 我国地震预警重大工程年底前“上马” 企业家与学术界期待数字货币发展突破安全瓶颈 我国高能物理学家谈LHC:我们是国际高能物理的有机部分 企业家与学术界期待数字货币发展突破安全瓶颈 会计人员综合素质与能力提升途径探究 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中国城市出炉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中国科学报:交叉学科人员更需身份认同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2-09
    作者:甘晓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日报发布时间:2013年

    选择一个商品名称:中小

    中国科学新闻:跨学科人员需要更多身份

    本报记者甘晓

    近日,中国科学院人文学院科技考古系教授王昌燧出版了新书《科技考古进展》。乍一看,这本书的书名很容易被大多数读者理解为一部富含精美文物照片的考古作品。然而,情况并非如此。虽然这本书展示了一些文物,但它的主要内容是用自然科学方法研究考古遗迹所取得的丰硕成果。毫无疑问,这是一本关于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交叉领域的专着。

    关于科学考古学是属于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的争论从未停止。虽然许多例子表明,科学发展到今天,主要成就往往来自跨学科,但基于传统学科的相关政策几乎没有表现出任何跨学科的倾向。在这种背景下,科技考古学家和其他跨学科领域的研究者一样,长期面临着难以想象的困境。

    对此,王昌燧呼吁:“科技决策者应从战略角度密切关注具有发展前景的跨学科增长点,并给予切实支持。”

    Social Science vs . Natural Science

    对于科技考古学领域的科研人员来说,关于科技考古学是属于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的争论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申请资金是科学研究的先决条件。王昌燧回忆道:“当我第一次申请自然科学基金会时,我的研究领域被认为是社会科学。申请社会科学领域的资金也被视为自然科学。”这种尴尬的情况几乎发生在每一位科学和考古研究者身上。

    王昌燧告诉记者,基于科技考古学前沿的预测,并考虑到中国科学院信息与环境局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地质司的相对宽容,他毅然将团队的主要研究方向转移到北京后的环境考古学、生物考古学和农业考古学。

    几年后,事实表明,该小组所有从事这些领域研究的成员都得到了该基金的资助,这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相应结果的产出。

    尽管如此,王昌燧仍然认为,与传统的地球科学研究者相比,科学和考古研究者在地球科学领域获得资助仍然困难得多。“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专家对研究的个人理解。”他说,“这不是政策支持,这是偶然的,很难保证科学、技术和考古学的长期稳定发展。“令王昌燧欣慰的是,自去年以来,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会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之间建立了一个重大的交叉项目。”每个项目80万元,虽然不多,但被列为“重大”项目,这反映了对跨学科的高度重视。"

    蝴蝶效应在“交叉”上

    在大多数科研人员看来,获得国家对科研的资助不仅具有经济意义,而且是衡量科研水平的指标,甚至比发表论文更重要。这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科研界的一个不成文的标准。

    继续申请国家研究基金是蝴蝶效应的开始。

    周珂(化名)自2006年起在中国科学院人文学院科技考古系从事科学研究。他的工作是使用物理技术,如x光和同步辐射来探测古代材料。迄今为止,他已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10多篇SCI论文。

    然而,周珂一直未能获得国家科研项目的资助,而且由于他的跨学科职位,他的职称也没有得到提升。“没有项目,职称不去;缺乏专业职称增加了申请资金的难度。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周珂对自己的职业感到困惑和无助。

    这种“交叉”的“蝴蝶效应”不仅成为科研人员事业的障碍,也可能成为学科发展的“路障”。

    国内科研仪器的衰退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强大的财政支持下,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分子纳米结构和纳米技术实验室率先在中国开发原子力显微镜。然而,该实验室的副研究员袁景河表示,如果没有资金支持,没有人愿意接手仪器研发的任务。

    仪器研发是一个典型的交叉学科,涉及转换和应用,比发表论文要耗费更多的精力袁景河向记者《中国科学报》解释说,“研究人员可以每六个月发表一篇论文,但他们可能三年内无法开发出一种仪器。没有结果,他们就不能留下来。”

    领导人物也担心“交叉学科的尴尬有时会发生在科技领域的领导人物身上。

    陈善广,中国航天医学工程领域的领军人物,该领域的着名研究员,2011年当选为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

    陈善广曾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航空航天医学工程是一门以航空航天医学和航空航天环境控制保健工程为主线的综合性学科,是医学科学与工程以及多学科交叉学科的结合。

    令航空航天医学领域的许多研究人员遗憾的是,陈善广院士的两个条目都因“不恰当的领域”而尴尬。当时,有媒体评论说“宇航员受过训练,但院士没有入选”,这从一个方面反映了跨学科发展的困境。

    陈善广解释说,他参加了机械和航母工程系的评估,但他的研究对象不是火车、飞机和火箭,而是飞行中的人的医疗和工程问题,“差距太大了”。

    巧合的是,敦煌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第一位文物保护科学博士李熊吉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所从事的文化遗产保护科学在那一年被归入土木工程领域。最终,20多名法官中只有7名投了他的票。

    普通研究者和领军人物在跨学科学科的发展中都遇到了尴尬的局面。他们呼吁顶层设计关注跨学科的创新增长点,为这些跨学科建立长期发展机制,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

    《中国科学报》 (2013-08-01第一版亮点)

    阅读更多

    关注跨学科:尴尬源于差异化思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