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国家实验室建设:要大科学装置,更要大科研队伍 国家重点实验室或现航母级科技平台 刘景双研究员:为黑土地多留一份“光” 国家实验室建设:要大科学装置,更要大科研队伍 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难点在哪 2015地学领域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工作开始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难点在哪 2015地学领域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工作开始 刘景双研究员:为黑土地多留一份“光” 刘景双研究员:为黑土地多留一份“光”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我国地震预警重大工程年底前“上马”
  • 推荐论文
  • 国家实验室建设:要大科学装置,更要大科研队伍 国家重点实验室或现航母级科技平台 刘景双研究员:为黑土地多留一份“光” 国家实验室建设:要大科学装置,更要大科研队伍 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难点在哪 2015地学领域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工作开始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难点在哪 2015地学领域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工作开始 刘景双研究员:为黑土地多留一份“光” 刘景双研究员:为黑土地多留一份“光” 当计算机运作过程中出现故障时 我国地震预警重大工程年底前“上马”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刘景双研究员:为黑土地多留一份“光”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2-07

    作者:李宇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6/6/28 73360442336014

    选择字体大小:萧中

    Da

    刘双井研究员:在刘双井死前为黑土留一盏额外的“灯”来检查农田中的玉米生长

    编者按:今年是党成立95周年。 在这一时刻,本报设立了一个名为“科学大院的好榜样”的栏目,记录中国科学院科技创新之旅中涌现的优秀共产党员个人和先进基层党组织。 在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以下简称东北地理研究所),本报记者李宇提到了刘双井的名字。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和你谈论这件事,这是不一样的。

    他是研究所的“特权用户”。他的出入卡允许他一天24小时进出办公楼。整个研究所很少有这样的“高端治疗”。

    在他的同事眼里,他是“每周剥皮”。回忆起他和刘双井一起工作的日子,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感到困倦。皮星戴月上班很常见。

    他是学生心中的“严大师”。即使是毕业多年的老学生,在向刘双井汇报时,也仍然感到如履薄冰,害怕被他抓住。

    他是朋友圈子里的“代言人”。尽管刘双井总是说他擅长烹饪和打牌,但他从未见过他在一起几十年的老朋友举手示意。

    他是农民中的“大哥”。他一年到头皮肤黝黑,东北口音很重。他努力与农民交谈,看不出哪一个更像科学家。

    刘双井,像一个不知疲倦的陀螺,已经在东北地理研究所转了30多年 现在,这一辈子不知道厌倦了什么的科研狂人终于停止了 然而,每个人对他的评价都很简单:“不幸的是,一个既有科学思想又能付诸实践的坚强的人生命太短暂了。” “

    今年6月6日,刚满60岁的刘双井在长春治疗失败后死于肝癌。 刘双井带着亲戚、朋友和学生,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但是对于这片黑土地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刘双井留下了一个永远不会被抹去的“光”。

    光明,在黑土地上赞美生命

    三六是吉林省德惠市米沙镇陈光村的农民 要不是刘双井,这种一辈子都在耕作的东北庄稼汉,绝不会想到自己是个农业门外汉。

    2004年,刘双井将他的“高光效率栽培技术”(以下简称“高光效率”)带到陈光村 虽然这是三六第一次拜访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但刘双井的态度并没有让他觉得他面前的人与众不同。

    正是刘晶手中的“高光效率”让三六摆脱了他的错觉。

    “高光合效率”是一种全新的栽培技术,是地理学理论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和发展。 北京大学地理专业的刘双井在他的长期科学研究中发现,无论东北种植何种作物,垄距都是65厘米。同时,种植垄向取决于道路或林带,无论是东西垄还是南北垄,都偏离了夏季太阳高度角和方位角的变化以及东北地区盛行西南风的特点。 为此,刘双井提出了一个新课题,即根据不同作物的株高和生长特性,通过改变作物的垄向和垄距来增加产量,使作物最大限度地接受阳光,提高光合作用效率。他还开始了一项定位研究。

    ”过去,农民田地里的山脊方向是由道路决定的,有东西山脊和南北山脊,但是‘高光效率’技术要求山脊在正南和正西20度 作为“高光效”项目研发团队的一员,德惠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副主任姜亚伦对此已经非常了解

    不仅如此,“高光效率”也使黑土地得以延续。 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确保中国东北地区粮食安全的压力越来越大,一个严峻的现实出现了:黑土地越来越薄。 严重的硬化正在慢慢地使这片黑土失去活力,如果多年来不依靠增加肥料的使用,许多地方的粮食产量将会急剧下降。

    作为东北人,刘双井不希望这片黑土在他这一代人手中流失。 “高光效率”玉米苗带轮作休耕模式和高效玉米秸秆还田技术体系创新性地克服了进一步增产、耕地休耕、秸秆还田等一系列技术难题。

    "随着“高光效率”,黑土退化得到抑制,黑土的可持续利用成为可能." ”东北地理研究所研究员汪洋情绪激动地说道

    今天,“高发光效率”在世界上是众所周知的 这一成就不仅被李振声、邝听云、李渔等学者和专家誉为“作物栽培革命”,也被中国科学院老院长卢永祥视为中国科学院典型的跨学科创新。它也得到吉林省原市委书记王儒林等省市领导的高度认可,并连续两年被写入吉林省政府工作报告。 经过11年的研究和6年的示范,该技术在中国北方6省(区)22个示范区的应用面积达到2240万亩,玉米增产6% ~ 15%,水稻增产5% ~ 10%,粮食增产22亿公斤,累计经济效益23.6亿元 该成果获得吉林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和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促进发展奖一等奖。刘双井领导的研发团队被授予吉林省新兴产业先进集体。

    然而,像许多科学研究一样,“高发光效率”也是一个十年磨一剑的古老故事。

    2004年,“高发光效率”正式获得批准 当科研经费困难时,桀骜不驯的刘双井决定自己筹集资金,甚至动员团队成员拿工资“合计”研究项目。

    即使他是东北地理研究所的副所长,他也不得不处理繁重的管理工作。为了保证科学研究的进展,刘双井总是爬上月球,开车到60公里外的实验场检查幼苗的情况。 到达现场时,通常是凌晨3: 30左右 无数次,汪洋和他的同事在睡梦中被拖去工作。

    在东北地理学院,刘双井是一个着名的科研狂人。 他是这个单位里唯一一个可以一天24小时随意进出的人。 “这是研究所对王爽的特别批准。他来得太早,警卫还没起床 “作为刘双井多年的同事和朋友,东北地理学院的领导对他的脾气非常了解,但他只能更经常地适应。

    刘晶多年不懈的工作使他因过度劳累而生病。 2015年5月,他被偶然发现患有肝硬化。 然而,刘双井隐瞒了此事,担心一旦他的家人和同事知道此事,他们会拖着自己接受检查和治疗,从而影响科研工作。 2015年10月10日,在连续几天对“高光效率”示范场的检查中,刘双井因突发肝出血晕倒。 当他们被送往医院时,他们的血压已经降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临界点。 经过4个多小时的手术,他终于被医生从死亡中救了出来。 医生告诉他在家休息,配合后面的治疗,他欣然答应 但是出院后几天,刘双井高兴地出现在办公室,开始了他忙碌的科研工作。 即使在介入治疗期间,他仍然坚持完成“高光效率”成果的总结,撰写奖励申请表,修改研究生学位论文等。

    科学之春的光、桃、梅香

    在东北地理学院,刘双井的学生总是受到高度评价,因为他们是既有勇气又有力量的“抗压材料”。

    无论你平时或任何时候的人际关系如何,只要刘双井发现有问题,他就必须当面说出来 他经常打他的门徒说,一个人可以粗心大意,但在科学研究中不能粗心大意。

    这种“门式”不仅让很多人不舒服,也给一些学生留下了“后遗症”。 “刘先生说话很直,从不拐弯抹角 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研究所副研究员汪洋(初级)毕业于刘双井系多年,但每次他向老师汇报时,他都要先理清思路,然后再理清思路。 即便如此,有时纪律严明是不可避免的。

    刘双井的学生非常与众不同,严格到苛刻的程度。

    余睿是刘晶双带的最后一名博士生 从框架结构、实验方法到毕业论文的数据结果,刘双井不得不一一检查,甚至连打字错误和标点符号都要检查 “本文件在完成前共修订了10份草稿 ”余睿回忆起报纸难以投递的时候,仍然“担忧”

    张晶晶,另一名博士生,也有同样的经历。 随着答辩日越来越近,张晶晶的论文答辩PPT仍然存在问题。刘双井此时比学生们更不耐烦。 “你想让我做你的秘书吗?”一句话留了过去,安徽女孩瞬间感觉到一杯烈酒,脸火辣辣的火辣辣的

    像所有老师一样,刘双井在接近防守时也给了学生一个“安慰”,但味道有些不同。 “放心吧,别以为你是我的学生会得到特殊照顾,我会安排最挑剔的老师来参加你的回复 “这种劝诫不是开玩笑。在刘双井的心中,他希望每个学生都能以自己真正的技能毕业

    今年5月25日,博士论文答辩日终于到来。 此时,刘双井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平时大声说话的他明显感到力量不足 他的妻子看起来很苦恼,要求他放下工作在家休息几天,但刘双井在想学生们。 “这是他们医生生涯的最后一站,我不放心,必须去看看,别有什么差错 ”刘双井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出了房子

    学生们的论文都顺利通过,但答辩结果是师生之间的告别。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老师,我没想到会这样和他道别 余睿回忆起我上次和老师在一起的时光,抱怨道:“老师这次犯了一个错误。他答应做我的证人 “通常说话简单的年轻人,他的声音太小听不见

    对于学生来说,刘双井真的不能放手。

    几天前,张晶晶去南京找工作,但事情并不顺利。刘晶一次又一次打电话询问情况,唠叨着他能想到的各种事情,唯恐学生们在外面遭受损失。

    每年中秋节,只要有外国学生不回家,刘双井就带他们去餐馆为孩子们做一顿美餐,满足他们的胃口,并在他们心情好的时候和他的弟子们喝一杯。

    即使学生们毕业了,刘双井仍然抱着他的心 谁今年收到过资金,谁最近发表过论文,谁会换工作,谁刚刚成家.有些事情可能会被学生自己忘记,但他仍然一件一件地记得。

    光明,向世界洒无限的爱

    然而,刘双井自己却很“粗暴” 生活中没有他不能“处理”的事情

    2000年初买的电脑在刘晶看来一定是新东西。 虽然监视器中间一年四季都有一条耀眼的白线在闪烁,但一粒沙子都抓不住的刘双井只是盯着它,忍着它。 当学生问他为什么不改变时,他笑了,“这不管用。” “

    因为常年泡在办公室里,桌子前面的皮座椅扶手已经磨掉了一层皮。 余睿看到这个,他想给他买一个新的,但是刘晶爽不喜欢。"找到一盘带子把这个东西包几圈还不够吗?"忙碌的工作之后,眼前毫不起眼的“杰作”让余睿如此恼火,但刘晶加倍称赞他的工作做得很好

    刘双井最喜欢的“菜”是康师傅品牌的老坛酸菜面。 在办公室里,一年四季都有成堆相同风格的方便面。 所有熟悉他的学生都知道,只要他从旧祭坛上拿几包酸菜面条,把米饭带到刘晶爽就能让他非常开心。

    “努力工作,玩得潇洒”是刘双井经常对周围的人说的话。 然而,没有人见过刘双井真的“聪明” 在朋友圈里,他是一个“说得多做得少”的人

    桥牌、游泳、烹饪,这些都是刘双井嘴里的强项。 然而,即使和他在一起30多年的几个老朋友也只听说过刘双井高超的技术,但他们从来没有机会和他打架。

    至于烹饪,这是江湖传说中的“一家之言” “老师告诉我们很多次了,想试试他的手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时间,每次我到他家谈科研,饭都是师娘做给我们吃的 ”余睿无奈地说道

    为了证明他热爱生活的诚意,刘双井每次和身边的人出去吃饭都会主动跟每个人定下三条规矩:今天不工作 但是令人不安的是,他总是谈论他的工作。

    "你最近看过电视连续剧《平凡的世界》吗?"有了这句话,刘双井可以毫无转折地直接过渡到下面一句:“你知道谁发表了几篇论文……”事实上,刘锁愿意听别人谈论的任何有趣的话题,但如果他听了,他会把它拖进科学研究中去 ”汪洋(大)笑着说道

    为此,他还专门教了一个做好科学研究的独家秘密:睡觉时把笔记本放在床头。如果你在睡梦中突然想起什么,起来写下来,否则醒来后你会忘记。 刘双井有这样一个笔记本,并有一个特殊的文学名字《拾萃集》。 它记录了他所有奇怪的想法和一些来自梦的科学研究灵感。

    回到死亡线上的刘双井珍惜他的时间 “他知道自己已经处于肝癌的晚期,他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许多实验需要安排,许多科学研究想法仍有待实现。他比以前更加努力工作。 ”刘双井的妻子悲伤地说道

    每次我见到刘双井,何星元,杨栗等的领导。总是追着他,跟他说几句话,甚至要求他更多地依靠自己的领导地位。 但是不管怎么说,刘双井都会笑着掩盖过去,然后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工作。

    “我想刘先生想在离开前做尽可能多的工作 如果一个人可以忽视生与死,他还能做什么?”望着车窗上那和刘双井一起走过无数回乡村的路,汪洋(大)苦笑着摇了摇头

    刘双井一生都很坚强,却留下了太多未完成的事业:国家科技奖的申请材料还没有修改,《《科学》》杂志的稿件还没有定稿,几个新发起的科研理念还没有启动,该领域的“高光效率”还没有完全覆盖.

    然而,令刘双井欣慰的是,他朴实无华、不屈不挠的工作作风仍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他无畏、大胆探索和创新的科学精神离开了这片黑土地,他的科研成果也在这片土地上开花结果。

    记者笔记

    现实时代仍然需要一些精神

    在当今唯物主义时代,以有意义的方式生活似乎是一种非常普遍的价值观追求。 与此相反的行为会显得荒谬。

    也许,在这样一个“务实”和“现实”的时代,刘双井真的不合适 然而,他总是怀着这种痴迷扞卫自己成为科学家的最初梦想。

    他告诉他的朋友,简单的饮食和节俭的简单生活同样快乐。

    他告诉学生们,生活不仅仅是生活在他们面前,还包括遥远的科学和领域。

    他告诉农民科学论文并不神秘,它们也可以写在地里。

    现在,刘双井已经走了,但他那简单而忙碌的身影仍留在所有认识他的人的记忆中。 刘双井离开了,但他无畏不屈的科学精神离开了他出生的这片黑土地。

    刘双井离开了,但留给我们更多的思考。 在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每个人都很容易迷失自我,并且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在失去和后悔之后,失去的精神应该恢复吗?现在,也许还不算太晚

    《中国科学报》 (2016-06-28第一版集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