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22例溃克灵治疗克罗恩病的病例 关于加快推进华宁县林权抵押贷款的策略的思考 考研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分析及对策研究 现代信息技术在小学语文教学中的重要作用 22例溃克灵治疗克罗恩病的病例 从公共服务均等化视角下关于人的城镇化实现路径的探究 事业单位财务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 “互联网+”时代能力导向的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培养模式分析 考研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分析及对策研究 关于加快推进华宁县林权抵押贷款的策略的思考 22例溃克灵治疗克罗恩病的病例 现代信息技术在小学语文教学中的重要作用 关于加快推进华宁县林权抵押贷款的策略的思考
  • 推荐论文
  • 22例溃克灵治疗克罗恩病的病例 关于加快推进华宁县林权抵押贷款的策略的思考 考研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分析及对策研究 现代信息技术在小学语文教学中的重要作用 22例溃克灵治疗克罗恩病的病例 从公共服务均等化视角下关于人的城镇化实现路径的探究 事业单位财务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 “互联网+”时代能力导向的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培养模式分析 考研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分析及对策研究 关于加快推进华宁县林权抵押贷款的策略的思考 22例溃克灵治疗克罗恩病的病例 现代信息技术在小学语文教学中的重要作用 关于加快推进华宁县林权抵押贷款的策略的思考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关于日本核事故的损害赔偿责任问题分析

    来源:www.shuoshisheng.net 发布时间:2019-10-12

    1.损害赔偿法的双重目的

    1961年,日本政府颁布了《原子能损害赔偿法》。该法律的目的是两个。一种是保护受害者;另一种是保护受害者。二是为核电的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法律规定了核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由发生事故的核电厂或核设施经营者承担全部责任。从这个角度来看,反映了《原子能损害赔偿法》中的第一个目的,即保护受害者。但是,该条款并不适用于所有核事故。法律第3条规定,是由非常严重的自然灾害或社会动荡引起的核事故。相关业务经营者将免除所有责任,即日本政府承担所有责任。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反映了《原子能损害赔偿法》的第二个目的,并为核电的健康发展做出了贡献。就是说,法律不会增加对受害人过度保护的补偿,也不会过多关注核电行业的健康发展。但是如何在这两个目标之间取得平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同一年的同月,日本政府颁布了《原子能损害赔偿补偿契约法》。

    在经营者承担全部责任的前提下,原子能损害赔偿措施通常有两种类型的:原子损害责任保险,即经营者(保险人)向日本核保险界(保险人)支付保险费,按照合同约定。除了(1)地震,火山喷发,海啸之外(2)正常运行(3)核事故发生10年后的损害赔偿,日本核保险共同体(保险人)承担高达1200亿日元的保险费赔偿;损害赔偿合同即经营者向日本政府赔偿,日本政府赔偿上述三种情况引起的核事故,最高赔偿额为1200亿日元。

    由于2011年在福岛发生的第一起核事故,日本核保险界不再继续为福岛第一核电站提供保险。根据《原子能损害赔偿法》,东京电力有限公司必须做出适当的财务担保安排,以确保在发生核事故时能够迅速有效地进行赔偿。因此,东京电力有限公司将存入1200亿日元。由东京法律事务局保管。

    在日本,不安全的核电站是前所未有的。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没有保险就无法赔偿1200亿日元的核事故的情况下,由谁负责赔偿是一个大问题。

    二是两次核事故的实际赔偿额

    1999年9月30日,茨城县东海村东海办事处的核燃料制备厂遭受了日本的第一起严重事故,导致当时三名JC0员工的严重核辐射。其中两个是核武器。辐射太重而无法死亡。

    该事故符合《原子能损害赔偿法》中原子损害责任保险合同第二部分的相关规定。因此,根据《关于原子能损害赔偿的施行令》的相关规定,10亿日元的损害赔偿上限由日本核保险共同体承担。但是,总损失为154亿日元,剩余的144亿日元由母公司住友金属矿承担。

    2011年3月11日14:46,日本观测史上最强烈的9.0级地震发生在日本东北部的太平洋。地震不仅引发了大规模海啸,而且福岛县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至4号机组的核事故也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

    核事故是由地震和海啸引发的。它符合《原子能损害赔偿法》中原子能损害赔偿合同第三部分的相关规定。因此,当年11月,日本政府赔偿了对东京1200亿日元的损害赔偿限额。电力公司。东京地方法院对事故是否符合《原子能损害赔偿法》第3条第1款所定义的“异常大灾难”做出了否定判决。因此,事故的全部责任由东京电力公司承担,超出损害赔偿上限的部分由日本政府协助。根据日本会计检察官办公室进行的调查,截至2014年9月,日本政府已向东京电力公司支付了3.3万亿日元的财政援助。

    第三,赔偿法问题及其启示

    通过分析日本《原子能损害赔偿法》和《原子能损害赔偿补偿契约法》的赔偿原则和赔偿程序,可以发现两次事故的总赔偿额远远超过了《关于原子能损害赔偿的施行令》中指定的损害赔偿上限。损害赔偿的上限与相应的核事故造成的损失不相称。特别是,地震或海啸在福岛造成的这次重大核事故,如果没有国家的协助,将无法迅速有效地进行救援。

    此外,同志社大学名誉教授岛田先生在其著作《原子力的经济学》中对日本的《原子能损害赔偿法》进行了深入分析。他指出,如果发生地震或海啸造成的核事故,根据《原子能损害赔偿法》,其经营者和日本核保险共同体将免除所有责任,并将其责任转移给每个人。人。国民。换句话说,根据日本的《原子能损害赔偿法》规定,由于地震,海啸等,核泄漏事故,国民要向受害者支付税款。

    发生核事故的可能性相对较低,但风险很高。因此,有必要在发生重大核事故的前提下进一步改进《原子能损害赔偿法》,并提高日本核保险界的赔偿能力,以便能够迅速,迅速地应对重大核事故。这两起核事故,尤其是福岛事故,给公众,环境,财产甚至日本经济造成了严重损失。目前,日本所有核电厂都已停止发电。日本原子能管理委员会重新建立了核反应堆标准,并对一些核电厂进行了安全检查,旨在逐步恢复该核电厂的运行。然而,随着日本公众,特别是核电站附近居民的公众声音越来越高,反对恢复核电站的运作,日本继续对核电站构成障碍。

    在不发生重大核事故的前提下,核能发电具有许多优点,例如不产生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等。与由于政治因素而价格发生重大变化的石油相比,作为核能发电主要燃料的铀的价格相对稳定。但是,如果发生严重的核事故,将给人类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即使没有核事故,核废料的后处理仍未解决。随着世界各国经济的增长,对能源的需求正在迅速增加,许多国家也在大力开展核能发电。结果,核发电的安全,核废料的处置以及核事故造成的损害赔偿将成为更多国家面临的新挑战。日本的核损害可谓是先驱。

    友情链接: